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01 人小心眼儿大

混世小术士 501 人小心眼儿大

魏冬妮长高了许多,人也变得漂亮不少,已经带着些少女的样子.王宝玉很喜欢这个孩子,有礼貌,懂事儿,忍不住笑着问道:“冬妮,该读三年级了吧,学习怎么样?有没有好好努力?”

“宝玉哥哥,我现在已经上五年级了,秋天就上初中呢。”魏冬妮骄傲的说道。

“冬妮跳级了,在咱村是少见的好学生。”林召娣慈爱的说道。

“好!如果修好了路,咱们就去清源镇上学,那里的师资力量要比柳河镇好的多。”王宝玉高兴的说道。

“嗯,谢谢大哥哥。”魏冬妮高兴的说道,亲昵的坐在王宝玉的身边。

“呵呵,这孩子,就是跟她宝玉哥哥亲,也难怪,是王副镇长救了她的命,还让她上了学。”魏有财不无感慨的说道。

“呵呵,这也是他们的缘分,也是因果。”贾正道客套的说道,话里话外还是带着佛说的味道。

魏有财听不懂这些,只是嘿嘿直笑,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我回去后跟清源镇的初中打声招呼,秋天就让冬妮过去上学。”

魏冬妮自信的扬起小脸说道:“不用打招呼,我一定能考上!”

王宝玉高兴的拍拍魏冬妮的小脑袋,笑道:“冬妮真是出息,说不定咱村还能出个清华北大的高材生呢!”

“那可不敢期望,只要冬妮将来能养活自己,再找个踏实人家嫁了,我跟他娘就满足了。”魏有财说道。

“冬妮孝顺,你们就等着借光过好日子吧!”王宝玉笑道。

魏有财要给王宝玉留下曾经借给冬妮看病上学的钱,王宝玉没收,说自己现在不缺钱,多留点钱,孩子上学还要用,魏有财一家自然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
王宝玉将他们一家人送到了大门口,魏有财一家走出很远,魏冬妮突然跑了回来,红着脸对王宝玉小声说道:“大哥哥,等我考上大学后,就嫁给你。”

王宝玉就是一愣,这话听着熟悉,好像冬妮小的时候也说过。不等王宝玉开口,魏冬妮就低着头笑着跑远了。

“真是个没长大的傻妮子!”王宝玉摇着头,但这看似孩子气的话,对他也是一种肯定和认可,王宝玉心里还是很高兴,笑眯眯的回屋去了。

钱美凤抱着孩子看着魏冬妮的背影,好奇的对林召娣说道:“娘,刚才冬妮跟宝玉说啥?”

林召娣并没有注意到,笑呵呵的说道:“小丫头片子还能说啥,指定是跟宝玉闹着玩呢。”

钱美凤叹了口气说道:“我看不像,现在的孩子都这样,人小心眼儿大。”林召娣依旧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

又过了一会儿,迟立财的媳妇李翠苹也来拜年了,还提着一些东西,说麻烦王宝玉路过柳河镇的时候,捎给当今的柳河镇副镇长迟立财。

李翠苹难免一阵唠叨,说迟立财总也不回来,还不同意将家搬到柳河镇,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过日子。王宝玉有些感叹,觉得迟立财在这方面做得确实很过分,三年没回家过春节,不用说,肯定是陪着兴隆饭店的老板娘翠花呢!

王宝玉当然不会道破这个秘密,毕竟自己跟迟立财无冤无仇,只好满口答应了李翠苹的要求。

李翠苹走后,贾正道感叹的说道:“都说家花不如野花香,却不知野花没有家花长。”

王宝玉有些好笑的问道:“爹,你也没去镇里,咋知道迟立财养了野花呢?”

贾正道捋着胡子,颇为得意道:“这还用说吗,我修行了这么长时间,打眼一看就能看透他的因果。”

“他爹,你睁着眼能看透人家啥,听着怪瘆的慌的。你嘴可严实点,别到处乱说。”林召娣忍不住提醒道。

“我才没那闲工夫呢!世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”贾正道说着,下炕走出了东屋,到西屋去看多多去了。

正月初三,王宝玉正式踏上归途,柳河镇的第一站,当然是兴隆饭店,因为要把李翠苹捎来的东西交给迟立财。

兴隆饭店没开张,门上的红纸上写着初八正式营业,王宝玉敲开门,翠花老板娘热情的将王宝玉迎了进去,一口一个王副镇长,叫的很是亲切。

没过多久,迟立财就披着衣服,背着手从里间走了出来,腰杆挺得很直,一改常态的梳了个大背头,颇有些领导的派头。

王宝玉拱拱手,笑道:“迟叔,给你拜个晚年啊!”

“呵呵,是宝玉来了,快坐快坐。”迟立财热情的打着招呼,又吩咐翠花道:“翠花,去弄几个酒菜来,我要跟宝玉好好喝两盅。”

翠花一口应承了下来,晃着找不到的粗腰,乐呵呵的去厨房忙乎了。王宝玉打趣道:“迟叔,行啊!老板娘变得很乖嘛!”

“那是,现在是服帖的,叫干啥就干啥。”迟立财傲气的说道。

“咋糊弄的这么听话?你也教侄子两招呗?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。

“女人嘛!无非是财色两个字,我白天给她赚钱,晚上出大力,她咋会不听话呢!”迟立财不避讳的说道。

王宝玉狡黠的笑了下,说道:“迟叔,做男人可不能太偏心,小心东边日出西边雨。”

迟立财戏谑的说道:“叔不如你,才两个,而且上了大字报也没人看热闹。”

王宝玉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,说道:“迟叔,我跟你可不一样,我没结婚,愿意和谁好就和谁好。就算冷落了谁,也落不下埋怨。”

迟立财立刻警惕的问道:“咋了,这次回去,你翠苹婶子唠叨啥了?”

“没啥,就是想你了呗。给,这是翠苹婶子给你捎来的东西。”王宝玉指了指桌上的一堆东西,又神秘的问道:“迟叔,你就不怕被翠苹婶子发现,老虎发威?”

“怕啥!你婶子懒,不愿意走山路,一年也不来一趟。”迟立财很有把握的说道,随手翻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,似乎没啥兴趣。

“迟叔,要小心后院失火。”王宝玉面色郑重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