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78 对你绝不谦虚

478 对你绝不谦虚

酒足饭饱,王宝玉回到办公室里,好好的睡了一觉,王宝玉心里清楚,必须要养足精神,明天的邓乐发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

第二天,在政府办公会开始之前,王宝玉先给农业办主任赖兴安打去了电话,询问了一个重要的情况,这才慢悠悠的去参加会议,

这还是王宝玉上任以來,第一次参加清源镇政府的办公会议,会议室在三楼,宽敞的屋子里,挂满了政策宣传板,大大的圆桌四周,早已经坐满了人,都是政府职能部分的头头脑脑,

因故不能参加的,也派了副手到场,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个标牌,写着名字和职务,看起來一切都非常严谨,一丝不苟,

王宝玉找到了写着“副镇长王宝玉”标牌的靠椅,坐了下來,表情严肃的看着四周,很带样的品了一口茶,周围的人对他投來了欣赏敬畏的目光,王宝玉只当是沒看见,依旧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,

王宝玉正美滋滋的享受领导范儿,突然旁边有人一屁股坐了下來,手里拿的记录本沒好气的往桌子上一扔,差点打翻王宝玉的茶杯,

王宝玉锁紧了眉头侧眼一瞅,感觉很是郁闷,此人正是自己的对头,行政专员孟耀辉,看着孟耀辉理的平头,王宝玉又有些好笑,这家伙说傻得时候还真傻,连卷毛聚财这话都信,

孟耀辉似乎也看出了王宝玉嘲讽的心思,阴阳怪气的问道:“听说王副镇长今天又要挑大梁了。”

王宝玉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敢,领导们都在,哪有我冒头的份儿。”

孟耀辉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王副镇长最喜欢哗众取宠了,对了,你读书不多,知道哗众取宠什么意思吗。”

王宝玉心里老大不高兴,但此时也不想和他发生太大冲突,只是冷声说道:“我只是上学时间不多而已,但读的书却不见得比你少。”

孟耀辉嘿嘿笑出声來,说道:“王副镇长还真是有文化,很懂得谦虚嘛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从小我就明白一个道理,对待谦虚的不要厚脸皮,对待厚脸皮的不用谦虚。”王宝玉说着又优哉游哉的品了一口茶,

孟耀辉又有些恼了,不悦的问道:“你这话里又是骂谁呢。”

“哈哈,谁听着就是骂谁呗。”王宝玉不甘示弱的说道,

孟耀辉连连被王宝玉戏弄,正要发作,只是一阵哗然,杨一方和韩平北前后脚的走进了会场,身后还跟着一位年近五十的男人,衣装整齐,表情冷酷,抬头一看,正是九点整,

会场上立刻响了了热烈的掌声,杨一方跟韩平北坐下后,那个男人就靠着杨一方坐了下來,一旁的工作人员,连忙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上了一个标牌,上面赫然写着“化肥厂厂长邓乐发。”

王宝玉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下邓乐发,邓乐发整个人看起來非常干练,梳着大背头,脸上棱角分明,眼神凌厉,带着一股子狠劲,一看就是个难缠的主,能够坐在杨一方的身边,也显示着对他足够的尊重,

“这人才是你今天谦虚的对象呢,嘿嘿。”孟耀辉幸灾乐祸的对王宝玉说道,王宝玉并沒有时间和他拌嘴,脑子里只是快速的飞转,搜集着各种有利的信息,

杨一方首先发言,谈的无非是关于进一步加强改革开发的政策,鼓励在座所有人,要同心同德,以百姓利益为重,进一步搞好各方面的工作,

韩平北谈的都是一切实质性的问題,最后,难免谈到了新任的副镇长王宝玉,韩平北颇为骄傲的说,自从王副镇长到任之后,不但解决了原浆果厂遗留的问題,还从原浆果厂的位置上,建立清源木耳厂,

并且,王副镇长还通过努力,招商引资,让平川市兴北集团这样的大企业,投资重建了浆果厂,为清源镇老百姓的进一步富裕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

一阵热烈的掌声,不管下面的众人怎么想,毕竟王宝玉干出了实实在在的工作成绩,从这一点上,不服气那是沒有用的,有能耐你也干出点事儿來,

下面的人表示佩服和激动,可是有一个人却不以为然,自然是化肥厂厂长邓乐发,邓乐发的脸上带着些不屑,对于化肥厂这种年产值千万的企业來说,王宝玉拉來的这两个项目,根本算不了什么,

“大家安静一下,我们清源镇政府,一向重视群策群力,共谋发展,下面讨论今天最后一个议題,那就是由王副镇长提议开放清源休闲公园的事情,下面先请王副镇长发言。”韩平北说道,将手里的麦克风递给了王宝玉,下面自然又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,

“诸位同志,大家上午好,中央号召我们,利为民所谋,我们做一切事情,都要从老百姓的利益考虑,这样才能不负作为一名人民公仆的责任。”王宝玉先是摆出了一个高姿态,表明自己在这方面并沒有私心,

杨一方和韩平北都微微点头,表示王宝玉这几句话说得有水平,有思想政治觉悟,带着领导讲话的派头,孟耀辉对此呲之以鼻,在他看來,王宝玉是个十足的伪君子,不足与之同谋,

王宝玉接着说道:“我來到清源镇之后,几次去过清源休闲公园,对于公园的冷清,心中很是焦急,公园本是个不错的地方,能够让老百姓在辛劳之余,得到放松,可是铁大门却把公园跟百姓隔离开來,这么做,既沒有增加收入,还把百姓跟政府隔离开來,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。”

“王副镇长,你说得太严重了吧,公园也不是一个人都不进。”工业办主任许浩彬沒等王宝玉话讲完,插口不礼貌的说道,

王宝玉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是进去过人,我也见过,从东南角的窟窿里,总有淘气的孩子进去拉屎尿尿。”

会场上一阵哄笑,许浩彬被噎得干张了半天嘴,好半天才愤愤的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粗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