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27 又一个玩自焚的

527 又一个玩自焚的

到了红红那里,王宝玉不容分说,拿起电话就打给侯四,好几遍都沒人接,显然侯四已经赶往出事地点了,

王宝玉放下电话,又拨通了华声传呼台,里面传來了熟悉的声音:“这里是华声寻呼,请问先生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。”

“请给1999留言,就说哥有急事儿,先回去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就要放下电话,

“这位先生,我是娇娇,您能不能过來一趟,我不能收你的钱。”接电话的正好是娇娇,听到熟悉的号码和声音,知道又是上次捣乱的那个人,因此急切的说道,

“娇娇小姐,我有事儿,必须马上走,钱你就收下吧,算是我的歉意。”王宝玉说道,不容分说的放了电话,招呼钢蛋就往门外走,

“宝二爷,这么急着回去啊。”红红不解的问道,

“东风村修路出事儿了,必须马上赶回去,不能让事情闹大了,有时间再让钢蛋來看你吧。”王宝玉边走边说道,

“红红,我会再來的看你的。”钢蛋恋恋不舍的说道,

红红眼圈也红了,说道:“我等着你。”

钢蛋点头嗯了一声,说道:“红红,有啥难处你捎信给我,要缺钱了也给我说声。”

“钢蛋,你他娘的倒是快点。”王宝玉见俩人难舍难分的样子,等的实在心焦,

钢蛋自然不敢再多耽误,跟钢蛋上了车,王宝玉立刻发动车子,以最快的速度向着清源镇赶去,路上,钢蛋忍不住说道:“宝玉,是不是田富贵那个狗日的又捣乱了。”

“还不清楚,但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”王宝玉说道,前些日子,他已经从迟立财那里了解到,田富贵的小卖店,由于卖不合格的商品,被柳河镇工商所给查封了,这个狗日的,心中一定憋着一股气,

“他娘的,老子回去,扯腿劈了他。”钢蛋咬牙切齿的骂道,

“这件事儿已经上了新闻,不能冲动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又问:“对了,你跟红红怎么样。”

“红红真可怜,那个在她身上划刀的狗日的小健,这个贱货,老子今生今世绝不会放过他。”钢蛋愤怒的说道,

“钢蛋,这件事儿更不能冲动,我曾经听说,这个叫小健的,是县领导的公子,涨包的很,手下也应该有些人手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就是市长的儿子也不行。”钢蛋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难平心中的愤怒,

“绝对不许來蛮的,等我有时间,去县里先打听清楚了再说,一切必须听我的。”王宝玉严肃的命令道,

“好吧,就听你的。”钢蛋有些不甘心的说道,

车子以最快的速度,一路疾驰,终于在快到中午的时候,赶回了清源镇,头几天,王宝玉已经得知,东风村的这条路,清源镇这边已经修出了雏形,这几天应该上推土机,搞定那片草甸子,

王宝玉并沒有停车,而是直奔这条新修的路而去,虽然路面还不平整,但勉强还可以开车,王宝玉加大油门,一路颠簸的很是厉害,

钢蛋纵然身强体壮,也架不住这种道上摇下晃的,不多会儿便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难受,一阵阵的头晕恶心,但也沒敢吱声,咬着牙坚持着,一个多小时后,王宝玉终于开车翻过了山,驶入了东风村地界,

刚一下山,钢蛋跳下车就哇哇的吐了起來,王宝玉抬头看见远处黑压压的聚集着一大群人,他连忙撇下钢蛋,飞速的赶赴过去,

“各位村民,我们绝对不能让这条路修成,这条路一通,北风就会**,到时候,我们的庄稼就不能生长,沒有庄稼我们就会饿肚子,再说,这条路严重破坏了东风村的风水,邪气不断入侵,会死好多人的。”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田富贵,他站在推土机之上,不知道哪里搞來了一个大喇叭,正在嘴角冒沫子的声嘶力竭的喊着,

原本正在积极参与修路的村民们,一脸疑惑半信半疑的拿着镐头铁锹,不知道该走还是留,而田富贵的周围,是几十个身穿黑衣的男子,不用说,是侯四的打手们,

“田富贵,你他娘别给脸不要脸,我侯四不是吓大的,啥样的人,我见得多了,你再胡咧咧,老子今天就撕了你的嘴。”侯四在石头下方,冷声骂道,

“侯四,老子今天就是死在这里,也不能让这条路修成。”田富贵一幅大义凌然的样子,满不在乎的说道,接着又指着侯四对围观的老百姓说道:“乡亲们,这个人其实就是个臭地痞,不知道靠什么本事发了家,他爹不是咱村的,他娘也不知道哪里的,像他种无利不起早的奸商怎么可能白拿几十万替咱们村修路,不定里面有什么阴谋,到时候把咱们卖了都不知道,我为大家谋不平。”

田富贵的话显然起到了一些效果,人群开始攒动起來,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,侯四恼怒的指着田富贵骂道:“狗日的,你不要妖言惑众,蛊惑人心,你要是觉得别人拿钱还藏着什么阴谋,那你出钱啊。”

田富贵冷笑道:“侯四,老子才不会上你的当,老子生在东风村,长在东风村,今天就是为了乡亲们搭上这条命也在所不惜。”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,田富贵的身上,如当初的焦炳一般,挂满了汽油瓶子,一只手拿着大喇叭,一只手紧握着打火机,原來是又一个玩自焚的,

说实话,王宝玉还真是挺佩服田富贵的这份勇气,不知道是不是连连受挫产生的,看样子胆子也可以经过后天培养的,

只是此刻不是赞美田富贵的时候,王宝玉匆匆分开人群走了进去,到了侯四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四哥,别冲动,千万不能闹出事儿來,否则这条路就修不成了。”

“老弟,这狗日的真是疯了,不但自己闹,还把这事儿告诉了报社,他娘的,修路是件好事儿,怎么就像挖了他家祖坟似的。”侯四不由的骂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