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59 看家本事

559 看家本事

王宝玉脸上有些挂不住,这种情况下,不管真心还是假意,人们大都会夸赞几句,什么年轻有为了,前途无量啥的,可是濮玫这么不冷不热的,还真是打击人。

王宝玉心里暗骂道,娘的,不就是会写点稿子嘛,老子要是能写,说啥也不看你这脸色!埋怨归埋怨,但是王宝玉脸上还是努力维持着微笑,小不忍则乱大谋,该当孙子的时候就是该怂包点。

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,廖展鹏也说道:“不仅仅是这样,王副镇长在工作中还带着一股活力和朝气,上次采访我也深深受到感染。有了好题材对于记者也是幸事,写我所想,几乎一气呵成,不用思虑太多。”

廖展鹏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年轻记者,他如此赞誉一个人,想必水分不大。濮玫终于微微笑了,说道:“我也采访过几位有作为的年轻干部,不过像王副镇长这么年轻的,还是头一次见到。”

“这些都是本职工作,不值一提,还是请濮记者多多关注雪峰旅游开发区,这可是带动一方经济发展的大事儿。”王宝玉客套着,将话引入到正题,邀请濮玫来,绝对不是标榜自己,先把旅游开发区的事情定了再说。

“我这个人,办事儿有些较真,咱们还是先去旅游区看看吧!如果情况属实,我一定是不遗余力。”濮玫认真的说道,表示自己不会听侯四跟王宝玉的一面之词,必须要深入了解情况才行。

王宝玉立刻意识到,濮玫并不像县市记者那样好对付,这是一个既想捞好处,又要端住架子的女人。既然濮玫提出要去看看,当然不能找借口不去,那样就是显得这件事儿其中有假了。出去也好,多接触接触这个女人,也许就能找到些突破口。

“那就辛苦濮记者了,候总,咱们现在就去雪峰村如何?”王宝玉答应道,转头问侯四。

“当然,只是濮记者远道而来,这都中午了,要不要吃过午饭再去?”侯四谨慎的问道。

“吃饭早点晚点没什么,还是先实地考察一下吧!”濮玫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口气虽然客气,但却带着一股让人不愉快的不容分说。

待濮玫和廖展鹏走出去之后,王宝玉连忙拿起侯四的电话,通知雪峰村的村委会做些提前的准备工作,预备好丰盛的午餐,并要以清淡有特色为主。

出了宾馆,濮玫没有跟着廖展鹏上侯四的车,而是扭着身子上了王宝玉的车,跟王宝玉并排坐在前面。王宝玉也没言语,发动车子,一路疾驰,向着雪峰村而去。

“濮记者,来我们这种小地方有些不习惯吧?”王宝玉一边开车,一边笑着问道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,虽然我是在城里长大,但并不排斥乡下,偶尔来看看地域风土人情,也蛮有趣的。”濮玫说着,不时好奇向窗外张望着。

远山影影绰绰,田野里一片绿油油,透过车窗,可以闻到空气里弥漫的青草味道,辛勤的农民正在给生长期的农作物喷洒化肥农药,不时传来一阵阵淳朴的欢笑声。

“那就欢迎濮记者常来,多多关注这片充满希望的田野。”王宝玉言语中带着深意。

“国家一向关注三农经济的发展,尤其是新农村建设,我们报纸就开辟有这方面的专版,王副镇长有好的新闻素材,可以随时向我们提供。”濮玫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那就先感谢濮记者了。”王宝玉客气的道谢,转头看了一眼濮玫,觉得这个女人确实有一种不一样的味道,既充满知性美,又充满了少妇的诱惑,难怪这么神奇。

然而雪峰旅游区建设迫在眉睫,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机会。为了拉近距离,让彼此变得随意一些,王宝玉装作好奇的问道:“濮记者今年得有三十岁了吧?”

无论是什么年纪的女人,都喜欢被夸年轻,濮玫当然也不例外。被王宝玉夸得高兴,她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,不经意的摸着自己的脸蛋,说道:“呵呵!哪有那么年轻,我今年四十了,已经人老珠黄了。”

“濮记者别骗我,咋看你也就是三十左右。”王宝玉见濮玫口气松动了,连忙添油加醋的故作认真的说道。

“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,只是平时不出力,保养也及时,可能看着比较年轻吧!”濮玫带着几分得意说道。

“濮记者这话有些偏见,不是谁简单保养下就能像您这样的。看您的面相,就是一个有福气的人,有一个男孩吧?”王宝玉一边夸奖着,又看了一下濮玫的粉脸,还是让他从眉眼之间发现了一些玄机。

“呵呵!是有一个儿子,八岁了,调皮的不得了,难道王副镇长会看相?”濮玫惊讶的问道。

“孩子他爸应该很疼你,也是一位领导吧?”王宝玉没有正面回答濮玫的话,又接着问道。

“你跟小廖很熟吗?”濮玫以为是廖展鹏泄了密,微微皱着细眉问道。

“就上次采访时见过一面,老实说,也谈不到很熟。”王宝玉没有隐瞒的说道。

“哦!”濮玫随口答应了一声,显然还是不相信王宝玉的话。王宝玉只好拿出看家的本事,不管怎么说,一定不能让濮玫小瞧了自己。

“要不说濮记者有福气呢,事业稳定,家庭幸福,老公还体贴,天底下女人该有的你都有了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。

濮玫越发得意了,自嘲的说道:“也是我摊的命好,找了个有出息的老公。要是嫁错了人,恐怕这时候就是黄脸老太婆了。”

“濮记者谦虚了,你可是长着一副万里挑一的旺夫相,你老公是借了你的力才到了今天的地步。说实话,谁娶了你那是前世修来的福气。”王宝玉肯定的说道。

“呵呵,还真看不出来,王副镇长这么年轻,对看相还有这样深的研究。”濮玫终于确定了王宝玉会看相,不由呵呵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