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47 地泽临

547 地泽临

王宝玉没想到焦炳如此上心此事,后悔今天上午就不该提这个茬。看现在这种状况,如果自己不答应,焦炳肯定会借着酒疯赖着不走。

而从长远来看,不去掉焦炳的这块心病,怕是将来工厂的进展也会受到影响,无奈之下,王宝玉只好拿出铜钱,让焦炳净手后摇了一卦。

是《地泽临》之卦,王宝玉记得这个卦辞:“临,元亨利贞,至于八月有凶。”卦上的大意是事情会顺利,正是事态成功的良好时机,但是阴历八月份,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“焦大哥,从卦上看,嫂子确实在西南方,也就是平川市的方向。不过好像会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”王宝玉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不管咋样,我一定要找到她们娘俩。”焦炳郁闷的吸着烟,口气很坚定。

王宝玉有些动容,叹了一口气,看了看卦象又问道:“嫂子长得很漂亮,也不缺吃穿用度,只怕是你们的缘分却越来越少了。”

“哎,缘分走到今天可不就是断了嘛。实话说,你嫂子当初确实很多人追,我也是独占花魁,抱得美人归。如果你打听一下关婷这个名字,在清源镇像我这个年龄的人,没几个不记得的。”焦炳不无骄傲的说道。

关婷?王宝玉觉得这个名字格外熟悉,不对,一定是在哪里见过,好像还是最近。王宝玉闭上眼睛,皱着眉头使劲回忆着,焦炳一旁看着,不知道什么意思,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王宝玉忽的一拍大腿,他想起在平川市找自己算卦的那个阔太太不就是叫关婷吗?这是天意还是巧合?他有些激动的问道:“焦大哥,你没有没嫂子的照片?”

焦炳一愣,以为王宝玉要给自己的媳妇看相,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相片,递了过来。

王宝玉连忙接过还带着体温的照片仔细端详了起来。只见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很年轻,能够看得出,焦炳当年也算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帅哥,而身边的年轻女子,带着幸福的笑容靠在焦炳的肩头,眉眼之间,还是能清晰的看出来,就是王宝玉见过的那个关婷。

还真是无巧不成书,没想到焦炳千辛万苦寻找的关婷,竟然被自己无意间碰到了。王宝玉高兴归高兴,但还是很是犹豫,该不该将事情告诉焦炳。

以自己对关婷的观察,她倒也不像那种喜欢红杏出墙的女人,更不像是无情无义之辈,反而知书达理,懂得感恩。他隐隐觉得,关婷跟所谓的情人邓乐发中间,有着一种莫名的特殊关系。

“老弟,大哥这一生,就爱了这一个女人,也被这个女人伤的最深。我并不想让她回心转意,我只是想当面问问她,为什么要狠心抛下我?还有女儿,我也很想她,时常梦见跟她一起玩耍,她现在也应该上小学了吧!”焦炳因为喝了酒,说得很动容,两行泪水不觉淌了下来。

“大哥,该放手时就放手,也许嫂子现在过得很好,你又何必去打扰她的生活呢?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焦炳的眼泪再一次垂落了下来,说道:“兄弟,都说女人是衣服,穿了可以脱,但是有的女人是长到你心里的,想忘也忘不了。何况我俩还有个孩子,这辈子恐怕就栓一块了,谁也摆脱不了谁。”

也许自己没结婚没有孩子,不明白做父亲的心思,王宝玉忽然觉得焦炳这个男人很可怜,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飘零在外。王宝玉再仔细看了看卦象,觉得里面似乎有积极主动,不宜等待的含义,也许是上苍暗示自己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吧。

王宝玉想到这里,不由心里一软,但也不能直说,他拿过笔来,说了一句“大哥,随便说一句你想说的话。”

焦炳一愣,随口说道:“众里寻她百千万次。”说完嘿嘿笑了,问道,“是不是太酸了?”

王宝玉没说话,而是认真写下了“众里寻她百千万次”几个字,装模作样的研究了起来。

王宝玉比比划划,最后锁定了“百千万”这三个字,分别把几个字的字头用笔标了出来,最后肯定写下了“丁香花”三个字。

王宝玉拿着这三个字递给焦炳,说道:“焦大哥,你看百千万的字头和丁香花相互对应,也就是说嫂子现在住的地方和丁香花有关系,或者是个小区的名字也说不定。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,你按着这个线索找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。”

“兄弟,你还真是神了,竟然连这个都能算到!但是我要是说别的,你还能算出这个地方不?”焦炳拿着纸条,兴奋的问道。

王宝玉故弄玄虚的说道:“这是天意,心诚则灵。”心里却想,无论你说的是啥,我都能给你贴乎到丁香园上去!

焦炳把纸条叠起来,贴身放好,高兴的说道:“兄弟,我有种直觉,一定能找到她们!”

“焦大哥,假如找到了嫂子,你千万不要提是算卦找来的,更不要提到我。”王宝玉谨慎的提醒道,他不愿意让关婷知道,是自己泄露了秘密。

“这个大哥自然明白,只说是千辛万苦找到的。”焦炳满口答应,高高兴兴的走了。王宝玉在办公室里却烦躁的走来走去,好久心情不能平静,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对的。

佛说:不能参与众生的因果。术士之道,更是如此,必须要为当事人保密,泄露天机乃第一大忌。王宝玉一时心软,犯了忌讳,他虽然能掐会算,却没有料到,自己今天的举动,接下来却导致了一场轩然大波,还给某个人带来了难以挽回的灭顶之灾。

如果人生真的可以预测,王宝玉咬碎了牙齿,也绝对不会为焦炳占这一卦,更不会泄露半点秘密。当然,那都是令人心酸的后话了。

刚刚送走了焦炳,吴丽婉就进了来,今天的吴丽婉穿的格外光鲜照人,脸上的气色也不错,仿佛换了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