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34 女人也变态

混世小术士 534 女人也变态

莺声燕语,娇喘细吟,两具火热的身体立刻纠缠在一起,过了很久才从澎湃的**中分开.

“宝玉,你真的很棒!呵呵,做女人真好。”万芳草轻抚着王宝玉的胸膛,柔声笑道。

王宝玉搂着王芳草,依旧喘着粗气,呵呵说道:“芳草,我真没想到,你还是第一次,真挺累人的。”

“别得了便宜卖乖啊,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那么随便。”万芳草娇嗔的打了王宝玉一拳,脸却为自己的言语更红了,自己是不随便,却背着即将结婚的男朋友,跟王宝玉滚到了一张**。

有了肌肤相亲,自然无话不谈,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芳草,你老实说,你一次次让我破解,是不是就想着勾引我?”

“不告诉你!”万芳草羞赧的将头埋进了王宝玉的臂弯。

“说不说?”王宝玉拿出了杀手锏,猛然将手伸进了万芳草的腋窝里,直痒得万芳草满床打滚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宝玉,别闹了。我说,我说。”万芳草连声告饶。

“这还不错,说。”王宝玉附身在万芳草的粉脸上吻了一下,装作严肃的说道。

“哼!应该说是你想占我的便宜,我不过是上了当而已。”万芳草哼道。

“再不老实说,小心这个。”王宝玉威胁的伸出手指头,在万芳草的面前勾了勾。

“我说,我说。别闹了”万芳草连忙说道,稳了口气,解释说:“你呀!不懂女人的心思,在一个男人面前一动不动的袒露身体,那种刺激,笔墨难以形容,光是想一想,就觉得心里痒痒的。”

万芳草说完,还是无比害羞的拉过被子盖住了发烧的粉脸,王宝玉却一时无语,觉得自己还是年轻,不理解女人的这些奇怪的行为。曾经的那个王静喜欢受虐,这个万芳草又喜欢被窥视,看样子变态的不光是男人,女人也是一样。

王宝玉还是不解的问道:“那你对那个廖展鹏也有这种心思吗?”

万芳草恼怒的从被子里探出头,脸凑近了王宝玉愤愤的说道:“去!你当我是什么,见个男人都拔不动腿!”

王宝玉看着眼前放大的明眸,坏笑道:“哦,我明白了,原来是你早就喜欢上我了?这也难怪,本人魅力挡不住,一举赢得万大记者的芳心。”

万芳草鼻子哼了一声,道:“少往自己脸上贴金,说出去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。”说着惩罚性的在王宝玉胸前小掐了一把,王宝玉只觉又麻又疼又痒,心中刚刚恢复平静的欲火竟然又快速被点燃了。

王宝玉不是心理学家,没必要揪住女人千奇百怪的心理研究个没头。面对这样一个身材几近完美的可人,他可想不了太多,人生得意须尽欢,他猛地掀掉被子,再次将健壮的身躯压了上去。

第二天一早,侯四预备了金额不等的红包,让服务员连同早餐不露痕迹的给记者们送了过去,之后,又派车将他们送回了各自的报社。

经过这样一番细致周全的安排,报纸上出现的文章果然不一样。《平川日报》发表了廖展鹏的署名评论文章《从乡村修路看企业家的品格》,文章洋洋洒洒的评论了侯四在东风村修路上的无私奉献精神,以及如何细致耐心的劝说不理解的村民放下迷信思想,积极投身家乡修路之中。文章最后,高调号召平川市的企业家要向侯四学习,做关心农村发展,敢于担负责任的新一代爱心企业家。

万芳草则在《富宁日报》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由东风村修路引起的思索》的署名文章,在文章中,万芳草不客气的指出在处理不明真相村民阻挡修路的问题上,柳河镇党委政府所持的迟疑姿态,是一种官本位、怕是非的胆怯。而对于侯四出钱出力的做法,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指出,这是一份爱心,更是一份对黑土地的热爱和回报。

这样两篇强有力的文章,立刻引起空前的反响,平川市市政府当即派人来清源镇考察侯四,考察结果与报纸报道并无太大出路,因此决定授予侯四“爱心企业家”的光荣称号。

好事连连,侯四的“爱心企业家”奖牌还没稀罕够,紧跟着,平川市工商业联合会吸纳侯四作为工商联的理事,同时成为“企业家俱乐部”的一员。

这些都出乎侯四的意料,一时间乐得有些忘乎所以,第一次抛下了手中的铁蛋子,有模有样的穿上了笔挺的西装。侯四高兴的不光是摘掉了“地痞”的帽子,成为爱心企业家,能够加入“企业家俱乐部”,那就意味着获得了更多的企业之间交流的机会,扩展财路是顺理成章的。

“老弟,你真是神机妙算,修这条路,果然给四哥带来了大量的财路。”在侯四的办公室里,侯四得意的看着“爱心企业家”的奖牌,对王宝玉由衷的赞美道。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四哥放心,这条路修好后,四哥必定是大发特发。”

侯四喜得直摸光头,道:“你看我这光高兴了,连搞什么项目都没个计划,别再跑了财气,空欢喜一场。”

“是谁的就是谁的,不会跑的。人找钱的时候,累死也发不了。而钱找人的时候,那是干啥啥发!你看现在,第一个发财的机会不就来了吗?”王宝玉翘着二郎腿,悠哉的说道。

“快说说,啥事儿,我的好兄弟啊,四哥以后都听你的。”侯四使劲扯了扯十分不适的西装领带,急切的说道。

“呵呵,是这样的,今天的政府办公会上,已经初步通过了建设积雪峰旅游区的事情。这可不就是四哥的第一条财路吗?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这个,哎,谁都知道干这个赚钱,我是做梦都想!娘的,要是这里能发上一笔,下半辈子吃喝都不愁了!只是这投资额度太大,四哥现在身子骨单薄,除了想想还能干啥?”侯四颇为遗憾的搓着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