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28 谁死埋谁

混世小术士 第一卷 乡村风云 528 谁死埋谁 天天书吧

“他原来是村长,被撸了官,家里的小卖店又被查封了,估计是精神受了刺激。”王宝玉解释道,侯四哦了一声,仍然愤愤的骂道:“咋不刺激死他呢,在这丢人现眼!”

王宝玉上前一步,对田富贵喊道:“田村长,架桥修路,本是造福一方的好事儿,您怎么想不开呢?”

“呦,这不是手眼通天的王宝玉小兔崽子吗?你叫谁村长呢?田村长不是让你给办下去了吗,怎么你年纪轻轻的这么快就给忘了?你少他娘的在这里充好人,老子知道,修这条路,就是你的主意,想在东风村落下个千古美名,做梦吧!”田富贵看到王宝玉,冷哼着说道。

“田村长,你如果因为对我王宝玉有误解,我们可以单独谈谈,没必要拿着全体老百姓的事儿做文章吧?”王宝玉微笑着说道,尽量不让自己生气,在这种关键的时候,一个冲动就可能引发难以想像的后果。

“我正是为着老百姓考虑才这么做的!这条路就是会引起北风的**,以后怎么种庄稼?庄稼人就指着地里的这点儿粮食过日子呢,没有粮食你想饿死他们啊?真是蛇蝎心肠!我作为曾经的村长,不能不为老百姓负责。”田富贵冠冕堂皇的说道。

田富贵的话,还是让部分不明真相的村民表示赞同,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田村长,你看,这条路并不是直的,这几道弯正好挡住了北风,路边还要栽树,只会挡住北风,不会对农作物产生影响的。再说,这里原本就是霜道,这些年也没觉得影响了种庄稼,大家说是不是啊?”王宝玉稳稳神,高声说道。

在场的老百姓觉得王宝玉说得不无道理,再说本就对田富贵不是特别信服,纷纷跟着点着头,一位老农民还不由喊道:“王副镇长说得对,这些年也没觉得有啥影响啊!”

“你们懂个屁,我前几天找了个风水先生,说这条路切断了东风村的龙脉,以后要死人的。”田富贵再次蛊惑道。

“村民们,咱们东风村是个啥情况,大家心里都很清楚。也就这两年才能吃饱饭,从古到今这里连个二品大官都没出过,哪里来的什么龙脉?要有龙脉还能到这步境地?大家也都知道,我爹就是风水先生,要论看风水,我想十里八村的没有几个人能比的过他。这条路修之前,我是让他老人家来看过,他老人家说没有问题,而且这是一条财路,以后我们东风村是要发大财的,都会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。”王宝玉激昂的说道。

发大财,过好日子,显然符合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心理,再说王宝玉这几年搞黑木耳种植,给东风村老百姓带来的实惠,那是有目共睹的。老百姓们相信王宝玉,立刻热情的鼓起掌来,有人还吵嚷道:“田富贵,下来吧!别在这里丢人了。”

“老子就不下来,今天谁敢在这里动一铁锹,老子就跟这条路同归于尽。”被王宝玉连连否定了说辞,田富贵不甘的叫嚣道。

也许是看到王宝玉来了,村支书马顺喜和村长张时趣也挤了进来,马顺喜皱着眉头对田富贵说道:“老田,你我同朝为官多年,你怎么就想不开呢?”

“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得便宜就占的老狗,修这条路你也捞了不少好处吧!”田富贵骂道,仿佛真是一条疯狗,见谁就咬谁。

“你他娘的怎么这么说话,修路的帐我可以完全公开。老子我要是在这里捞一点儿好处,天打五雷轰!”马顺喜被骂的尴尬,咬牙发誓道。

就在这时,田富贵的媳妇刘小娟也挤进了人群,冲着田富贵哭喊道:“他爹,你这是干啥啊?咱们不当官,不开买卖,不一样过日子吗?”

“滚回家去,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娘们,”田富贵对刘小娟骂道,又神情黯然的说道:“老子熬了八年,才当上个村长,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撸了,现在连个小买卖也开不成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”

“你他娘的一肚子坏水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钢蛋这时也赶了过来,想起红红的事情,忍不住开口骂道。

“操!没有你这个傻逼说话的份,妹妹让人玩了,都没脸嫁给本村人,藏着掖着嫁到外村,还不是让人家给休了?说不定就是听说了你们这档子龌蹉事儿!你窝囊废一个,不帮你妹妹撑腰也就算了,还跟仇家一条心,真是傻透腔了。”田富贵嘲笑的骂着钢蛋。

“田富贵,老子这辈子都跟你没完!”钢蛋咆哮着,火冒三丈的骂着,挥舞着拳头就要冲上去,却被王宝玉一把拉住。

“田富贵,老子有一个坏毛病,那就是谁他娘的也不许侮辱美凤。”王宝玉嘿嘿阴笑着,他起身冲向推土机,口中怒骂道:“狗日的田富贵,少拿娘们家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吓唬老子!这个世上不缺的就是人,谁死埋谁!老子今天不用你亲自点火,我来替你火化。”

王宝玉的举动,还真是吓了田富贵一跳,他磕磕巴巴的后退了几步,吵嚷道:“王宝玉,你,你,你别过来,我真的点火了。”

“操!要点就麻溜的,少他娘的啰嗦!你这种祸害,死了也是臭块地!”王宝玉红着眼睛骂道,步步紧逼田富贵。

钱美凤不只是自己曾经的恋人,现在还是自己的干姐姐,岂能让这畜生侮辱?哪怕今天豁出命去,也得让田富贵闭上臭嘴!眼见王宝玉失去了理智,侯四一个眼色,几个保镖立刻冲上去拉住了他,王宝玉连踢带骂不肯罢休。

“田富贵,你不要激动,可以不修这条路。”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,只见程国栋和李传宗已经匆忙赶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派出所的人,得知这里要发生群体事件,他们不敢不作为。

“李镇长,你说得是真的?”田富贵哆哆嗦嗦的举着打火机,不敢相信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