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35 黑卡

535 黑卡

“哈哈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,“四哥不用担心,你听弟弟跟你说,这件事儿一家企业肯定是做不起來的,我的意思是,可以先行少量投资,占住地方。”

侯四一听,立刻明白了王宝玉的用意,拍着桌子,高兴的说道:“兄弟真是太聪明了,咱们可以通过多次融资,扩大所占的股份份额。”

“四哥果然一点就通,悟性非凡。”王宝玉赞赏着说道,“四哥,此事宜早不宜迟,必须尽快去找韩平北,将事情确定下來,随后的事情,咱们再研究去操作。”

“好,就依兄弟的,等四哥赚了大钱,咱们就把生意开到县里市里去,再不行就开到省里去。”侯四踌躇满志,又豪情满怀的说道,

“四哥,那是日后的事儿了,如果方便的话,还是马上给韩平北打个招呼要紧。”王宝玉适时的提醒道,

对对,侯四哈哈笑着,自嘲自己晕了头了,拿起电话就给清源镇镇长韩平北拨了过去,

有道是:月儿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几家愁,正当王宝玉跟侯四喜气洋洋之时,柳河镇的程国栋和李传宗却一脸愁容,李传宗翻着几乎快翻烂的报纸,不停的骂着万芳草小贱货,虽然县政府并沒有对自己的处事不周而指责,但上了报纸,造成的影响却是难以弥补的,

程国栋也非常不快,原本就要调动到县里了,这样一篇报道,肯定让升官的事情多了许多变数,心中也是暗骂万芳草不已,也骂王宝玉算计了自己,他早就发现,这个万芳草跟王宝玉之间的关系,同样是不清不楚的关系,

冤家路窄,沒过几天,兴北集团來了电话,神石村的建设工程已经初步完工,作为神石旅游开发区党委书记和主任的程国栋与王宝玉,将再次在神石村碰面,一同验收神石村的建设工程,

王宝玉接到了沈文成的电话,一大早就开车赶往神石村,刚到村口,就看见沈文成领着几个人,其中就有神石村的支书何大壮和村长朱田力,正在那里张望着,等着他的到來,

王宝玉连忙下了车,跟沈文成等人一一握手,沈文成呵呵笑道:“老弟,按照你给看的风水规划,神石村建设的堪称完美,來旅游的人都赞不绝口啊。”

“大哥不能这么说,我只是提了建议而已,还是大哥做事认真负责,才能博得众多的好评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,心里却对沈文成的话不以为然,卖东西的,哪有说自己的东西不好的,但他心里也有数,等验收完神石村的工程,估计自己神石旅游开发区主任一职也该倒弄地方了,毕竟这是柳河镇的项目,

只要是沈文成建设的工程,沒有大的纰漏,王宝玉是不会说不好的,再说,这次验收完之后,县里肯定还要派人來再进行最后的检查,得罪人的事情,还是让别人去做吧,

“别墅群已经建设的差不多了,大哥记得当初的承诺,到时候一定给老弟留一套。”沈文成小声的说道,

“千万别这样,无功不受禄,如果老弟将來有了钱,自己买一套倒是可以。”王宝玉一口回绝了沈文成,如果要了沈文成的别墅,但以自己现在身份,肯定是取祸之道,大有受贿的嫌疑,

“老弟清廉大哥知道,这样吧,啥时候想來,想住,一定沒有问題。”沈文成说道,递给王宝玉一张黑色的卡片,王宝玉接过來一看,是一张设计精致的VIP卡,翻到后面,则写着凡是持有此卡的用户,一切活动全部免费的字样,包括吃饭住宿,

王宝玉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黑卡揣进了兜里,同时对沈文成表示了感谢,王宝玉思量,暂时先接着,给沈文成一个面子,至于來不來,那要看情况而定,料想这种卡沈文成不会只发给自己一个人,某些有头脸有地位的人,可能也会享受同样高级的待遇,但不管怎么说,这还是王宝玉第一张VIP卡,心里还是蛮高兴的,

又闲聊了片刻,一辆白色的轿车快速开了过來,王宝玉当然认识车子的主人,正是柳河镇党委书记程国栋,

车子在众人面前吱呀一声停了下來,程国栋满脸带笑的走下了车,也许是因为当着沈文成的面,对王宝玉也微微笑了笑,并沒有表现出任何的抵触和不快,当然,上次被撤了神石村旅游开发区主任职务的李传宗并沒有跟着來,多半是抹不下脸面吧,

随后,另一侧车门也开了,随着一双精致黑色小牛皮鞋的落地,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出现在大家视线里,只见她容貌端庄,衣着得体,步履款款,面带微笑,正是王宝玉不愿见到的那个女人,当今柳河镇农业办主任马晓丽,

马晓丽快走几步跟到了程国栋身边,两人并排向大家徐徐走來,不可否认的,这一对真的很是般配,男的英俊儒雅,女的秀美聪慧,如果把男的换成王宝玉可能就显得不是太协调了,难怪马晓丽会为了程国栋算计自己,

想到这里,王宝玉心口竟然微微一疼,自己对马晓丽算不上情根深种,但也可以说是诚心相对,往昔的甜蜜似乎就发生在昨天,曾经的马晓丽对自己充满了依恋,甚至不惜和程国栋公然对峙,也正是那双含泪的痴眸让王宝玉忘乎所以,差点被打回原形,

如今马晓丽从普通职员一跃成为农业办主任,又温顺的站在了别人的身边,王宝玉对于她,感情很复杂,更主要的是,见到她,他甚至不知道该跟这个女人说些什么,

“王副镇长來的早啊。”程国栋过來跟王宝玉握手,脸上的微笑不变,在这一点上,王宝玉很是佩服,在关键的场合上,程国栋绝不会轻易流露出私人的恩怨,懂得隐藏,

“也是刚到不久,程书记看起來气色不错,想必快要高升了吧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暗示程国栋,自己不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他的事情,

“呵呵,借你吉言,人民公仆,安排到什么岗位,就服务于什么地方。”程国栋很快掩饰住眼中闪过的一丝疑惑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