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30 记者是看热闹的

530 记者是看热闹的

“当然是大部分村民的意见。”田富贵嘴硬的说道,语气却明显底气不足,

“您是一个好干部,能够切实为老百姓着想,这件事儿我们媒体会认真报道的。”万芳草赞许的说着,同时给王宝玉偷偷递了一个眼色,

王宝玉是何等机灵之人,一下子就明白万芳草的用意,连忙悄悄招呼钢蛋和两个侯四的手下,分几路向着田富贵悄无声息的靠拢过去,

“这位记者,我也是被人算计,才丢了村长的位置,但我相信,正义必定战胜邪恶,作为一名政府干部,就是要敢于站出來说话,哪怕为此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。”田富贵越发说的冠冕堂皇,仿佛觉得眼前的这名女记者,是根救命稻草,说不准这件事儿报道出去,自己官复原职也有可能,

“你做得很对,老百姓确实需要你这样的带头人。”万芳草顺着田富贵的话说道,同时不停在本子上记着,还拿出相机,对着田富贵咔咔的照着像,

“这位同志,请看镜头这里,一,二。”万芳草适时的招呼着田富贵,

田富贵得意洋洋,仿佛觉得自己真就是个英雄,喜滋滋的双手叉在腰间,就在此时,王宝玉一声令下,几个体格高大的男人几个跳跃,就冲上了拖拉机,

一时慌神的田富贵沒有防备,还沒來得及点着打火机,瞬间就被几只强有力的手跟按住了,一点也动弹不得,只剩下嘴里胡乱骂,

啪啪两声响,钢蛋愤怒的大巴掌已经打在了田富贵的脸上,直打得田富贵头晕目眩,险些昏倒,“操你娘的田富贵,信不信老子削了你。”钢蛋说完,左右开弓又是两巴掌,

几个人立刻除去了田富贵身上的汽油瓶,又使劲掰开他的手指头夺下打火机,硬是将田富贵从拖拉机上拽了下來,

田富贵四脚朝天的乱蹬蹬,口中不甘的对万芳草大骂道:“你这个**的小娘们,敢耍我,老子上了你的当,老子跟你沒完。”

万芳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嘲笑,合上记录本,也不理睬田富贵,径直冲开人群,奔着周围的老百姓而去,

一看田富贵被制服了,柳河镇派出所的公安民警立刻围了过來,从保镖那里接过田富贵,将他牢牢的控制了起來,还戴上了手铐,强行拖到了一边,

“你们这是干啥,别抓俺家富贵,求求你们放了他,我们错了,不闹了还不行吗。”刘小娟冲上前,哭喊着试图从民警手中救出田富贵,却被几个紧跟过來的妇女给死命拉住了,

田富贵红肿着脸,依旧呜呜呀呀的含糊说道:“你个败家老娘们,赶紧回家去,老子到哪里也不会让他们得逞。”刘小娟使劲伸着手,一时间哭的撕心裂肺,样子很是凄惨,

王宝玉于心不忍,不由过去劝说道:“小娟婶子,你不用担心,田叔他就是一时糊涂,很快就会沒事儿的。”

“宝玉,你田叔这人要强,从位上下來后,天天在家喝闷酒,把脑子都给喝坏了,看在婶子和英子的份上,你一定要救救他,他这个岁数可受不了苦。”刘小娟眼泪汪汪的拉着王宝玉哀求道,

“嗯,婶子你放心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王宝玉认真的承诺道,同时给几名妇女递过去一个眼色,妇女们立刻会意的将哭泣中的刘小娟拉到了远处,

制服了田富贵,在场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,《平川日报》记者廖展鹏正在仔细询问程国栋着关于修路的具体情况,最后,程国栋总结道:“给乡村修路,是一件利民的大好事儿,只是从目前的情况看,还是有反对的声音,我们镇党委政府,一向注意百姓的呼声,回去后会认真考虑,是否继续修这条路。”

此时,万芳草已经询问了部分村民,似乎心里有了底,过來悄悄在廖展鹏的耳边低语了几句,廖展鹏一听,立刻会意的点了点头,又对程国栋问道:“程书记,您的意思是修路的事情暂时要停下來。”

“就是要停下來,再这样下去,会闹出人命來的。”李传宗不甘心被程国栋完全抢了风头,不甘心的插嘴道,

“可是刚才那位田富贵并不代表普遍人民的心声,他也有错在先,采取极端手段危害公共安全,只这一点就是非常不可取的。”廖展鹏振振有词的说道,

程国栋沉下脸说道:“田富贵曾经是个称职的干部,虽说手段非正常,但出发点却是为着广大村民的集体利益。”

“李镇长,我刚才采访了部分村民,他们都是非常支持修路的,田富贵的事情,只是个体事件,不能因为个体,影响了整个村的发展。”万芳草毫不在乎的说道,

“万记者,搞活经济是我们政府的职责,你们媒体懂什么,出了人命你们也只是看热闹,恨不得越乱越好。”李传宗被万芳草说得有些恼,语气不客气的说道,

“李镇长,你。”万芳草被李传宗抢白的脸红,扫了一起來的同事们一眼,说道:“记者的工作也很辛苦,我们也都是有家有父母的人,就像今天,谁都顾不上危险,奔赴第一线來采访,难道都是为的个人利益吗。”万芳草说完,眼角竟然还滴出一滴眼泪,这招煽风点火果然好使,李传宗如此公开诋毁媒体,自然是引來记者们的极大不满,

李传宗也知道自己又失言了,不耐烦的说道:“我的话虽然有些过分,但确实也反应了一些实际的社会问題。”

“李镇长,希望你不要说得如此片面,媒体所肩负的责任就是正确引导舆论,反映民众呼声,绝不只是看热闹。”廖展鹏也不高兴的说道,在出去采访的时候,这些记者们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,那就是相互照应,保持共识,

“不管怎么说,既然出了事儿,修路的事情就必须要先停下來,具体下一步怎么走,还得开会研究下再说。”李传宗不等别的记者群起而攻之,摆摆手下了决定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