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02 挑拨

混世小术士 502 挑拨

“他娘的,谁要是敢动老子的女人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.”一说这个,迟立财脸上立刻露出了恼怒之色,又不解的问道:“宝玉,你婶子要啥没啥,还有谁看上她那样的?你是不是回家听说了啥?”

“没事儿!我就是那么一说。不过你要这么说婶子,我可不愿意。翠苹婶子要在镇里可能显不出啥,可是在咱们村里也数的上细皮嫩肉的,难说会有人惦记。”王宝玉装出一副目光躲闪的样子。

“宝玉,你跟迟叔说,谁要是敢动你迟叔的女人,迟叔就,就去动他的女人。”迟立财自我安慰的说道。

“迟叔,咱们这关系不一般,曾经多次患难与共,亲叔侄也不过如此。我就实话实说吧!我这次回村,听说田富贵不太老实。这不,自打他被革了村长的职,整天闲着没事儿,仗着开个小卖店,总是逗弄前去买东西的妇女。”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。

迟立财立刻紧张了起来,道:“村里就他那家小卖店,你婶子隔三差五的就去买东西。”

“可不是嘛。我还听人说啊,田富贵还声称自己最喜欢丰满的女人,你说他是不是丢了官之后,精神错乱,有些变态啊?”王宝玉小心的瞟了迟立财一眼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“田富贵!他娘的,过几天老子就鼓捣工商所去查他的小卖店。”迟立财骂道,因为自己也喜欢丰满的女人,所以王宝玉的话他多半是听心里去了。

王宝玉偷乐,只要是迟立财记了田富贵的仇,田富贵就永无翻身之日。将来搞黄了田富贵家的卖店,就会出现新开的卖店,到时候干爹干妈就能够买到东西了,这才是王宝玉的真实目的。

酒菜很快就上了桌,王宝玉没有多喝,下午还要开车回清源镇,路上的安全是第一位的,要是小命没了,那就啥都没用了。

“宝玉,你跟迟叔说实话,是不是你搞倒的田富贵?”迟立财不见外的问道,显然早就听说了这个传言。

“迟叔,我在这里,对头很多,都他娘的想挖个坑让我掉下去。我跟田富贵,远日无怨近日无仇,他女儿田英又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,我咋会干这种事儿呢?”王宝玉大呼冤枉。

王宝玉之所以和李传宗结下梁子,还不是因为当初整龚向军的事儿告诉了迟立财,继而迟立财又说给了翠花,最终让李传宗给听去了。所以,王宝玉是绝对不会再和迟立财推心置腹的了。人少惹麻烦的第一步就是要坚决管好自己的嘴。

“我想也不是,他对你又没有威胁,你惹这个不痛快干啥。不过我听说李传宗有些信了,还大有要让田富贵官复原职的意思。”迟立财说道。

王宝玉听到暗自心惊,要是田富贵东山再起的话,不定又会惹出什么祸端。目前的切入点就是迟立财,自己一定要抓住有利条件,于是叹着气说道:“唉!要是那样,我还劝你把翠苹婶子搬过来吧!这撤了职还得瑟呢,要再当上村长可就涨包喽!”

“他娘的,老子一定不会让他得逞。”迟立财骂道,虽然不怎么回家,但是要想让他戴绿帽子,他是万万不肯答应的。当然,换了哪个还想过日子的男人都不会答应。

“对了,程书记最近有啥动静没有?”王宝玉小心的问道。

“应该一切都好,昨天我还看见他跟女儿逛街呢!”迟立财开始很平静,又神秘的说道:“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,程国栋有可能要调到县里去,好像是农林局。”

王宝玉心中又是一惊,连忙追问道:“这个消息准吗?”

“八*九不离十,据说是扯上了市里的关系,加上这两年政绩不错,调动的问题不大。”迟立财头头是道的分析道。

王宝玉觉得脑袋有些大,程国栋要是真调到县里去,而且还是农林局,那岂不是又成了自己的上级?到时候可是要有麻烦了,自己肯定整天穿着小鞋跑。

“迟叔,看样子你有可能当上镇长呢!”王宝玉心里苦恼,嘴上却呵呵笑道。

“那可不敢奢望,宝玉,你看看我官运怎么样?”迟立财嘴上谦虚,心里还是痒痒,惦记着让王宝玉给他泄露些天机。

“嗯!迟叔现在的气色不同往日,再升一级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王宝玉说得不是客套话,而是迟立财确实带着运气蒸蒸日上的架势。

“哈哈,宝玉,借你吉言。”迟立财非常高兴的说道,起身给王宝玉倒了满满一杯酒。

两人吃过午饭,又攀谈了一阵子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,王宝玉溜溜达达的去了叶连香的家里,心情不爽,也没有再跟她有过多纠缠,独自开上车,回清源镇去了。

他娘的,自己跟程国栋还真是前世的冤家,今生的对头,本以为到了清源镇就可以消停过日子,没想到程国栋竟然又要爬到自己的头上,一想到这些,王宝玉就觉得很是压抑。

还有程雪曼,肯定是放了寒假了,不知道现在好不好。有程国栋拦着,打电话都不如程雪曼在学校时方便。

问题越想越复杂,王宝玉使劲晃晃头,干脆不去想。与其忧虑不安,不如勇敢面对,王宝玉安慰着自己,一边开车一边大声的唱歌,好半晌才恢复了心情。

车子开到了清源镇政府的大门口,恰好老杨头刚下班,慢悠悠的走了出来。

“杨大爷,正好我也没事儿,送您回家吧?”王宝玉摇下车窗,探出头来笑着问道,说实话自己现在还挺喜欢这个老头,有个性,够直率。

“好啊!正好咱爷俩喝两盅。”老杨头回头一看是王宝玉,高兴的说道。王宝玉欠过身子帮他打开车门,在老杨头的一路指引之下,两人来到了位于镇东南的一处幽静的小院。

三间普通的大砖房,被陈旧的砖墙围在当中,院子中有两棵大杨树,一只小狗就趴在树下的草窝里,瞪着警惕的眼睛看着进来的王宝玉,发出呜呜的声音,显示着它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