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77 百姓之事大于天

477 百姓之事大于天

“韩大哥,四哥,不好意思,有点儿私人的事儿,趁着有时间,就抓紧去处理了一下。”王宝玉冲着二人拱了拱手,看似平淡的说道,当然私下也没有必要称呼韩平北镇长了。

不过从侯四的口气里,王宝玉也听得出来,县里派出所打电话来咨询自己的事儿,办公室的人员并没有说出去,所以在这些人的眼中,王宝玉算是失踪了。

韩平北冲着王宝玉微微笑了笑,等他坐好后,还是略有些埋怨的说道:“宝玉兄弟,这几天我可是为了找你,把清源镇都翻个遍了。”

王宝玉抱歉的说道:“韩大哥说的对,只是临时有事儿绊住脚了,我也没有办法通知办公室,急的我也是上火啊,连饭都吃不下!”

韩平北呵呵笑着开口说道:“听说现在市里都流行起来了什么传呼机,发明的电话很小,也就巴掌那么大,可以挂到腰带上,随时可以接收讯息。要是咱们也能配上那种东西的话,以后办事效率就高了。”

侯四大方的说道:“等咱们这里有了那种什么呼机,我第一时间就买三个,咱哥仨一人一个!”说完大家都哈哈笑了。

韩平北由衷的说道:“宝玉兄弟,当大哥的很佩服你的能力,这么短的时间内,不但解决了原浆果厂遗留的难题,还拉来投资建设新的浆果厂,整个镇政府里没人敢不服。我也很有面子啊!”

“韩大哥客气了,还是政府给了我施展拳脚的机会。如果说我能自诩千里马,那韩大哥就是伯乐。”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。

韩平北哈哈大笑,觉得王宝玉的话很受听,不由洋洋自得的说道:“当初我执意调宝玉兄弟来的时候,包括杨书记在内,很多人都表示怀疑,现在他们都没话说了。”

“这充分说明了,韩镇长眼力过人,正所谓慧眼识英雄啊!”侯四也哈哈笑着插口道。

三个人又互捧互吹的闲聊了一会儿,酒菜上来了,很是丰盛。王宝玉蹲了几天的小黑屋,伙食不用说,勉强能填饱肚子,见韩平北和侯四也不是外人,便也没客气,放开肚子,大口吃了起来。

韩平北和侯四面带微笑,只以为王宝玉可能去了乡下,没有吃好,又喝了几杯酒,王宝玉满足了打了几个饱嗝,这才放下了筷子。

“宝玉兄弟的性格就是率真,韩镇长有啥话就直说吧!”也许是看着王宝玉吃相不雅,侯四替王宝玉打着圆场,对韩平北说道。

“兄弟,这一次找你来,就是想跟你商量,开放清源休闲公园的事情,怕是有些麻烦。”韩平北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
从那天许浩彬的态度上,王宝玉就料到这件事儿不会一帆风顺的,便呵呵笑着说道:“韩大哥,我只是这样一个提议,具体的事情还是要大哥定夺。”

“我也不瞒你,这件事儿首先是杨书记不赞同,工业班许主任也保留意见,他们两个的工作还可以做,但关键是投资方化肥厂的邓厂长是坚决反对,不好办啊!”韩平北直言相告,言语中带着些无奈,他虽然是一镇之长,但面对这么多反对的声音,也不能强来。

“这个邓厂长究竟有啥了不起的,连韩大哥也要让着他?”王宝玉装作愤怒的说道。

侯四接过话题说道:“兄弟,我来告诉你,化肥厂属于县直属企业,归在镇政府管理,不但是纳税大户,而且邓乐发这个人,人脉很广,跟很多县里乃至市里的领导,关系都不一般。”

韩平北点了点头,表示侯四所言不虚。王宝玉不服气,开口说道:“韩镇长,这件事儿不难为你,您看这样行不行?明天的政府办公会上,你把这个邓乐发叫来,我来搞定他。”

韩平北脸上露出一些无奈,如果不是王宝玉,换做别人,他肯定不会答应的。侯四带着些埋怨说道:“兄弟,你咋死脑筋呢!就那么一个公园,干嘛非要盯住不放呢!”

“百姓的事情没有小事儿,他们的事儿大如天!我王宝玉不图官做得多大,只想让自己活的心安理得。”王宝玉微笑着说道,语气却带着坚决的味道。

韩平北听王宝玉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也不好再推辞,终于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王宝玉的提议。一方面是给王宝玉面子,另一方面,王宝玉既然能够搞定浆果厂钉子户焦炳,说不准还真能搞定邓乐发。如果真的能把邓乐发的气焰给压下去,那就再好不过,省得他总牛逼哄哄的,不把自己这个镇长放在眼里。

再者说了,王宝玉要求自己办的事儿,自己给他创造了所有条件,届时如果王宝玉亲自出马都不能成功的话,将来也不会落埋怨,说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办事儿不上心。

王宝玉也看出来韩平北答应的很勉强,为了坚定韩平北的信心,以防再出现什么变故,他脑瓜一转,呵呵笑着说道:“韩大哥,开放了公园,就等于获得了百姓的支持。看大哥现在的气色,一定能再上一个台阶。”

一提这个话茬,韩平北立刻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,不由呵呵笑着问道:“老弟,你莫非在大哥的面相上看出了什么?”

“大哥印堂发亮,眉生五彩之光,最近一定会有好运气的。这话可不是我虚乎,四哥,你看呢?”王宝玉十分肯定的说道。

侯四仔细看了韩平北几眼,惊喜的说道:“还真是!刚才没注意,这会看韩镇长的眉毛真跟画的一样呢!”

王宝玉心里好一阵偷乐,晚上灯光一打,只要没病,谁的眉毛气色都差不多,何况韩平北长相这么端正的人了。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是针对所有人都管用,比如侯四就是个例外,他的眉毛过于稀疏了,什么彩也看不出来。

“哈哈,那就借兄弟吉言,来,我们共同干一杯。”韩平北心情大好,乐呵呵的举起杯,三个人响亮的碰了杯,一饮而尽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