混世小术士

469 瘦驴拉硬屎

469 瘦驴拉硬屎

侯四一听沈文成是来投资建厂的,而且还是自己曾经不看好的浆果厂,在暗自佩服王宝玉能力的同时,心里也不由痒痒起来。

“沈总,我有一个想法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侯四颇为客气的说道。

“候总不用客气,既然你跟宝玉兄弟交情匪浅,咱们就是兄弟,有话尽管说。”沈文成呵呵笑道,没忘了拉上王宝玉这层关系。

“我手头也有点儿余钱,能不能让兄弟也参与一下浆果厂的事儿,跟着沈总分一小杯羹。”侯四谨慎的说道。

王宝玉听了,不由从心里埋怨侯四,早有这份心,岂不是省得自己费劲心机的找沈文成,目前事情都已经定妥了,再谈这些肯定是晚了。

沈文成面现犹豫之色,半天后才环顾四周,呵呵笑着说道:“今天,董事会的成员都在这里,大家觉得候总追加投资入股的事情怎么样?”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这时,那个藏青色西装的中年人说话了,只听他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,候总能够入股,能够降低集团投资的风险。”

“申副总,我想我们兴北集团,有能力承担投资风险。”沈文成不悦的说道,从理论上来说,这个申副总说得不错,但直接说出来,就显得不好听。

“那就不勉强了,呵呵。”侯四笑着说道。

沈文成举起酒杯说道:“候总,不知道您想追加多少?”

“二百万吧!”侯四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“我同意,能够跟本地企业家合作,让我们这个外来户,心里更加有底,坚定了信心。希望我们今后合作愉快,呵呵。”沈文成语气一转,竟然笑着答应了此事。

沈文成这么说,其他的股东自然没有表示反对,意愿达成,皆大欢喜。王宝玉后来才琢磨明白沈文成的用意,借助侯四在本地的影响力,浆果厂的一系列开展工作,就不怕有人捣乱,虽然沈文成上面有关系,可是下面的势力,也不能小视。

侯四乐得大嘴都快咧到耳根了,能够挂上兴北集团这样的大企业,不光只是合作办厂,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再合作,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,有钱大家一起赚。

既然追加了投资,股份就要重新再分配,侯四这一次表现的很大方,只是拿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让焦炳依旧保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变。

焦炳明白侯四的用意,心中的那份仇恨一时间释然了,主动起身敬了侯四一杯酒,说道:“候总,以后工作不足之处,还请你多多提醒!”

侯四也连忙站起身来说道:“焦厂长客气了,对于您的工作能力,鄙人是早有耳闻。浆果厂能有您主持大局,我们这些投资股东都能睡个好觉了!”

哈哈,大家听到这里不由都笑了起来,两个人碰了碰杯,一饮而尽,算是不计前仇,重归于好。

沈文成办事从不拖拉,在酒桌上,重新签订了合作协议,一直忙乎到晚上十点,酒席才散去。

侯四给在座的每个人都安排了上好的房间,并且配备能够侍寝的女服务员。令王宝玉惊讶的是,包括沈文成在内,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欣然接受。

王宝玉高兴,不管怎么说,今天一切事情都进行的非常顺利。建立了浆果厂,就解决了木耳厂的问题,眼前的困扰终于解开了。

在侯四的办公室里,侯四竖着大拇指,由衷的赞美道:“兄弟,四哥算是真的服了你,到了四哥这个年纪,你一定是个叱咤风云,呼风唤雨的人物。”

“四哥过奖了,这点小事儿,不足挂齿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,嘴上叼着烟,十分惬意的靠在沙发上,心中充满了成就感。

“阿炳出了来,木耳厂的厂房应该没有问题了吧?”侯四问道。

“当然没问题。四哥,你咋也称呼焦厂长阿炳啊?”王宝玉又好气又好笑,不禁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这几年大家都叫他阿炳,本来拿些政府的钱,可以好好过日子,非要在那里死撑着,还不是瞎了眼。”侯四说道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正因为焦炳等到了今天,才有机会打个翻身仗。要是浆果厂哪天获利了,焦炳一年的收入就把这几年的损失全捞补回来了。”

“是啊!兄弟,你可是他脱离苦海的佛菩萨!你说四哥拿了二百万血汗钱,还不如一个阿炳的股份多,哎,生意场上就是这样,懂得退让才能长久啊!”侯四毕竟是个商人,这会儿开始有些算计了。

王宝玉无语,只能由着侯四这么称呼。对于侯四突然提出追加投资的事情,还是有些不解,不由好奇的问道:“四哥,起初你不同意搞浆果加工厂,现在咋又要掺和进去?我先前第一个就找你投资,你偏不答应。可几天的功夫你就变了,上赶着入股,别是你看不起兄弟吧?”

“哈哈,兄弟,又拿大哥开心!你用脚丫子想想,大哥也不能这么对你。你也知道,四哥是有点小钱,过日子还成,但要扩大规模就显得差了些。前几天,你提到的投资的事儿,大哥不是不动心,但一来投资太大,二来周转时间长,万一中间出点什么差池,大哥可就是血本无归了,毕竟我没有这么强的实力折腾,焦炳原来的厂子不就是资金链出现问题黄的吗?”侯四没隐瞒的说出自己的意思。

王宝玉听得起劲,接着问道:“那现在和之前有什么不同?”

侯四解释道:“现在就不一样了,有兴北集团这样实力雄厚的企业,起码可以保证不赔。再者说政策上有啥变化,他们在市里,也好通融,如果只是四哥自己撑着,那还真是瘦驴拉硬屎,硬撑。”

王宝玉点了点头,觉得侯四作为一个商人,这么想事情也有一定的道理,只是一阵困意袭来,起身告别侯四,就想回去睡觉。

“兄弟,那个神药还有没有了?”侯四突然问道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