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76 落了东西

476 落了东西

对于记者打來的电话,路小虎一向很重视,更何况还是美女记者打來的,只是提起王宝玉,路小虎却像吞了个苍蝇似的,老大的不乐意,在柳河镇群体中毒的事件上,这个王宝玉,还真是让他这个副局长颜面尽失,

路小虎考虑了很久,才终于决定大度一把,公对公,私对私,自己跟王宝玉之间的恩怨,留着以后再处理,这一次,不能看着王宝玉就这样关押下去,毕竟王宝玉是一名国家干部,而且从各种迹象來看,很有可能跟副县长张存志交情匪浅,一旦张副县长追究下來,自己这个知道消息却无动于衷的副局长,也会不好办,

想到这里,路小虎亲自派人将警察二刘和张三叫了过來,详细问了情况,虽然跟万芳草说得多少有些出入,但大体上而言,相差不多,于是,他便给派出所所长刘永刚打去电话,告诉他,立刻释放王宝玉,否则,就下岗滚蛋,

刘永刚放下电话,诚惶诚恐,沒想到王宝玉的背后,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势力,只怪自己的弟弟不争气,惹是了生非,得罪了这个瘟神,

王宝玉被无罪释放了,刘永刚提出要赔偿王宝玉一万块钱损失,王宝玉不接受,说自己不缺钱,缺的是公平和正义,

走出派出所的门口,王宝玉忽然转过身,手揣在裤子兜里,嘿嘿笑着对刘永刚说道:“刘所长,你吃的井水,管的倒是挺宽,好好的,你关了我王宝玉三天,來而不往非礼也,早晚有一天,我王宝玉要让你进去三年。”

“你少威胁我,老子也不是吓大的,咱们走着瞧。”刘永刚一心讨好王宝玉不成,这下彻底被说恼了,转身气哼哼走了,

王宝玉回到富宁大酒店,给万芳草打去了电话,了解到具体的情况后,先是对她表示感谢,又给路小虎打去电话,表达了真心的感激,

路小虎说沒什么,这是应该做的事情,同时警告王宝玉,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,一定要冷静,再发生此类事件,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解决的,

王宝玉知道路小虎肯定还记着自己曾经对他的不礼貌,呵呵笑着表示今后一定小心行事,改天一定登门道谢,

路小虎也客套的说了几句推辞之话,感觉自己帮王宝玉一把倒算不得吃亏,这小子干事儿一股子痞劲,硬压他是万万不能的,不如今天让他欠自己一个大人请,将來再有摩擦也许就好解决了,

再说王宝玉发生了这档子事儿,也沒心思再张罗着给万芳草看什么全相了,蔫巴巴的到服务台结账,一走过去,服务员便一脸笑容的问道:“请问王先生有什么需要。”

王宝玉一愣,自己來富宁大酒店的次数不多,倒是混了个脸熟,前台服务员都知道自己姓王了,不过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想不被人注意都难,

王宝玉恩啊的低着头,闷声说道:“结账。”

等办完手续转身离开时,又一位负责检查房间的服务员跑了过來,将手里的一个小包递给王宝玉,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王先生,您忘了东西,请您收好,欢迎下次惠顾。”

王宝玉很是纳闷,自己空着手來的,还能忘记什么东西,于是好奇的打开包,这刚一打开,便赶紧合上了,抬头一看服务生,正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,王宝玉心虚,不知道她这是礼节还是笑话自己,只有匆匆的离开了酒店,

原來包里放着的正是万芳草洗干净的内裤,被服务生整整齐齐叠放成了一个小方块,王宝玉独自开着车,心想,这万芳草是随时准备了换洗的衣服,还是沒穿内裤就走的,等下次有机会问问她,嘿嘿,肯定又得臊的不得了,

不过想來也郁闷,都是她嚷嚷着要看全相,才害自己吃了这么大个亏,说不定哪天又传得沸沸扬扬的,程雪曼知道了还不得发脾气啊,哎,剪不断理还乱,顺其自然吧,王宝玉叹了口气,向清源镇疾驰而去,

王宝玉并不知道,在他消失的这几天,清源镇政府也是不得安宁,关于开放清源休闲公园的事情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,让韩平北也有些焦头烂额,

这件事儿是王宝玉提出的,韩平北不能不给王宝玉这个面子,如果换做别人,韩平北可能就恩啊的一味推辞而不表态了,

为了稳妥起见,开会之前,镇长韩平北先跟镇党委书记杨一方沟通了情况,杨一方对于开放公园的事情,表示不赞同,毕竟这样一來,收回投资的事情就再也沒有希望了,说这件事儿既然是化肥厂投的资,不妨跟邓厂长商量一下,

韩平北叫來了工业办主任许浩彬,让他先给邓厂长通个话,沟通一下开放公园的事情,许浩彬自然不会说好话,韩平北得到的消息是邓厂长不同意,说如果开放了,那就请镇政府先将自己的投资还了,

一边是自己的得力干将王宝玉,一边是坚决反对的声音,韩平北真的犯了难,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,王宝玉却联系不上了,韩平北给他打了几个电话,都不在办公室里,问问其他人,也都不知道他的去向,

也好,拖一天是一天,韩平北只能先等着王宝玉回來,商量这件事儿,可不可以就此放手算了,大不了清源休闲公园,沒人就多长些草,兴许还可以卖饲料,

王宝玉刚回到办公室,就接到了侯四的电话,说韩镇长在这里,晚上有事儿找他商量,如果单纯只是侯四找他,王宝玉可能会推辞了,毕竟这几天呆在小黑屋里,心情非常的不爽,但却是顶头上司韩平北找自己,王宝玉只好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起身赶往侯四那里,

还是在那个隐秘的房间里,韩平北和侯四正在屋子里品着茶,静静等着王宝玉的到來,

“兄弟,你跑哪儿去了,一点消息都沒有,害的我们很担心。”侯四的语气中带着埋怨,也带着关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