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87 夺妻之恨

混世小术士 487 夺妻之恨

“邓乐发这个狗日的杂碎,也他娘的太不讲究了.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,他竟然敢惦记大哥的老婆!”王宝玉一拍桌子,气愤的骂道。

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也是那臭娘们爱慕虚荣,见我垮了就钻他被窝里去了。老子绝不会放过他的,总有一天,我要把他砸进监狱里,让他过过暗无天日的日子。”焦炳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对!这种恶毒之人,没必要跟他客气。焦大哥,兄弟一定帮你!咱们一起搞倒邓乐发!”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,想到邓乐发不但搞黄了浆果厂,还霸占了焦炳的媳妇,对于这种狂妄之人,他就觉得义愤填膺。

“兄弟,不瞒你说,我已经开始偷偷收集他犯法的证据,已经发现了一些,等证据足够确凿,一下子就干倒这个狗日的。”焦炳的拳头握的咯咯直响,狠狠的说道。

王宝玉沉思了下,问道:“大哥,邓乐发这人有点本事儿,得弄到点硬实点的证据才能办倒他。”

焦炳点点头,说道:“这个我心里有数。常在河边走,没有不湿鞋的。再说邓乐发这个人脸酸的很,记他仇的人也不在少数,早晚能收集到他的罪证!”

“大哥也多加小心,别让他发现了,狗急跳墙。”王宝玉起身拉了拉屋门,回身善意的提醒道。

焦炳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兄弟,你也多加小心,你逼着他答应开放公园的事情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不过他不能把我咋样,老子做的都是堂堂正正的事儿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,心里却明白,邓乐发是不能把他怎样,可是通过昨晚的事情,杨一方却不肯对自己罢手。

“理是这么一个理,但兄弟还是要注意,邓乐发的关系很广,尤其跟杨一方这条老狗,更是穿一条裤子。”焦炳忍不住骂道。

“嗯!我知道这个情况,大哥当初就是毁在他们的手里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杨一方这个人,满嘴仁义道德,其实做事儿很不讲究,你主要是防他,千万不能让他揪住了小辫子,这个人出手狠着呢!邓乐发也不是什么好鸟,为人奸诈狠毒,诡计多端,他们联合起来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”焦炳提醒道。

“谢谢大哥的提醒,我会多加注意的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随便聊了几句,焦炳就回去了,王宝玉也开始整理东西,该回家去看看了,虽然自己现在不是家里最重要的人,但毕竟还是家里的一员,再者说,也有些想念干爹干妈了。

吴丽婉没来拿东西,一方面是脚伤还没有好,另一方面也是避嫌,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踏进王宝玉的办公室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考虑到以后农业办主任赖兴安要帮着自己做大量的工作,王宝玉打电话叫来了赖兴安,拿了几样礼物给他,赖兴安一阵感谢,一再保证听从王宝玉的安排,算是彻底站到了王宝玉这边。

当然,对于赖兴安这样的知识分子,在乎的也不是那几箱年货,更多的是对王宝玉打心眼儿的服气。有个好下属,工作起来自然得心应手。反过来讲,有个好领导,干起活来更有奔头。

给吴丽婉留了几样东西,其余的礼品,王宝玉都装进了轿车的后备箱里。在空荡荡的政府大院里,王宝玉伫立在车旁,回头望了望清源镇政府的大楼,刹那之间,忽然有了一种不会久居于此的预感,一切,仿佛都如此的陌生。

王宝玉坐进车子,准备正式回家,车子驶到大门口的时候,老杨头出来替王宝玉开了拦车杆,这一次,脸上还带着慈祥的笑意。

王宝玉下了车,对老杨头拱了拱手,笑呵呵说道:“杨大爷,我要回家过年啦!先提前祝您老身体健康,新年快乐。”

“好!也祝你过年快乐。”老杨头也笑着说道,“我听说了,最近你做了些对老百姓有利的事儿,我佩服了。哈哈。”

王宝玉不在乎的说道:“杨大爷,啥事儿才都是刚刚起步。您这话先留着,等到咱们的工厂运营起来,老百姓得到了切实的利益,您再夸我不迟!”

老杨头高兴的说道:“好,可你也别让我等太久,我这把岁数可是等不起了。”

王宝玉打开后备箱,拎出一箱酱牛肉,递给老杨头,开玩笑说道:“杨大爷,您这身子骨这么结实,还能和我打架,再活个一百岁都正常!过年啦,一点小礼物。”说着递给了老杨头。

一看王宝玉手里的这个东西就很高档,老杨头满脸都是笑意的接过去,口中客气的说道:“太谢谢了。人老了,牙口也不好,吃不了多少,等你回来,到我家里,咱们爷俩喝两盅。”

“好!我准备好酒,到时候一定不醉不归。”王宝玉爽快的答应道。

没有多说,王宝玉就上了车,车子驶出镇政府大门的时候,只听见老杨头在后面喊道:“小伙子,开慢点,一路注意安全。”

王宝玉从车窗里伸出手,在空中挥了挥,脚下一踩油门,车子疾驰而去。

半个小时之后,王宝玉开车驶入柳河镇,这个他曾经工作过一年的地方。在清源镇呆了一段时间,王宝玉此时觉得柳河镇显得又小又旧,不但街道狭窄,就连街道上的人,灰头土脸的,整个精神头看起来也差了很多。

在经过镇政府大门的时候,王宝玉忍不住放慢了车速,从车窗望去,两排大砖房相对而立,一切依旧如昔,看起来熟悉又陌生。

柳河镇政府也已经放假了,远远望去,大院里也是空空无人,没有王宝玉希望见到的身影,只有门卫老头向他投来警惕的目光。

王宝玉叹了一口气,索性不去想这些,车子加速,穿过几条胡同,停在了一处大铁门的跟前。

一阵鸣笛之声,惊动了院子里的主人,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,嘴里嘟囔着,开了门,不是别人,正是叶连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