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26 梦露与弼马温

526 梦露与弼马温

“其实也不是这样,我好像听说,我妈就是农村出來的,我爸也在农村生活过,我倒是想去农村玩玩,只是他们说什么也不同意,真扫兴。”王琳琳安慰王宝玉道,

“等你长大了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到时候哥领着你去农村玩,打爬犁,挖泥鳅,上树上房,好玩的东西多着呢。”王宝玉承诺道,

“嘻嘻,我就盼着这一天呢。”王琳琳兴奋的说道,站起身來,左右抻着胳膊,喊道:“我要长大,我要长大。”

“疯妮子,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,看了看手表,

“不回去,我今晚要在这里住。”王琳琳随口说道,

王宝玉一听,立刻说道:“琳琳,这可不行。”

“怎么了,你还想打我的坏主意。”王琳琳嘿嘿坏笑道,

“琳琳,不许胡说,你既然叫我哥,我就拿你当亲妹妹,哥哥要打妹妹的主意,那不成了牲口了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,

“那不就得了,兄妹俩住一个屋怕什么,今晚就住这里,我告诉爸妈,说是在同学家住,你就放心吧,不会找來的,就算找也找不到。”王琳琳满不在乎的说道,

王宝玉长长叹了一口气,知道王琳琳很难缠,便沒再说什么,王琳琳胡闹了一会儿,就去洗澡了,沒过多久,就穿着宾馆里预备的睡衣,趿拉着湿漉漉的拖鞋呱唧呱唧的跑了出來,

“哥,你看我这个姿势,像不像梦露。”王琳琳将手放在膝盖上,呲牙咧嘴的笑着,撅着屁股,做出一个诱惑的姿势问道,

从睡衣的岔口处,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大腿,虽说王琳琳相貌出众,但毕竟是小姑娘家,身形瘦弱,加上睡衣肥大,松松垮垮的毫无性感可言,

王宝玉忍住笑说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梦露醒露的,你这么打扮,倒像是穿着官服的弼马温。”

“哼,哥,你讨厌。”王琳琳拢了拢衣服,气的跳了起來,不高兴王宝玉打扰了她的兴致,

“好了,我们琳琳最好看了,等再大一点,肯定比梦露还俊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随你怎么说,我可是要睡觉了。”王琳琳说着,一下子跳到了**,两只拖鞋顷刻之间就被甩到了很远处,可怜兮兮的面朝地的趴着,整洁的床单上也留下了几个大大小小的脚丫水印,

王宝玉苦笑着捡回了拖鞋,放到床边摆好,又去卫生间拿來干毛巾,扔给王琳琳,说道:“快把脚擦开,要是得了脚气,我可不让你睡我的床。”

王琳琳倒也听话,胡乱擦了两下,晃荡着白生生的脚丫,笑嘻嘻的问道:“哥,你说钢蛋哥和红红姐,现在正在干什么。”

“管那么多干啥。”王宝玉说道,

王琳琳捂着嘴巴笑道:“他们是不是在玩成人游戏呢。”

王宝玉装作沒听懂,说道:“人家玩啥游戏我咋知道。”

“嘻嘻,他们两个,一定沒干好事儿,我去的时候,两个人正拉着手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的,正好被我撞见,哈哈,你都不知道,钢蛋哥的脸红的都紫了。”王琳琳哈哈大笑,

“你这个小人精,真是拿你沒辙,不早了,赶紧睡吧。”王宝玉苦笑道,

“哥,你也上床呼呼啊。”王琳琳眨巴着眼睛,回头问道,

“哥在沙发上睡,你困了先睡吧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嗯,你还真像我哥,让人放心。”王琳琳说着,拉过被子,盖在身上,含着手指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,

王宝玉去洗了澡,穿着衣服,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抽烟,一时难以入眠,不是因为**躺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,而是又想起了程雪曼,种种的疑问让他很是纠结,这种无法把握的感受,对人是一种莫大的折磨,

为了那个千日之约,自己一直在努力,可有谁知道,一旦那一天到來,会不会不是期盼的结果,如果那一天沒有到來,是否还能抱得美人归,还有程国栋,跟自己已经是死敌,他会不会极力阻拦自己跟程雪曼在一起,

很久很久,王宝玉才睡去,却一直做着奇怪的梦,无穷无尽的山峦,自己奔走着去寻找程雪曼,精疲力竭,也沒有觅到芳踪,后來终于看到程雪曼的身影,脚却像注了铅似的迈也迈不动,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陪着王琳琳吃了早饭,然后她就去上学了,约好晚上再见面,王宝玉也打算晚上再约一下程雪曼,毕竟昨天见面的时间很短,聊的东西也不多,更是沒有真的亲热过,

再者说,钢蛋大老远來看红红,王宝玉一直想让他们多呆一两日,以慰藉钢蛋多日的相思之苦,

白天闲來无事,王宝玉昨夜沒睡好,本打算再上床补一觉,但怎么也睡不着,只好出去四处溜达了两圈,顺便买了一份《平川日报》,坐在车上翻看了起來,

头版自然是领导活动讲话,无非是如何进一步加快发展平川市的经济,齐头并进,齐抓共管,让经济平稳有序的可持续发展下去,

看这些东西,王宝玉觉得无趣,快速的向后翻去,当他翻到社会版的时候,一条小小的新闻立刻引起了王宝玉的警惕,昏沉的大脑立刻清醒了,

新闻的标題是《东风村修路引起纷争》,王宝玉心里就是一惊,只见上面写道:“据悉,富宁县柳河镇东风村在修路的过程中,由于发生了思想观念的冲突,出现了部分村民抗拒修路的事件,险些导致流血冲突,本报记者正在赶往该村,做更详细的报道。”

他娘的,东风村修路竟然出事儿了,王宝玉的头一下子就大了,自己才出來一天,竟然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王宝玉连忙退了北国大酒店的房间,开车赶往红红那里,

王宝玉心里清楚,自己必须第一时间回去,尽快处理此事,否则,一旦《平川日报》的记者把这件事儿给搞大了,程国栋和李传宗一定会借此机会叫停修路的事,到时候不光是损失钱的问題,还有可能引发其他的一些负面效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