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68 有什么特殊爱好

568 有什么特殊爱好?

厉行运知道王宝玉的主意多,看着人群离宝藏出口越挤越近,生怕有个什么闪失,不得已狼狈的凑到王宝玉跟前,求救道:“王副镇长,你看,这可咋办。”

王宝玉看着黑压压攒动的人头,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任务又沒有交代给我,平时领工资的时候咋不让我去,你是吃干饭的啊。”

厉行运苦巴着脸说道:“我的王副镇长呦,这个活不好干啊,乡里乡亲的,轻了撵不走,重了又得罪人,要有几个先走的,大家伙也跟着散了,现在的情况是,就算有想走的,看见别人不走,生怕错过什么好处,也都粘在这里不动弹,我是说破了天也不管用啊,就差给他们磕头了。”

王宝玉想了想,小声说道:“厉支书,你的难处我都明白,以现在的状况看,想要清场可能性不大,你和易村长辛苦辛苦,尽量维持秩序安定,千万别惹出乱子來,只要专家鉴定完毕,到时候或者封存或者转移,一定会有个结果的。”

厉行运和易风安也沒有其他办法,只好听从王宝玉的建议,和颜悦色的和大家伙闲扯去了,

王宝玉暂时先不理会这些,他领着众人,小心翼翼的沿着石阶走了下去,里面的油灯还在燃烧着,专家们一看里面的一切,一个个激动的手指都乱颤,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还直抹眼泪,干哪行说哪行,当兵的就希望大胜仗,做买卖的就是想着赚钱,那么,对于考古专家而言,挖掘有价值的宝藏就是最大的成绩,

不可或缺的,哗啦啦一阵响,专家们纷纷拿出专业设备,仔细四处查看了起來,一个细节也沒有放过,足足勘探了十几个小时才大致完事,最后,一位白发苍苍的考古专家终于说话了,

“这真是奇迹,沒想到在这山中,竟然有保存如此好的皇族行宫,前所未见,前所未见。”老专家激动的眼圈湿润,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,

“老先生,您觉得这是哪个朝代的行宫呢。”濮玫连忙上前问道,

“初步看,应该是辽金时期女真皇族的行宫,保存的如此完好无损,对于了解那个时期的文化,将起到难以想象的作用。”老专家说道,

濮玫和廖展鹏又问了一些问題,老专家凭着自己的初步判断,一一详尽解答,两个人一脸兴奋的记录着,一晃又是接近一个小时过去了,丝毫不感觉累,对于他们二人而言,这种新闻,比捡到一个宝贝更具有价值,

初步考察完毕,一行人又小心的回到了地上,专家就是专家,走在最后的那位老专家还是从上面的入口处发现了机关,但他并沒有言语,只是用手轻轻一动,笑呵呵的跟着众人到了上面,

只听下方传來了一阵闷响,倒是吓了大家一跳,纷纷拿着手电向里面照,紧接着,传來了淌水的声音,

“各位专家,这是怎么了。”韩平北不解的问道,

“呵呵,门又关上了,这回谁也进不去了。”老专家笑呵呵的说道,

“你这么做,里面的东西怎么办。”韩平北有些恼怒的问道,

“沒事儿,等需要开开的时候,我自有办法。”老专家颇为自信的说道,表情满不在乎,王宝玉也露出了笑容,他明白,这种现象,只是老专家关上了机关而已,

几个小时之后,水渐渐蔓延了上來,又形成了原來的水塘,看守的众人终于松了口气,地下宝藏终于暂时安全了,

虽然目前看來,无人能够再进入地下宫殿,但出于谨慎,清源镇还是留下了几名公安干警,轮流守护着那个水塘,老百姓们听说宫殿的入口关死了,只好一个个都回去了,不再幻想一夜暴富这种好事儿,

专家们并沒有停留,立刻赶回平川市汇报情况,等待上级领导的安排和处理,濮玫和廖展鹏也沒有停留,跟着专家们一道走了,忙乱之中,侯四也忘了给他们好处费,但能够采访到如此有轰动效应的大事件,濮玫和廖展鹏都觉得不虚此行,

王宝玉跟侯四等一行人,将专家和记者送到了火车站,临上车的时候,濮玫对身边的王宝玉低声说道:“宝玉,如果有时间,欢迎你到京城去玩。”

“呵呵,不冲别的,就凭想念濮姐,我也一定要去的。”王宝玉很暧昧的笑了,

“沒正经的。”濮玫满脸羞红的娇嗔道,

“濮姐也看到了,候总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,还希望濮姐回去之后,在报纸上多多美言几句啊。”王宝玉并沒有忘了提醒濮玫正事儿,由于给濮姐关系近了,他并沒有太客气的说道,

濮玫半开玩笑半认真道:“是个人都看出來你和候总的关系不一般,那股亲近劲跟小两口差不多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。”

王宝玉扑哧一声乐了,道:“不愧是记者,想象力就是好,你也不想想我在洞里的表现,像是个不正常的人吗。”

“坏死了,又乱说话,放心吧,和你开玩笑呢,我还可以联系企业界的朋友,让他们也关注积雪峰的旅游。”濮玫笑着点头答应,

列车缓缓驶入站台,濮玫依依不舍的跟着众人上了火车,直到列车启动,依旧能够看到濮玫在车窗中不停的挥着手,

“兄弟,濮记者对你似乎很有好感啊。”侯四嘿嘿笑道,很是佩服王宝玉的能耐,能够让这样一个高傲的女子放下了架子,不知道用了什么绝招,

“这个嘛,我救了她的命,要不她就死在下面了,她这是感恩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怕是不止救命这么简单吧。”侯四神秘的坏笑道,

“四哥最了解兄弟,我是吃净口素的,而且,我既然答应了四哥搞定她,那就得下工夫,死缠烂打,软磨硬泡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”王宝玉嘿嘿胡吹着,只是不愿意跟侯四承认自己同濮玫发生关系的事实,

“多谢了啊,兄弟,要不要春玲晚上來陪你。”侯四相信了王宝玉的说辞,又笑着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