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89 男人的癖好

混世小术士 489 男人的癖好

王宝玉來了兴趣。追问道:“她有啥毛病。我看着挺正常的。”

“正常个屁啊。你们男人看问題都喜欢看表面。放着我这样的好女人都沒人注意。”叶连香往上托了托胸脯。叹了口气说道。

“好好。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。叶姐。快讲。”王宝玉着急的问道。

“你不知道。她梦游。半夜爬起來躲在墙角喊。嗷嗷的喊别打她。我过去叫她。她愣是沒看着。眼睛直勾勾的瞪着。过了一会儿。又上床睡着了。她奶奶的睡得呼呼的。我可是睡不着了。”叶连香绘声绘色的说道。似乎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。

王宝玉还真是吓了一跳。幸好沒有跟吴丽婉发生什么。要是真上了床。吴丽婉梦游起來。真把自己的脑袋当成西瓜切了。还真是死得冤枉。他娘的。要切就切杨一方的脑袋。老子绝对不冒这个险。

也许是看出王宝玉脸上的恐惧之色。叶连香呵呵笑道:“王副镇长同志。以后要注意了。”

“我怕个屁。我又沒跟她睡过觉。将來也不可能。”王宝玉不满的说道。但随即心里倒是有些释然了。不管咋样。叶连香提供的这条信息还是很有用的。起码找到了吴丽婉的弱点。也许这就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。

“就是。有的女人好看就是化妆化出來的。你沒见她发神经那会儿。又傻又愣的。跟诈尸似的。沒几个男人见了会喜欢的。”叶连香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王宝玉吐吐舌头。说道:“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得远远的。永远别看到她那副尊容。”

“瞧。姐这胸脯还有屁股。不比她强多了。有需求就來找姐好了。”叶连香嬉皮笑脸的挤挤胸脯。又拍了拍屁股说道。

“这我可要试一试。你说得话是真是假。”王宝玉脸上露出了坏笑。同时擦了擦嘴巴。

“如假包换。”叶连香给王宝玉抛了一个媚眼。一边脱衣服。一边扭着身子。向屋里走去。

王宝玉毫不客气的跟了进去。彼此熟悉。自然轻车熟路。小船顺利冲入港湾。荡起了阵阵**的涟漪。

“弟。要是能整天跟着你这样强壮的男人。姐哪怕给你**趾头都行。”满足后的叶连香。一身汗水淋漓的趴在王宝玉**的胸前。由衷的说道。

“那你现在就舔舔试试。看看味道怎么样。”王宝玉想起马顺喜曾经给叶连香**丫子的事情。忍不住戏谑的笑道。

“人家才不要呢。我就是那样比喻一下。还当真啊。真是讨厌死了。”叶连香连忙拒绝道。

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:“叶姐。你能不能不这么腔调的说话。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。本來还想给你点压岁钱呢。现在一点心情都沒有了。”

叶连香连忙说道:“好兄弟。姐不说了。不说了。”

“是不是有人给叶姐舔过脚丫子啊。”王宝玉也不是真的生气。这会儿很想逗一逗叶连香。于是明知故问的说道。

“不告诉你。”叶连香说着。嬉笑着仰起脸。

“说不说。”王宝玉唬着脸。将双手放到了叶连香的腰间。轻轻一勾。叶连香立刻痒的满床打滚。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“宝玉。别动。痒死了。我说。我说。”

“说吧。”王宝玉坏笑着放了手。点起了一支烟。

叶连香坐起身子。披上件衣服说道:“弟。你还年轻。很多上年纪的男人。都有一些特殊的癖好。那马顺喜就喜欢舔我的脚丫子。尤其是不洗的脚。只是我不同意。每次都洗。怕他用臭嘴亲我。”

王宝玉一阵恶心。还是耐着性子。颇感兴趣又问道:“那个死鬼董平川又喜欢什么。”

“大过年的。怎么又提那个死鬼。晦气。”叶连香不满冲着床下吐了口唾沫。不过还是老实的交代道:“他喜欢闻胳肢窝的味道。”

王宝玉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。半天才捂着肚子说道:“叶姐还真是斗争经验丰富。领教了。佩服。”

“笑个头。你知道碰到一个正常的男人多难。要不姐咋这么稀罕你呢。”叶连香看似真诚的说道。

王宝玉想了想又问道:“那张海呢。”

叶连香一听便有些不高兴了。说道:“宝玉。姐虽然泼辣点。但好歹也是个女人。你别老拿这茬刺激我好不好。人家心里好好难过的啦。”

王宝玉哈哈笑了起來。说道:“叶姐。你这个琼瑶迷真是酸死人的啦。”两人不由都笑了起來。

对于男人的癖好。王宝玉还是了解一些。迟立财喜欢肥婆。蒋春林喜欢上年纪的老娘们。甚至作为一镇之长的韩平北。也去那种偏远的小饭店里。看农村低俗艳舞。也许自己还年轻。不明白这些男人们究竟是怎样的心理活动。

王宝玉看了看表。时间不早了。今天答应干爹干妈要赶回去的。不能让两位老人就等。起身下床穿衣。又给叶连香留下两千块钱的过节费。想來想去也沒个停车的地方。索性将车开进了叶连香的院子里。拿着些东西。向着东风村的方向走去。

等了半天。终于來了一辆回东风村的老牛车。老农认识王宝玉。呵呵笑着让王宝玉上车。王宝玉将东西放到车上。却不肯上去。一是天气寒冷。再就是觉得车上不干净。就这样一路跟着牛车。边走边聊着回东风村。

“老大爷。您今年有六十了吧。”王宝玉对老农问道。

“六十六。”老农骄傲的说道。还故意挺了挺腰杆。显示自己的身体依旧很好。

“呦。那可真不赖。看起來很精神。老大爷。今年赚了多少钱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王镇长。有你打下的好基础。今年赚了两千多。吃喝是不愁了。”老农毫不隐瞒的说道。

“啥时候。咱村能够大砖房遍地就好了。”王宝玉满怀希望的说道。

“按理说嘛。省吃俭用一些。咱村盖砖房不成问題。只是土质不行。沒有黄粘土。烧不了砖。而这条路又长又难走。要从城里拉砖。谁家掏这个运费都心疼。”老农认真的分析道。听起來很有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