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63 古墓

563 古墓

当王宝玉看清这个女人就是濮玫的时候,不由的又惊又喜,连忙说道:“濮记者,别怕,我是王宝玉。”

“王宝玉,真的是你,可吓死我了。”濮玫呜呜的哭了起来,一下子就扑了过来,将王宝玉搂了个结结实实,王宝玉立刻感受到两团非常柔软的肉,紧紧贴在自己的前胸上。

在这种时候,任凭是谁,也难以再产生猥亵的想法,王宝玉连忙灭了打火机,轻轻拍着濮玫的后背说道:“濮记者,别怕,一切有我呢!”

“嗯,吓死我了,呜呜。”濮玫又是一阵哭泣,佳人近在咫尺,王宝玉也连忙将她紧紧环住,美中不足的就是,中午濮玫蒜蓉野菜吃的太多,满嘴发酵的大蒜味,还真是有些熏人。

好半天,濮玫才松开了王宝玉,漆黑之中,她还是胆怯的靠在王宝玉身上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还好你来了,我还以为我会死在这里呢!”

“怎么会呢!我都说过,你的晚年运很好,你至少也能活九十九岁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安慰着濮玫,心里却也开始打鼓,这个陷阱如此隐蔽,不细心的人很难发现。洞壁光滑,根本不可能爬上去,喊声上面又听不到,时间久了,难保自己跟濮玫能活着出去。

濮玫半是玩笑半是埋怨的说道:“其实算的也不准,你咋没算出来我有这场灾呢?”

王宝玉笑道:“这算啥灾啊,纯粹人生小插曲,天无绝人之路,咱们总会出去的。”

“王宝玉,可是我们该怎么出去呢?”濮玫显然对王宝玉这种没有底气的劝慰不是特别相信,颇感焦急。

“别急,先看看情况再说。”王宝玉重新打开打火机,将一直握着的运动鞋,递给了濮玫,濮玫接过去穿上。从目前的情况看,濮玫并没有受伤,只是目光闪烁,披头散发的顾不上形象,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。

王宝玉借着打火机的光亮,仔细查看着周围的情况,这个地方大概能有几十平米,通风倒是良好,并不存在缺氧的问题。地面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几个野兽的骸骨,显然也是失足落下,困死在这里。偶尔传来的水滴声也透着股阴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但是,王宝玉还是细心的发现,四周的墙壁上光滑整齐,都是用石头砌成的,而且有些地方的石块,明显有打磨过的痕迹,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。

既然不是天然形成的,又有谁到这地下如此深的地方,开凿了这样一处陷阱?即使猎物掉进了,又如何能运出去?想到这些问题,王宝玉立刻开动脑筋,他琢磨着,一定还有一条路,可以走出去。

打火机不同于手电筒,不能燃烧太长时间,那是要爆炸的,王宝玉只能开一会儿关一会儿,濮玫则害怕的紧紧贴着王宝玉,寸步不离。

终于,王宝玉在一处墙壁上,发现了玄机。这一处石壁用手轻轻一扣,明显有松动的痕迹,王宝玉让濮玫离开稍远一些,用手在这个地方使劲一扣,只听哗啦一声,石壁立刻坍塌了下来。

王宝玉一个跳跃躲开,没让石头砸到脚,当他再次打开火机的时候,眼前出现了一道石门。

濮玫靠了过来,两个人好奇的看着石门,只见石门之上,雕刻着一些图案,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。

“宝玉,这不会是龙住的地方吧?”濮玫小心的问道,在危难之时,濮玫只能依靠王宝玉,甚至称呼也变得亲近起来。

“呵呵!濮姐,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龙,可能是一处古墓吧!”王宝玉笑着说道,自己也适时的改了称呼。

濮玫脸色微变,一把拉着王宝玉说道:“宝玉,我最怕死人了,咱们还是另寻一条路吧!”

“唉!要有咱还呆在这里啊,哪还有别的路!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又安慰濮玫道:“濮姐,这个世上最可怕的是活人。人死了,就啥都没有了,濮姐你把心放到肚子里,不用怕,一切还有我呢!”

石门看起来很厚重,王宝玉研究了半天,用手细细的摸遍了每一处细节,还是没有发现石门上有什么机关,很是苦恼。加上身旁一直追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的濮玫喋喋不休,王宝玉也有些不耐烦,不由气急败坏的冲着石门就是一脚。

有些时候,是人主观上把事情想复杂了,王宝玉这一脚下去,石门竟然动了动,开了一条缝隙。王宝玉不由乐了,暗自埋怨自己笨,这石门分明没有什么机关,可以一推就开的嘛!

王宝玉上前用尽力气一推,石门缓缓的开了,濮玫却一下子跳开了,在她读过的古墓小说里,这个时候往往都有机关,比如毒气啊,寒刀啊,冷箭什么的。当然,最后的结果是一切太平,于是濮玫又死死抓住了王宝玉。

王宝玉这才发现,石门虽然厚重,但设计的却格外巧妙,利用力学的原理,下面设置了滚珠,所以一推就开,并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。

“濮姐,咱们进去看看。”王宝玉对濮玫说道。

濮玫犹豫了一下,也没有别的选择,只好心惊胆颤的拉着王宝玉的胳膊,跟着王宝玉一起走了进去。

在打火机微弱的光亮下,王宝玉看到了一个很宽敞的住所,虽然处处都落着灰土,但还是可以判定,这绝对不是古墓,应该是一个可以住人的地方。

王宝玉沿着墙壁,慢慢查看着,终于,发现了一个让他兴奋的东西,那就是古代的灯油。而且,在墙壁的凹窝处,还有不知何时放置的灯油。

王宝玉让濮玫拿着打火机,脱下了上衣,又脱下了衬衣,露出了上身年轻有力的肌肉。濮玫很是不解,又有些羞涩,猛然想到王宝玉会不会是想趁机占她的便宜?可是在这种时候,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这个年轻的男人了,即使要跟她发生点什么,也是不能拒绝的。

濮玫一阵难为情,害羞的问道:“宝玉,你,你脱衣服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