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70 女厕所

470 女厕所

王宝玉一愣,半天才明白侯四说得神药是春哥丸,自从去年冬天最后几粒给了褚秋果,王宝玉就沒有再弄这个东西,经过侯四的提醒,倒是觉得应该再准备一些,

“四哥,您有用,难道下面又抬不起來了。”王宝玉转头笑问道,

“四哥身体棒的很,甚至可以做到吕布战三英。”侯四哈哈笑道,又神秘的说:“我也不瞒你,我听韩镇长说,县委组织部靳部长,也就是他的那个亲戚,这方面很差,如果兄弟能再找几粒给他,进一步加深关系,对于我们都有好处。”

“既然这样,我就给家里打个电话,问问还有沒有。”王宝玉沒有马上答应,而是绕了个圈子,虽然自己跟侯四是把兄弟,但也不能让他感觉春哥丸很容易弄到,那样就不值钱了,

“好,那就麻烦兄弟了。”侯四客气的说道,冲着王宝玉招了招手,从抽屉里拿出了五万块钱,

王宝玉沒有拒绝,自己大手大脚的,钱多了总不是坏事儿,再者说,侯四不比沈文成,不用这么客气,王宝玉道了声感谢,将钱放进包里,

王宝玉刚要离开,侯四嘿嘿笑着问道:“今天晚上,兄弟还是决定吃净口素。”

王宝玉拉开门,无奈的说道:“这些日子,一件事儿紧跟一件事儿,累的我连觉都睡不够,现在就是想吃荤也沒那个力气了。”

侯四哈哈大笑,说道: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兄弟可别操劳过度,就算是有神药补养,也不如自身强健的好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是,然后告辞上楼睡觉去了,睡到后半夜,王宝玉再次从梦中惊醒,这次梦中的人物不是程雪曼,而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刘玉玲,梦中的母亲哭着说很想自己,情真意切,王宝玉很是不耐烦,一口痰吐过去,然而母亲刘玉玲沒有躲闪,随着这口痰消失了,

王宝玉在大**躺了半天,睡不着,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含义,母亲刘玉玲如此绝情的抛下自己而去,又怎么会想自己,多半还是自己太过于自作多情了,

如果当初母亲沒有离自己而去,自己的今天该是什么样子,假如有一天,母亲刘玉玲就如梦中那样站在自己的面前,自己会不会真的忍心一口痰吐过去,她见到自己现在的成就,是否会为当初抛弃自己内疚,

一想到这些,王宝玉就觉得心中憋着一股难言的闷气,想要大喊大叫的发泄,却又只能默不作声的抽烟,

王宝玉起身穿上衣服,打开门,在空寂的走廊里來回溜达着,脑海中浮现出很多的前尘往事,母亲刘玉玲的抛弃,钱美凤结婚生女,马晓丽微笑中的计谋,还有未來遥不可知的爱情,一切都发生在身边,却每一件事儿都不是按着他的意愿发展,一时间,王宝玉很是纠结,难以释怀,

不知道是晚上吃错了东西,还是刚才蹬被凉着肚子,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王宝玉忽然肚子一阵剧痛,顾不得其它,王宝玉快速冲进了旁边的共用厕所里,脱下了裤子,

一阵稀里哗啦的动静,王宝玉畅快的拉出了一泡稀屎,肚子里舒服多了,整个人立刻感觉神清气爽,郁闷消了一大半,

王宝玉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,正准备推门,忽然,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却咔哒咔哒的传來,从嬉闹的声音可以判断出,是两个人,而且直奔自己这里而來,

王宝玉一拍脑门,暗叫了一声苦,刚才肚子疼着急,也沒看厕所的标志,自己一定进错了厕所,闯进了男人的禁地,女厕所,

“嘻嘻,你今晚得了多少小费。”一个女服务进來后,嬉笑着问另外一个女服务员,

“别提了,那个人瘦的皮包骨,咯的我浑身都疼,兜里一分钱都沒有。”另一个女服务员非常不满的说道,

王宝玉知道说得一定是焦炳,自己确实忘了给焦炳点钱,不过谁也沒有规矩必须给她们钱,碰上焦炳,也是她运气欠佳,

“那方面怎么样。”开始说话的那名女服务员又嬉笑着问道,在女人自己的地方,女人间说话往往毫不忌讳,尤其是侍寝的这些女人,

“一塌糊涂,沒弄几下,就喘着牛气,倒是弄得我上不來下不去的。”伺候焦炳的女服务员,一肚子怨气的说道,

他娘的,事儿还不少,赚着钱还埋怨男人,果然是**无情,王宝玉心里暗骂道,就在这时,一名女服务员过來拉门,想要上厕所,正好拉的是王宝玉那间,

拉了半天,沒拉开,嘟囔道:“这个候总也真是小气,都提过几次了,厕所的门不好使,他也不安排人修。”

“呵呵,这你就不懂了,越是有钱人越小气。”另一名女服务咣当一声进了厕所,立刻传來了咝咝的声音,

女服务员嘟囔道:“要是有钱沒钱的都小气,那咱们还过不过了啊。”

另一名女服务隔着门,劝道:“你别抱怨了,有时候清洁工阿姨懒得打扫这么多,或者放垃圾什么的,也总从这里锁一个门。”

女服务员说道:“还反了她们了,怎么就沒人管管她们,整天就收拾下纸箱子酒瓶子的,在这么个大酒店也不少划拉钱,看看她们都藏了些什么。”

女服务员來了兴致,弯下腰就从门下边缘往里看,王宝玉一听她有这窥探的架势,早就看准厕所上门框,使劲往上一撑,双脚离开了地面,

“啥也沒有啊。”女服务员撅着屁股在底缝里瞅了半天,郁闷的说道,

另一个说道:“得了,你沒赚上小费,也不能把气撒在别人身上,臭烘烘的,瞎折腾啥。”

“都说她们可怜,我看我还不如她们呢,清洁工沒钱,社会还同情她们,可咱们呢,有钱沒钱,都得挑好衣服好化妆品买,谁可怜可怜咱们啊,雯雯,那个瘦男人做恶梦了,真吓人,我就提前出來了,容易吗我。”沒有什么发现,这名服务员只好进了王宝玉身边的这间,也发出了咝咝的声音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