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67 护宝

567 护宝

侯四听得目瞪口呆,不停摸着光头,好半天才说道:“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,简直就像书上写的故事。哎,咱要是能有那些宝藏就发了!”

“四哥,有这样一个好地方,何愁雪峰旅游开发招不来商人呢!到时候还不是一样有了宝藏?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从目前看,这应该是一个前朝秘密地下行宫,一旦开发旅游,全国的人都会感兴趣的。”濮玫忍不住插嘴道,大有鄙夷侯四眼光肤浅的意味。

侯四一拍脑门,哈哈大笑,心中也觉得,如果有了这样一个神秘的旅游景点,怕是来这里旅游观光的人,要人挨人,肩靠肩,挤破脑袋,那票子就得哗哗的往自己腰包里跑。

“兄弟,下面的事情该怎么处理?那里面的东西,可是每件都价值连城啊?”侯四问到了关键性的问题。

“财富是国家的,我已经让厉支书死死看住那里,我们马上就走,天一亮就把这件事儿报上去,否则一旦泄露了消息,怕是要闹出大乱子的。”王宝玉表情凝重的说道。

侯四也连连点头,不安的说道:“兄弟说的对,要是乱了套,那可什么都给破坏了!只是他们那几个人能不能盯得住啊?”

王宝玉无奈的说道:“目前只能这么做了,所以咱们一定得争分夺秒,确保这些文物的安全。”

“那就让道上的兄弟们也帮着看守。”侯四说道,出去吩咐了外面的保镖。

窗外,天色已经微微发亮,正好在山上苦苦寻找的廖展鹏也赶了回了,王宝玉也没跟他多解释,跟侯四各自开着车,拉着两位记者,一路疾驰,赶回恒通宾馆。

濮玫当然还是选择跟王宝玉坐一辆车,路上,濮玫忍不住问道:“宝玉,那么多的财宝,你难道就不动心?”

“当然动心,我这人最爱财的,可是人不能啥财都贪,何况我还是一名政府干部。这是国家的财富,理应交给国家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唉!你说的很对,我也知道这宝藏烫手。宝玉,这正是我佩服你的地方,年纪轻轻就这么有定力,关键时候还很有理智。其实我在里面的时候确实动心了,如果不是你拦着,我肯定会翻点有价值的东西偷偷藏起来。”濮玫有些遗憾的说道。

“是啊!啥没捞着,我还搭上了一件内衣呢。”王宝玉不无郁闷的说道。

“还说!我可是连人都给你了,我岂不是亏的更大。”濮玫白了王宝玉一眼,粉脸一下子又羞红了。

“那我还出大力了呢!现在脚还有些软。”王宝玉嘿嘿一阵坏笑。

“你……”濮玫涨红了脸,一时说不出话来,好半天才嗔道:“得了便宜卖乖!”

“嘿嘿,濮姐,开个玩笑而已。对了,这个给你吧,作为我们这次遇险的纪念。”王宝玉说道,从上衣兜里,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石龙,只有手心大小,随手递给了濮玫。

“好啊,你还是偷拿了东西!”濮玫惊讶的问道,手却不自主的接了过来,饶有兴致的把玩着。

“我虽然不是太内行,但这个东西相对粗糙,材质也不稀奇,应该不值钱。濮姐就留下纪念吧!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。

濮玫高兴的说道:“谢谢你宝玉,还有吗?”

王宝玉哈哈大笑道:“天地良心,要不是时间紧迫,我还可以脱光光让你搜身。我可是纯粹为了你才拣了这么一件的。”

“嗯!我喜欢。你啊,就会讨女人欢心。”濮玫很高兴的小心放了起来,脸上是忍不住的笑意,好像沾了多大的便宜似的。

王宝玉不屑的说道:“我可不是什么女人都喜欢,我只讨喜欢的女人欢心。尤其像濮姐这样的,知性,美貌,有气质,连嘴巴里的大蒜味都洋气。”

濮玫正乐滋滋的享受着王宝玉的赞美,突然听到王宝玉的嘲讽,不由笑着打了过去,道:“讨厌,坏死了,以后不许提这一茬!”

一回到恒通宾馆,王宝玉就拿起电话,首先打给了韩平北,详细汇报了此事。韩平北一听,不由大惊,知道兹事体大,连忙安排镇派出所,让派出所所长李勇,不惜出动所有警力,死死守住地下宫殿的入口。

韩平北又打电话给县里,县里同样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赶紧逐层汇报给了市里。平川市立刻召集考古、文物、地质及气象方面的多名专家,马不停蹄的赶往雪峰村。

王宝玉只是睡了一个下午,就被叫了起来,跟随着市里来的专家组,重新赶往雪峰村。当然,同行还有记者濮玫和廖展鹏,他们可是等着报道这一惊动全国乃至世界的大新闻,这对于记者而言,那可是莫大的机缘。

当然,作为一镇之长的韩平北,肯定也是要去的。侯四自然不会偷懒,兄弟们还在那里,再说自己可是雪峰村开发区的投资人,不能不关注这件事儿。

重新回到雪峰村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一下车,专家组们马不停蹄就往山上赶,等快到地下宫殿入口的时候,王宝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虽然是黑天,王宝玉还是看到漫山遍野都是密密麻麻的老百姓,有举着火把的,有拿着手电筒的,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,个个都是精神头十足。显然发现宝藏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,老百姓们一是看热闹,二是期望能浑水摸鱼有些意外的收获。

雪峰村的支书厉行运、村长易风安和镇派出所所长李勇以及十几个公安干警,神情紧张的守着入口处,侯四的兄弟们,形成了第二个包围圈,将入口围了个严严实实,连只蚊子也飞不进去。

王宝玉等一行人,拨过人群,来到入口处。李勇似乎稍稍松了口气,对韩平北小声说道:“韩镇长,你看这些老百姓,这样下去可不行,必须要赶紧把这里的东西搬走。”

“厉支书,易村长,你们马上去动员老百姓们离开这里,不要在这里添乱。”韩平北立刻下达了命令。

厉行运和易风安明明知道这件事儿难办,可还是硬着头皮去逐个动员,苦口婆心的劝说着,但效果并不大,老百姓们这边走了,那边又回来了,似乎抱定心思要一探这里的究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