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90 不会抱孩子

490 不会抱孩子

王宝玉明白这个理,这条山路,正是阻碍东风村发展的关键,自己一直想着修这条路,只是算下來,需要五六十万,柳河镇政府不肯出这笔钱,自己又拿不出來,只好将这件事儿放下了,

“除了这条路,咱村就沒有别的路可走了吗。”王宝玉又问道,希望能找到解决的办法,

老农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这个山坳还算是低一些,其余的地方山势太陡峭,开不出路來。”

王宝玉颇为遗憾,看样子,这个问題还是需要等一些时间去解决,虽然目前自己筹集个五六十万,也不是沒有这个可能,只是那样一來,自己有钱的事情就暴露了,这对于一个领导干部而言,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,

就在这时,老农又摸着脑袋说道:“好像北面那里,也能修一条路出來,只是两山之间,都是草甸子,冬天也有人从那边直接去清源镇。”

王宝玉一听就來了兴趣,如果能修通这条路也好,自己就可以开着车,直接从清源镇回家了,目前回家需要开车从清源镇到柳河镇,然后再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家,而如果修好路的话,直接从清源镇回家大概一个小时都用不上,

“老大爷,改天你带着我去看看这个地方,如果能行,我想想办法,争取能为咱村修一条路出來。”王宝玉兴奋的说道,

“好说,王镇长,你可真是个好干部,修桥铺路都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儿,如果修路,我相信,咱村的老爷们,都肯免费出人工。”老农满口答应,显得非常高兴,

一路闲谈,天落黑的时候,终于再次看到了东风村,老农一直将王宝玉送到家门口,约定好两天后去看北面那条路,这才高兴的离去,

王宝玉拎着大堆东西,用肩膀顶开了家门,敞开的灶屋门内,正飘出了阵阵雾气,其中夹杂着诱人的肉香,看样子干妈正在做饭,

“爹,娘,美凤姐,你们最最亲爱的宝玉回來啦。”还沒到屋门口,王宝玉就喊了起來,离家毕竟有一段时间,心情多少有些激动,

“喊啥啊,孩子都给你吵醒了。”钱美凤晃悠着身子,抱着孩子迎了出來,皱着眉头有些埋怨的说道,

王宝玉一看见钱美凤,忍不住笑了,钱美凤确实如钢蛋所言,长得是又白又胖,肚子看上去还挺鼓的,完全沒有了以前当姑娘时的样子,

“笑啥啊。”钱美凤不好意思的白了王宝玉一眼,开玩笑道:“沒见过美女啊。”

“见识了,美凤姐现在漂亮极了,堪比杨贵妃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道,

“弟,会说话了。”美凤一时间沒反应过來,以为王宝玉在夸她,忽然明白了过來,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:“你笑话我胖,知不知道哺乳期是不能减肥的,孩子会沒有奶水的。”

王宝玉不在乎的说道:“不怕,咱有钱,给多多买奶粉喝就是了呗。”

钱美凤摇摇头说道:“你懂个啥,再好的奶粉也比不上奶水好。”

“哦,都听你的,咱可劲的吃喝,多多下奶,美凤姐,这肚子里的外甥几个月了。”王宝玉指着钱美凤鼓溜溜的小嘟囔,笑嘻嘻的问道,

钱美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,白了王宝玉一眼,说道:“你知道啥啊,喂孩子很消耗能量的,不出一年我就能瘦下來,让你再笑话我,少贫嘴,快点抱孩子。”

“來,让舅舅看看。”王宝玉放下手里的年货,凑上前小心翼翼的接过多多,灯光下,多多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嘴里砸吧有声的含着手指,目不转睛的盯着王宝玉,

多多脸上的褶皱不见了,果然是白净了许多,头发黑黑,小鼻子翘翘,看起來倒是蛮招人稀罕的,难怪干爹干妈如此的喜欢她,包括钢蛋提起多多也是赞不绝口,

王宝玉僵着身子,一动不动的傻笑着抱着多多,钱美凤打了个哈欠转身就要进屋,王宝玉着急的喊道:“别走啊,我抱不了。”

钱美凤皱着眉头说道:“抱孩子还有啥难的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直着胳膊走过來,把多多又交到钱美凤怀里,说道:“小胳膊小腿的,我看到就紧张,生怕碰到她,还是你抱吧。”钱美凤使劲瞪了他一眼,沒有说话,

“我儿子回來了。”林召娣听到了动静,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,一边笑着走了过來,

“娘,做啥好吃的啊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都是你喜欢吃的,快进屋吧。”林召娣说道,伸手接过美凤怀里的孩子,十分亲昵的说道:“來,多多,再让姥姥抱一会,这个小淘气,姥姥是抱也抱不够啊。”

钱美凤接过王宝玉手中的东西,嘟囔了一句,“就知道吃。”说着转身放到了西屋,王宝玉则进了东屋,干爹贾正道正在炕桌上一边喝着茶水,一边捋着胡子认真的看书,

看见王宝玉进來,贾正道放下书,笑着问道:“宝玉,一路累不累啊。”

“不累,爹,看啥呢。”王宝玉好奇的凑了过去,

“宝玉,你來,这真是一本好书,爹获益匪浅。”贾正道将书递给了过來,王宝玉接过來一看,只见书皮上赫然写着“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”,

“爹,你咋看这种佛经啊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爹一直在琢磨术士之道的精髓,多年來始终无解,通过看这本书,爹忽然明白,万法皆空,空才是本源。”贾正道感慨的说道,

王宝玉摇了摇头,表示不明白,空就是啥也沒有,这啥都沒了,在这个世上还混个屁啊,

“心无挂碍,则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”贾正道摇头晃脑的背诵道,又问王宝玉:“宝玉,你知道涅槃是啥意思吗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了,说道:“爹,儿子也有点知识,涅槃就是死了呗。”

“错了吧,涅槃不是单纯的死了,而是从空中获得了清静之地,无欲无求,无烦无恼,是大自在,大解脱。”贾正道一幅高深莫测的姿态,纠正着王宝玉的说法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