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64 山中宫殿

混世小术士 564 山中宫殿 无忧中文网

“我的内衣是棉的,应该可以当成灯芯,咱们要把这里弄亮了才行。”王宝玉正色说道。

濮玫这才明白王宝玉的用意,又是一阵脸颊飞彩。两人正在说话,突然一声闷响,石门上方的石块陡然坍塌下来,激起一团浓浓的尘雾,把来路堵了个严严实实,也扑灭了王宝玉手中的打火机。

霎时间,洞内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濮玫被尘土呛得直咳嗽,她在黑暗中抓紧王宝玉的胳膊,带着哭腔问道:“咱们不会死在这里吧?”

王宝玉连忙打着了打火机,耐着性子安慰她道:“濮姐,我现在脑袋也快乱成一锅粥了,你先稳住好不好?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濮玫抽了两下鼻子,伤心的说道:“我怎么能稳住啊?我儿子还小,要是没有了妈妈,不知道别的小朋友会不会欺负他。”

王宝玉眼珠一转,认真的说道:“所以说啊,濮姐,你可要好好的活着。想想看,要是你死了,谁能保证你老公不再找个小的?到时候那个女人住你的房子,睡你的床。花你老公的钱,还虐待你的儿子!哎!”

濮玫听到这,立刻恼怒的提高嗓门大声说道:“她敢!臭不要脸的!宝玉,咱们快想办法,一定活着出去!”

黑暗中王宝玉轻笑了下,其实女人大都拥有强烈的占有欲,这个身份地位没有关系。王宝玉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内衣,继续灯芯计划。还真他娘的结实,半天还是没有扯动,忍不住骂了句,“操!衣服质量好了也是个麻烦事儿!”

濮玫笑了笑,取下了自己的金项链,从容的用带尖的那一头,在王宝玉的内衣上使劲划了几下,终于将内衣划开了一个口子。

王宝玉将内衣扯成了布条,沾上灯油,第一盏油灯终于亮了,随着一盏盏油灯接连亮起,在灯火映衬下,一个类似于宫殿的地方,终于出现在眼前。

濮玫紧张的问道:“点灯会不会消耗氧气?”

可王宝玉并没有回答,而是双眼放光的盯着前方,濮玫顺着他的眼神望去,不由得也呆住了。

放眼望去,几千平米的宫殿显得格外恢弘,可以看见四处都是金制的物品,镶着金边的椅子排成了两行,每个椅子前方,还有一个玉制的方桌,上面整齐摆放着银碗银盘子和金筷子。再往上看,一个高台之上,有一把金灿灿的宽大椅子,好像是用纯金制成。

“宝玉,咱们发大财了。”濮玫是个女人,一看到眼前的情形,忍不住激动的欢呼道。

“发财也要有命花才是。”王宝玉也很兴奋,但此时脑袋还是十分冷静的。

王宝玉的话,让濮玫陡然清醒了,脸上又现出了郁闷之色,现在还没有找到出去的路,在这种地方,金银财宝跟活命比起来,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不过濮玫也稍微放下心来,既然这个地方有人居住的痕迹,应该氧气充足,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

折腾了半天,王宝玉觉得累了,他披着依旧有些潮湿的上衣,缓步走过去,坐在了高台之上的那把纯金椅子上,上面铺着的皮毛已经腐烂,就在王宝玉坐上的那一刻,化作了一滩灰,轻轻的飞向四周。

王宝玉连忙郁闷的站起来身来,拍打着屁股上的灰尘,他娘的,这皇帝椅子还真是不好坐。王宝玉只好找了另外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濮玫也跟了过来坐下,她也累了。

“濮姐,从职位上看,我做的位置应该是宰相,你那里就应该是工部侍郎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开玩笑。”濮玫被王宝玉逗乐了,微微撇了王宝玉一眼。

“从科学的角度说,人不吃不喝,也能活一周,所以,我们有一周的时间可以找出路。实在不行,咱们就抓虫子吃,那样几个月都没问题的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“呸呸!说得真恶心,我才不要吃虫子呢!”濮玫吐着口水,表示自己宁可饿死。

王宝玉有心逗她,笑道:“人要是饿急眼了,啥都吃的香。蛇啊,老鼠什么的都往嘴里塞,虫子都是鲜嫩的呢!”

濮玫胃里一阵恶心,说道:“要等到那个时候,我就顾不上我儿子了,肯定一头撞死!”

王宝玉哈哈笑了,看了看表,已经晚上八点多了,肚子开始闹情绪,可是在这种地方,根本不可能有吃的东西。想必这个时间,上面的人已经找疯了,搞不好公安派出所的人也都已经来了。

却说地面之上,早已经乱成一团,老百姓们纷纷举着火把,大声喊着王宝玉和濮玫的名字,四处寻找着。侯四更是心急如焚,濮玫丢了,他还勉强可以接受,但是没了王宝玉,却是万万不能的,且不论他跟王宝玉的这份兄弟感情,就是旅游开发区的建设招商等工作,离了他指定玩不转。

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侯四还是做出了冷静的判断,他要求厉行运等人,先不要把这件事儿通知镇政府。之后,侯四在村委会打了无数个电话,不多时,一大群的黑帮兄弟们立刻开车赶了过来,加入到寻找王宝玉和濮玫的大军之中。

这是一个不眠之夜,积雪峰上灯火点点,与天上的繁星互相映衬。都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,侯四等人真的希望,王宝玉和濮玫千万不要飞升,永远的离开他们。

地下宫殿中自然是安静的很,王宝玉和濮玫休息了片刻之后,又开始辛苦的寻找出路。路一时还没有找到,转来转去,这个山洞都好像是密封的似的。不过,却找到了一处寝室,正中一张玉床,只是周围的木雕制品都已经腐烂,王宝玉又冷又饿,也不考虑太多,将玉**的破烂东西划拉到地上,踢掉鞋子,和衣躺了上去。

这个玉床倒也奇特,很是温润,躺在上面,竟然不觉得寒冷。王宝玉嘿嘿对濮玫招手道:“濮姐,要不要过来躺会儿?”

濮玫很是犹豫,可是她同样很冷很饿,仿佛身上都没了热量,最后终于下了决心,躺倒在玉床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