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29 天天洗都成

529 天天洗都成

“当然是真的,既然有人反对,我们就不能违背群众的意见。”李传宗一幅假惺惺的亲民样子,让王宝玉觉得很恶心。

“李镇长,田富贵所代表的,只是他个人的意见,不代表全体村民。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,这条路也该修。”王宝玉插嘴道。

“王副镇长还真是管得宽,竟然管起我们柳河镇的事情来了。”程国栋一脸嘲笑的说道。

“凡事对百姓有益的事情,人人都可以管,更何况我还是东风村的一员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程书记,李镇长,这条路到今天,我们恒通公司已经投入了几十万,如果你们肯还这笔钱,我们立马走人。”侯四阴冷的说道。

“钱是国家的,岂能容你说要就要?这路也不能修,难道你还想再打我一次?”李传宗嘿嘿冷笑,没有在乎侯四的说法。

“嘿嘿!你以为老子不敢吗?你算个屁!”侯四说着,抬手就将手里的一颗铁蛋子抛了出去,只见一道银光疾驰而过,恰好打在推土机的驾驶室玻璃上,哗啦一声,玻璃立刻被震得粉碎。

这一声响也吓得上面的田富贵不由的跳了一下,手里的打火机应声而落,田富贵慌忙弯腰重新捡起来,紧紧握在手里面。

李传宗也是一惊,想起上次挨揍的情景,不由打了个冷战,禁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
“候总,你要是再出言威胁政府干部,今天我就可以先把你抓起来。”程国栋跟李传宗站到了一起,对侯四不客气的说道。柳河镇派出所的人闻言,立刻紧张的上前几步,紧紧盯着侯四,同时将手按在了腰间的枪托上。

“哈哈!兄弟们,他们要把我抓起来,你们同意吗?”侯四摸了摸锃亮的光头,哈哈大笑道。

“不同意!”黑衣人齐声大喊道,纷纷摩拳擦掌,个个虎着脸,手都揣进了西装上衣的内兜里,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。这群黑衣人现出誓死保护侯四的架势,吓得在场所有人都神情紧张起来。

田富贵见如此场景,倒表现的兴奋了起来,他大声叫嚷道:“程书记,李镇长,请你们为民除害,拔掉祸根,还老百姓公道!”

王宝玉没想到,事态随着程国栋和李传宗的到来,竟然越闹越大,照这样下去,闹成什么样子,还真是难以估计和想象。

就在这时,几个拿着相机的年轻人走了过来,其中的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王宝玉认识,正是《富宁日报》的记者万芳草。其他的人也应该是《平川日报》的记者,显然这件事情反响重大,是特意约了县里的报社一同来采访。

“我是平川日报的记者廖展鹏,请问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一个同样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,对众人问道。大家一看是记者来了,也都有些收敛,双方齐刷刷的都往后退了几步。随行的记者则不停按动着相机,拍下了田富贵的“光辉英勇的形象”。

程国栋露出笑脸,迎上前握手说道:“廖记者,这里没什么事儿,只是因为修路,有些村民不满意,我们正在紧急处理此项事宜。”

廖展鹏一看是镇书记程国栋也紧走了两步赶过来,说道:“程书记辛苦了,您能给我们讲讲详细情况吗,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?”

万芳草看到了人群中的王宝玉,连忙凑过去问道:“王副镇长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“万大记者,芳草小姐,我求你千万不要将这件事儿报道出去。”王宝玉一把将她拉出人群,直到离得远了一些,才恳求着说道。

“这次来的不只我一个人,不报道是不可能的。但你放心,我会换个角度写的。”万芳草小声答应道。

“再看看能不能帮忙搞定平川日报的记者,我跟他们都不熟悉。以后不会亏待你的。”王宝玉接着恳求道。

万芳草看了一眼正和程国栋交流的廖展鹏,不由笑道:“怎么了?你不是最能说会道的吗?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实不相瞒,本人这本事儿只对美女有效。”

“呸,没正形!不过我可以试试,廖展鹏跟我是同学,工作态度也很认真的,应该差不多。”万芳草答应道,又微笑着问道:“是不是下次给我破解就不收费了?”

“都啥时候了,还提这个茬,照现在的形式,这条路可能修不成了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“嘿嘿!没事儿,看我的。”万芳草不在乎的说道,又问道:“你怎么拿我的内裤那么长时间?”

王宝玉尴尬的直挠头,恳求道:“万大记者,芳草,别闹了,都火烧屁股了,唉!我怕你了,先搞定这件事儿再说。”

“嘻嘻,你要是喜欢收藏内裤,下次给你一个不洗的。”万芳草小声嘿嘿笑道。

王宝玉着急的说道:“万大姑奶奶,只要你能帮我搞定这件事儿,我天天给你洗内裤都成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万芳草冲着王宝玉咋了咋眼睛,心情愉悦的也开始采访去了。

“我们柳河镇政府一向重视民情民意,关心百姓的呼声,既然在修路这件事儿上,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,我们就应该及时制止,不能让事态再发展下去。”程国栋有理有据的说道。

“请问上面这位同志,您为什么阻止修这条路呢?”万芳草没有采访程国栋李传宗一行,而是直奔田富贵,微笑着问道。

有着职业笑容的美女总是让人很放松,田富贵不由松懈了紧张的情绪,开口说道:“我原本是这个村的村长,修这条路,北风入侵,会影响老百姓种植庄稼。大家惧怕黑社会的势力,都不敢站出来,只有我这个负责任的干部出来说话了。”

王宝玉心中一阵嘲笑,他娘的,到今天还没忘了自己曾经是村长,这个田富贵,还真是做官做上了瘾。

“我想知道,您的这个做法,是您一个人的意愿,还是全体老百姓的意愿?”万芳草伶牙俐齿的继续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