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31 真爷们

531 真爷们

王宝玉一听,心中立刻来了火气,也不客气的上前对李传宗说道:“李镇长,你这个做法分明就是因噎废食。当前正是修路最好的季节,停下来,对于东风村的老百姓还有投资方无疑都是巨大的损失。如果错过这个季节,下次开工最早也要明年这个时候了。”

“王副镇长,别在这里危险耸听。恐怕修路不成,对于你来说,是个不小的损失吧!”李传宗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又说道:“别以为大家都是傻子,你不就是想通过修路,在东风村落个美名吗?”

“嘿嘿,这个连李镇长也知道啊!你要不要也拿点贪污款出来积点德,省的以后光留骂名。”王宝玉赌气的冷笑不止,接着说道:“李镇长,我王宝玉把话撂这里,今天的路是非修不可。”

“王宝玉,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李传宗说道。

“我哪敢啊!”王宝玉哈哈笑道,几步过去,跳上了推土机,拿起了田富贵用过的大喇叭,大声说道:“全体东风村的乡亲们,我们虽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,但是,由于大山的阻挡,让我们失去了很多跟外界联系的机会,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发家致富的机会。”

“王宝玉,你下来,你在干什么,想煽动群众吗?”程国栋看出了王宝玉的意图,连声制止道。

李传宗也想上前阻止,但老百姓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往王宝玉跟前凑了凑,不一会儿便围了个水泄不通,将程国栋一行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外面。

王宝玉没有理会他,接着说道:“大家想一想,现在是什么时代了?人家开着小汽车,住着洋房,穿着漂亮衣服,而我们却只是在这个山沟里,捂着那几张长毛的烂票子不舍得花。我们早已落后于这个时代,跟不上经济发展的步伐。”

“快把他给拉下来。”李传宗对派出所的人吩咐道,知道王宝玉接下来不会有好话。派出所的人两个人刚要有行动,侯四一个眼色,几名黑衣打手立刻冲上前,挡住了去路,一脸嬉笑的装作掏出烟来敬烟。

“如今,一条光明的大路就要畅通了,却有些居心叵测的人企图阻挡我们致富奔小康,让我们一直憋在山沟里,吃不上好饭,老了连病都看不起,我们能答应吗?”王宝玉大声的喊道。

王宝玉的这一番话很有感染力,东风村的老百姓立刻群情激昂的齐声喊道:“不答应!不答应!我们要修路!”

几百号人举着搞头铁锹,喊声震天,这种场面,不光是程国栋和李传宗他们觉得心惊,就连久经世面的侯四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王宝玉接着说道:“乡亲们,有人总说修路是我王宝玉想留美名。苍天作证,谁要是能带领咱们村老百姓致富,我头一个出钱给他立碑!乡亲们,咱们好好想一想,现在是能吃得上饭了,可是我相信你们当中得一半儿连镇里都没去过,更别说是市里。每当我出去的时候,我这里疼啊!”王宝玉使劲砸着自己的胸口,大声说道:“同样都是人,致富不只是城里人才敢想的事儿!就算咱不为自己想,也考虑考虑咱家的孩子!人家城里的娃从小学画画学写字,吃得好穿得好,咱们的孩子整天就知道摔尿泥玩,等他们长大了,啥啥没见过,啥啥没吃过,到时候又是让人看不起的穷人!咱要想让人看得起,自己就得先硬实起来!”

“对!对!”大家义愤填膺的异口同声的说道,不管何时何地,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的心思是每个家长都有的。

“程书记,李镇长,民意不可违,民意不可挡。我希望你们,为官一届,不要留下千古骂名。”见火候到了,王宝玉毫不在乎的说道。

廖展鹏觉得王宝玉说得很有道理,不由赞同的暗自点头,而此时的万芳草,却觉得王宝玉的身影是如此的高大,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是个真爷们。

民意不可违,程国栋很明白这个道理。看眼下老百姓的这副样子,如果强行的阻止修路,恐怕接下来引起群体事件的,将不再是田富贵,而是他和李传宗了。

有道是,识时务者为俊杰,程国栋转身对着东风村的老百姓们大声说道:“乡亲们,我听到了你们的心声,东风村不通路,确实妨碍了经济的发展。今天我们来,就是为了平息田富贵的事件,支持东风村修路。既然已经控制了田富贵,那么,修路的事情立刻进行。”

人群中立刻传来了一阵欢呼声,王宝玉拿着大喇叭喊道:“乡亲们,让我们拿起手中的家伙,用我们勤劳的双手,开出一条通往富裕的康庄大道吧!”

王宝玉的话语,立刻激起了村民们的热情,大家喜悦的纷纷挥动铁锹镐头,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,谁都不知道累是个啥玩意儿。

程国栋和李传宗冷着脸,不再理睬到来的记者们,匆忙而去。田富贵则被几个警察架着,带往柳河镇派出所,此时的田富贵,已经没了斗志,蔫头耷脑的像一只斗败的公鸡。

“陈所长,希望你手下留情,我王宝玉会记得你的。”王宝玉凑上前,低声对柳河镇派出所陈所长低语道。

“我明白,放心吧!”这位陈所长很知趣,心知肚明的知道惹不起王宝玉,呵呵笑着答应了下来。

最后,田富贵被冠以扰乱社会治安,拘留了一个星期才放了出来,有了王宝玉的话,派出所的人倒是没有打骂他。出来后,田富贵自觉在东风村混不下去,举家搬到别的村子里去了。

却说王宝玉安排钢蛋回家一趟,去报个平安。自己则和侯四一道,连同前来采访的记者,转回清源镇。

“兄弟,你这煽动人的本事,还真是不得了。如果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,说不准你就是那个希特勒。”侯四一边走,一边打趣道。

“四哥,你这可是在损我。”王宝玉笑道,又赞赏着说道:“四哥才真正是做大事儿的人,瞧这修路的进度,比计划快多了。”

“钱到位是关键,加上老百姓大力支持,都愿意出义务工,人手多了,自然就快,还是兄弟在东风村打下的群众基础好。”侯四由衷的夸奖道。

一行人分别上了车,到恒通宾馆的时候,已经是日暮西垂,记者们就要走,却被王宝玉和侯四极力挽留了下来,目的只有一个,不能让他们回去乱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