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86 见不贤自省

486 见不贤自省

要是真的给王宝玉磕了头,孟耀辉作为堂堂的政府行政专员,可就真沒了面子,可是覆水难收,大话说出了口再改就难了,最后,他只能用哀求的目光对杨一方说道:“杨书记,您看,我也是按照您的指示办事儿的。”

王宝玉一听这话,脸上的寒意更浓,开放公园的事情,自己虽然通过媒体,给杨一方找回了些面子,可是依旧沒有平息杨一方对自己的怨恨,孟耀辉的话里分明透漏出,监视王宝玉的事情,是杨一方秘密安排的,

“我岂敢指示您这堂堂的专员。”杨一方矢口否认,不过他还是对王宝玉说道:“王副镇长,磕头赔罪这种事情,是有损人格的,我看你还是不要计较了。”

“那如果刚才我有把柄落在了孟耀辉手里,您是否也会这么对他说。”王宝玉反问道,

杨一方皱着眉头点点头,说道:“那是自然,工作中我向來一碗水端平,不会存在徇私舞弊现象的。”

王宝玉心里对杨一方有气,但也不想跟他发生正面的冲突,最后咬了咬牙说道:“看在杨书记的面子上,孟专员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,但如果你再敢偷着进我的屋,我一定不会饶了你。”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孟耀辉仿佛获得大赦一般,头点得像捣蒜一般说道:“是,是,以后除了你请我,否则我绝对不会來的。”

一行人终于下了楼,不见了踪影,王宝玉望着桌子上的小内裤,久久不语,王宝玉琢磨,做人要汲取教训,几次给万芳草看相都发生了事端,就连拿着万芳草的内裤,还差点惹出了作风问題,看样子今后对于她,要保持好距离,再怀着某种不良心思,说不准还会惹出啥祸事來,

正所谓天作孽犹可存也,自作孽不可活,虽然表面看是杨一方,孟耀辉一行人对自己吹毛求疵,但如果自己沒有小辫子被人揪住,自然也不会出乱子,

毕竟随着年龄还有见识的增长,王宝玉不再是曾经东风村的“二流子”了,经过这几年的跌打滚爬,渐渐学会了理性看待问題,

正是见贤思齐焉 见不贤而自省,遇到问題而不是一味的去埋怨别人,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任何一个行业的成功人士都是具备些天赋的,王宝玉究竟在官途中能走多远,那都是后话了,

王宝玉反思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,给万芳草把内裤邮了回去,至于她心里怎么想,或者以后还穿不穿这条内裤就不是自己关心的话題了,

虽然澄清了吴丽婉的事情,但王宝玉的作风问題,还是迅速在政府大院里传开了,这个小内裤究竟是谁的,哪个才是王宝玉真正的女朋友,这些问題,经过好事儿之人的深加工宣传,引來了不少的争议和猜测,

有人说王宝玉那是有本事,不断有女人贴乎,于是有人则吩咐下面的女职员,一定要跟王宝玉保持好距离,别惹上不必要的麻烦,甚至有人还给王宝玉娶了个外号,叫做花心小子,这让听到消息的王宝玉,一时间还真是哭笑不得,

第二天上午,侯四派强子给王宝玉送來了过年礼物,除了现金,还有许多酱牛肉、叫花鸡、长粒香大米、面粉、野生蘑菇、新鲜蔬菜、腐乳等东西,可谓是应有尽有,都包装的很精致,花花绿绿的堆了一墙角,王宝玉自然乐呵呵的照单收下,

沒过多久,焦炳也亲自登门了,焦炳带來的几箱礼物王宝玉很喜欢,是从未吃过的草莓果酱和树莓果汁,还有蓝莓果冻,这是焦炳去市里买了特意给王宝玉捎回來的,这些东西送给女孩子,肯定会受到极大的欢迎,

“焦大哥,一切还顺利吧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问道,

“浆果公司已经注册完了,七百万资金全部到位,地址也选好了,过完年就可以甩开膀子大干。”焦炳兴奋的说道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,现在的焦炳已经彻底脱胎换骨,肤色好了不少,人也胖了一些,不再是原先黑瘦皮包骨的样子,工厂领导的形象渐渐显露了出來,

“嗯,把握好这次机会,我相信焦大哥一定能够重现当年的辉煌,而且比原來还要更上一层楼。”王宝玉听着高兴,鼓励般说道,

“兄弟,你瞧好吧,大哥我一定把厂子搞起來,绝对不会给你丢人,你对大哥可是有再造之恩,无论到什么时候,只要兄弟言语一声,大哥一定万死不辞。”焦炳拍着胸脯,郑重的说道,

“呵呵,说这些就外道了,对了,有沒有嫂子和孩子的消息。”王宝玉谨慎的问道,

一说到这些,焦炳忍不住点起一支烟,半晌才吐着烟雾叹着气说道:“唉,这段时间,我通过多方打听,确实听到了一些消息。”

“那快点找到他们娘俩,接回來啊。”王宝玉有些焦急的说道,

焦炳闷声说道:“不着急,慢慢來吧。”

王宝玉不满的说道:“这还能拖拉,一家人团团圆圆才叫过日子,是不是钱不够,先从我这里拿点。”

王宝玉说着拉开抽屉就要拿钱,焦炳连忙制止他道:“兄弟,我还有钱,我听说他们去了市里,生活的还不错,……”

“嘿嘿,大哥你告诉他们娘俩,咱们现在日子也好了,外面再好也不是家啊,赶紧回來吧。”王宝玉笑呵呵的说道,

“只是……”焦炳欲言又止,仿佛有许多话说不出口,

“看样子大哥有难言之处,弟弟就不问了。”王宝玉看出焦炳神情有异,说话也是磕磕巴巴,料定他有难处,

“唉,大哥沒必要瞒你,我听说,这个臭不要脸的娘们,后來跟邓乐发混在了一起,而且,邓乐发还在市里给她买了房子,孩子正在市里上学,我这次去市里,打听了半天,还是沒找到,她要贪图富贵跟着邓乐发也就随她去了,只是孩子我不能给她,这孩子是我从小抱大的,后爹啥时候也不会像亲爹一样,邓乐发要是敢给孩子一个脸色看,我指定饶不了他。”焦炳叹着气,眼睛中却在冒火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