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32 卡拉ok

532 卡拉ok

侯四准备了盛大的宴席,好酒好菜摆了满满一大桌子,宴席的规格相对于宴请领导,有过之而无不及,

侯四请的有诚意,而这些记者们也是吃惯了嘴,毫不客气的大吃二喝起來,席间只是天南海北的胡扯,大家什么敏感话題也沒说,当然也沒有说出來的必要,

有些事情,彼此之间心照不宣,记者们心里也明白,这就是在堵他们的嘴,让他们手下留情,侯四和王宝玉对于记者们频频敬酒,考虑到他们都是年轻人,还打开了卡拉OK,记者们吃喝高兴,轮流上去开始唱起歌來,场面很是热闹,

“王副镇长,你的事情,我们也知道一些,像您这样能为百姓着想的好干部不多,來,让我敬你一杯。”《平川日报》的廖展鹏举起杯來,真诚的说道,

王宝玉呵呵笑着端起酒杯道:“廖记者谬赞了,这杯酒我都不敢喝了。”

廖展鹏认真的说道:“我们虽然从事着不同的职业,但大家说白了都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,能有您这样的好干部,谁都打从心眼里高兴,请一定喝了这杯酒。”

“廖记者太过客气了,为百姓做事儿,那是一个人民公仆的本分。”王宝玉谦虚的说道,起身跟廖展鹏响了的碰了杯,一饮而尽,

“不知道王副镇长到了清源镇之后,对于发展地区旅游,又什么样的打算。”廖展鹏问道,显然是职业惯性作祟,希望了解第一手的新闻线索,

王宝玉略思忖了一下,便毫不隐瞒的将准备开发积雪峰旅游的事情说了,因为此事沒有什么好隐瞒的,而且通过多方位的宣传,将來也可以少些波折,

廖展鹏听后,眼睛一阵发亮,赞许的说道:“王副镇长虽然年轻,但是很有远见,在我们北方,冰雪旅游早已经发展成特色,如果能够开发好积雪峰,说不准国际冬季运动会的某些项目,还能到积雪峰來举办呢。”

“哈哈,如果那样,宝玉兄弟可就是扬我国威,振奋了民族精神。”侯四兴奋的插嘴说道,

“那是以后的事儿了,目前也只是将这件事儿提交给了镇政府办公会讨论,暂时还沒有结果,再说,积雪峰的旅游开发,涉及的金额不是小数,招商引资的难度肯定也很大。”王宝玉谨慎的说道,

“王副镇长不用担心,据我这几年的采访经验來看,只要是项目好,投资的问題不大,我的一位朋友在国家级报纸《经济发展时讯》,到时候让他们给报道一下,一定能有国家级大企业集团甚至世界级的企业集团参与投资。”廖展鹏颇有自信的说道,

“要是那样的话,可就去了我一块大心病,廖记者,我连干三杯,以表示对你的感谢。”王宝玉心里高兴万分,一连干了几杯后,才坐了下來,

“兄弟,如果这件事儿能成,别忘了给四哥留下一小杯羹啊。”侯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,

“四哥,这个不用说,一旦政府办公会决定了这件事儿,咱们兄弟再仔细商量。”王宝玉承诺道,

这时,卡拉ok机上,响起了熟悉的旋律,正是那首《心雨》,万芳草喝得高兴,起身笑吟吟对王宝玉邀请道:“王副镇长,咱们也來唱一首歌吧。”

说來也巧,除了这首歌,王宝玉还真不会别的,美女邀请,总不能推辞,那是不礼貌的举动,因此,便走过去拿起麦克风,唱了起來,

“我的心,是不可触摸的网,我的思念,不再是决堤的海,为什么总在,那些飘雨的日子,深深的把你想起……”随着王宝玉一嗓子,桌子上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

万芳草也步履款款的拿起麦克风,嗓音甜美的跟王宝玉对唱着起來,两人含情对唱,宛如一对恩爱的情侣,一时间,缠绵悱恻的音乐一下子缠住了所有人的心,

“我的心像那六月的雨,淅沥沥下着小雨,想你想你想你,最后一次想你,因为明天,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,让我最后一次想你。”当万芳草唱到这一句的时候,忽然深情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王宝玉在她的眼中,竟然看到了隐隐的泪光,

唱完这首歌,大家立刻又送上了热烈的掌声,“再來一个,再來一个。”王宝玉连忙摆摆手,笑着回到座位上,大声说道“献丑了,还是把这娱乐时间交给大家吧。”心里却暗道,还再來个屁啊,其他的歌都沒一个能唱完整的,总不能把《心雨》再唱一遍吧,

“兄弟真行,啥时候都不掉链子。”侯四不由的夸奖道,

“嘿嘿,就是唱首歌嘛,沒啥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客套,心里也有几分小得意,思忖着以后还真要经常练练嗓子,也许有些场合就用得上,

毕竟是年轻人脾性,爱玩爱闹,众人一直到了深夜,才各自回房歇息,王宝玉喝得迷迷糊糊,也回到自己的房间,刚要脱衣躺下,就隐隐约约听到了敲门声,

声音很小,不是太真切,王宝玉起身开了门,门口站着的正是万芳草,王宝玉还沒來及问她來做什么,只见她脸色微红,很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,钻过王宝玉的胳膊,迅速溜进了他的房间里,

王宝玉好笑的问道:“万大记者这是做贼呢。”

万芳草哼了一声,说道:“身边都是眼睛,能不谨慎吗。”

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儿吗。”王宝玉瞪着因为酒精而发红的眼珠子,不解的问道,

“十月一我就要结婚了,你必须今天就给我破解,再晚就來不及了。”万芳草看似认真的说道,

王宝玉叹了一口气,三次都想趁着所谓的看全相破解占万芳草的便宜,每一次都失败,尤其是最后一次,还进了公安局,就连万芳草留下的小内裤,都差点被人利用引起事端,

王宝玉从这早就断定,怀着邪念对人使用符术,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,所以心里不停寻思着该怎么去拒绝她,说今天日子不对,还是喝酒了比较好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