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46 剪彩

546 剪彩

杨一方和韩平北到主席台的正中位置坐下后,在焦炳的主持下,接下来自然是领导们讲话。沈文成代表兴北集团,首先欢迎领导们的到来,强调兴北集团看好浆果厂这个项目,希望能够跟当地政府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,共同为百姓们打造新的经济模式。

最高兴的当然是焦炳,重新走上了厂长的位置,让他找回了人生的价值,也找回了个人的自信,他不由泪眼汪汪的向大家讲述了自己获得重生的感慨,以及对于浆果厂未来的规划。

虽然一个大老爷们抹眼抹泪的,两条晶亮的鼻涕虫甩着尾巴,在焦炳鼻子的大力**下,活跃的在鼻孔和嘴巴之间上串下跳,但在场的没一个人嘲笑他,反而深深被焦炳的真实情感所感染,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
焦炳在接下来的发言中说道:“各位领导,各位父老乡亲,今天我焦炳能够重新当上浆果厂厂子,继续为这个社会做贡献,有一个人功不可没,那就是我们的王副镇长!他才是心系百姓,顾念苍生的好领导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欢迎他给大家讲几句。”

孟耀辉鼻子里哼了一声,懒洋洋的跟着鼓了几下掌,小声嘀咕道:“到哪里都喜欢出风头,小心有人不高兴。”

王宝玉对此丝毫没有准备,没想到自己也有发言的环节。孟耀辉说的不错,王宝玉也暗自埋怨焦炳在这种场合下夸大自己,难免让领导们心生妒恨。既然被点到了名,那就必须要说话,否则更显得自己架子大,居功自傲了。

王宝玉站起身来,对着麦克风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各位领导,各位同事,全体前来祝贺的乡亲们,我王宝玉无才无能,只是有了改革的春风,有了杨书记和韩镇长这样的好领导,才能在自己的岗位上,踏踏实实的做点事儿。小浆果是我们北方特色种植项目,尤其是我们清源镇,地理环境得天独厚,有着上天给我们的照顾,我们就应该在杨书记和韩镇长的正确带领下,加快步伐,早日摆脱贫困,踏上富裕的康庄大道!”

王宝玉的讲话,立刻引来一阵热烈的掌声,抬高了杨一方和韩平北,两个人自然也高兴,觉得王宝玉在关键场合还是会说话,不掉链子,不由向王宝玉投来欣赏的目光。

王宝玉又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语,接下来是韩平北讲话,他盛赞兴北浆果厂的建立,必将为清源镇的经济发展,做出巨大的贡献,最后总结发言的杨一方也表示,兴北浆果厂的建立,是清源镇经济发展的一个里程牌,将再创清源镇经济的辉煌。

领导们讲完话,上午十点十八分,剪彩仪式正式开始。十几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子,步履款款的排成一行,捧着红彤彤的绸子花到了主席台前面。

在座的领导们,互相推让的拿起剪刀,在女服务员的左右映衬下,庄重的落下剪刀,热烈的掌声和一千响的爆竹紧跟着响起,在掌声和爆竹声中,剪彩仪式喜气洋洋的正式结束了。

焦炳在恒通宾馆摆下了盛大的宴席,接下来,领导们便驱车去往恒通宾馆,参加兴北浆果厂的落成午宴。

酒席上,大家对于浆果厂的发展,讨论的很是热烈,焦炳虽然对杨一方有很大的抵触情绪,但还是给他敬了几杯酒,说着多多支持的客套话,不管咋说,杨一方毕竟是当今清源镇的一把手,县官不如现管,是不能得罪的。

王宝玉则坐在焦炳和侯四的中间,跟二人随便聊着天,没有出头逞强,时刻保持着低调。侯四小声的说道:“兄弟,你这几天准备一下,早上廖记者来电话了,说已经跟那个大报记者说了,他们这几天就过来。”

“嗯!四哥,这才是咱们兄弟的大事儿。没问题,老弟一定全力帮着四哥,把这个大报记者搞定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“嘿嘿!四哥相信兄弟的能耐。”侯四点头赞赏的说道,“说句心里话,以兄弟的本事儿,在清源镇当这个副镇长还真是屈才,等找个机会,咱们兄弟跟着韩镇长去见见县组织部的靳部长。”

侯四的话让王宝玉眼前一亮,心里也是痒痒的,如果跟县组织部拉上关系,说不准就能到县里去工作,到那时候,自己跟程雪曼就更近了。但转念一想,这或许是侯四为了鼓励自己,特意预备的一个大馅饼,还是谨慎些为好。

“对于升官的事情,老弟的态度一向是随缘,感谢四哥费心了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。

“咱们是亲兄弟,不用客套,如果兄弟有了更好的前程,四哥当然是最大的受益者。兄弟尽管往前大踏步的走,四哥在后面给你做好大后方!”侯四认真的说道。

王宝玉颇有些感动,举起酒杯说道:“四哥,兄弟敬你!”两人说笑着喝净了杯中酒。

吃喝完毕,王宝玉便开车回了办公室,思索着该如何对付这个大报记者,他心里明白,国家级大报的记者,水平也不会低了,自己说话办事儿必须要格外小心才行。

然而就在这时,焦炳走路打晃,一嘴酒气的来了,一进屋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就哭了起来。王宝玉耐着性子又是递卫生纸,又是茶水伺候的,好半天焦炳才缓过劲来。

焦炳红着眼睛,捶着胸口说道:“兄弟,哥这里,疼啊!”说完又哭了起来,还大有嚎啕的趋势。

王宝玉连忙打住他,劝说道:“大哥心里不痛快,这里没旁人,你尽管把苦水倒出来,可能那样心里就好多了。”

焦炳摇摇头说道:“这苦不是倒出来的,而是我最大的心病。找不到她们娘俩,我一辈子也高兴不起来。兄弟,你替我好好算一卦行不?这样跟瞎子似的乱找,早晚得把我给折腾死,就算我死了,恐怕到时候也闭不上眼睛。”

王宝玉终于明白了焦炳的来意,是让他给自己预测一下老婆孩子究竟在哪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