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58 坚决搞定

558 坚决搞定

从平川市回來之后,程雪曼一个电话也沒有,真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如何想的,难道说真的有了男朋友,又或是对自己沒有了感情,上次的BB机究竟是怎么回事,如果是她爸爸给的,那就沒有必要藏着掖着的,不会是男生送的吧,

“宝二爷,你在想什么。”冯春玲轻抚着王宝玉的胸脯,轻声问道,

“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真的失去了你,我该是多么的孤独。”王宝玉叹息着说道,

“不会的,除非以后你不需要我了,否则我会一直跟着你。”冯春玲眼中闪过一丝泪光,哀怨的说道,

“春玲,你沒什么不好的,只是我心中有一个结,始终难以解开,我们之间,真的要看缘分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,

“我知道,所以,我从來不会强求宝二爷为我做什么,虽然每天想你想的很苦,但是我却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心是满的,永远都有挂牵。”冯春玲真挚的说道,

王宝玉心里触动了一下,将自己的嘴唇紧紧贴了过去,直到吻的冯春玲透不过气來,沒多久,疲惫的王宝玉拥着冯春玲睡去了,睡得很香甜,第二天一早,冯春玲穿好了衣服,凝视着熟睡中的王宝玉,好半天才发出一声轻叹,恋恋不舍的离开,

过了一天,侯四便又打來电话,说《经济发展时讯》的女记者濮玫,终于要到了,王宝玉不敢忽视,连忙开车赶往恒通宾馆,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,终于看见廖展鹏和一个中年女人下了出租车,

不说介绍也知道,这个女人就是濮玫,从廖展鹏恭敬的态度能够看得出來,濮玫应该是个重量级的角色,

到了近前,王宝玉上下打量了一下濮玫,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绝对是少见的美少妇,

濮玫年近四十,皮肤白皙,身材丰满,个子足有一米七以上,她身穿碎花贴身一字裙,将身上的曲线勾勒的格外凸出,尤其是胸前高耸的两大块,随着细高跟鞋走路一颤一颤又一颤,充满了诱惑的味道,

如果不是脸上挂着的金边眼镜,显示着濮玫是位知识女性,恐怕凡是见到她的人,多半会认为这是一个**入骨的女人,就连久经世面的侯四,也不由用小眼睛偷着在她的身上扫來扫去,使劲咽着口水,

王宝玉也觉得濮玫是属于那种男人一看到就想跟她上床的女人,但现在要办正事,绝对不能动歪心思,胡思乱想,更何况还不了解这个女人底细,

经过一番介绍之后,濮玫优雅的伸出白嫩的小手,侯四连忙也伸了过去,双手紧紧握住,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濮记者,一路辛苦,一路辛苦。”

濮玫只是微微一笑,沒有说什么,又主动伸出手和王宝玉握了握,王宝玉也想张嘴说点什么客套话,然而濮玫根本沒有给他机会,很快就抽出手,跟着一行人进了恒通宾馆,來到了侯四宽大的办公室,

王宝玉心里有些发怵,侯四说得对,这种有点文化的女人确实不好对付,懂礼貌,有礼仪,怎么都挑不出哪里错了,就是太自以为是,眼皮子高点,总不能逼着人家对你很客气吧,

侯四似乎也看出了王宝玉的犹豫,悄悄的问道:“兄弟,沒啥问題吧。”

王宝玉苦笑了下,说道:“四哥,都到这份上了,横竖不能让她这只鸭子跑了,我尽力就是了。”

侯四拱拱手,不无担忧的说道:“兄弟,全靠你了。”说完这对苦命兄弟,重新抖擞了下精神,面带笑意的走进屋里,

办公室里,濮玫交叉着双腿,坐到沙发上,可以看到她钻出凉鞋的脚趾上,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油,彰显着张扬的个性,细高的鞋跟随着白瓷般脚丫的轻微抖动轻轻摇曳着,但凡个成熟男人看见了,心里总会有些猥亵的联想,

廖展鹏小心的端坐在濮玫的旁边,服务员立刻端上來两杯香气扑鼻的清茶,濮玫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,轻轻拿起茶杯放到嘴边抿了一小口,又缓缓的放下,样子倒是有几分优雅,

“濮记者,远道而來,多有辛苦。”王宝玉在对面坐下,非常客气的说道,

“王副镇长不用客气,作为一名记者,为了能够采访到有价值的信息,即便是边远山区也是要去的。”濮玫这才正眼看了王宝玉一眼,不由微微一笑,但话里话外还是带着些嫌弃清源镇落后的味道,眼神却飘忽的在王宝玉身上瞟來瞟去,或许觉得这个小伙子要是仔细看的话,长得还是蛮帅气的,

“濮姐的稿子水准都非常高,是我们记者们学习的范本。”廖展鹏插嘴说道,显示对濮玫的崇拜之情,

“小廖谬赞了,其实也沒什么,只是我写的稿子,一向都以事实为依据,从不趋炎附势,自然广大读者也容易接受。”濮玫摆弄着修剪整洁长长的指甲,不无傲气的说道,

王宝玉当然明白濮玫只是这么一说,如果不是为了利益,她又怎么会到清源镇这个小地方來,明白归明白,嘴上还是要恭维,

“濮记者的这种品格,确实值得学习,媒体只有保持一种独立公正的态度,才能让公众了解事实的真相,让丑恶无所遁形,要不怎么能叫无冕之王呢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呵呵,王副镇长虽然年轻,说话还是蛮有水平的嘛。”濮玫被说得有些得意,也不由客气的夸了王宝玉一句,

侯四坐在办公桌后插嘴道:“王副镇长可是一位年轻有为的领导,他來到清源镇半年多,就办起了两个厂子,还提议搞雪峰旅游开发区开发,他提出农业发展三步走的计划,已经成为了整个县域农业经济发展的指导纲领。”

王宝玉明白,这是侯四想给自己贴金,让濮玫明白,自己并不是一个碌碌无为之辈,但濮玫是个见多识广之人,天南海北有能耐的人多了去了,搞出两个项目沒什么大不了的,因此对这些话題并不感兴趣,只是轻轻哦了声,沒有太多赞誉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