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84 土生金

584 土生金

侯四说着,连干三杯白酒,平日喝惯了国内外的好酒,这种本地小烧倒是不适应了,辛辣的酒味呛得他不由咳嗽了几声,有些怀疑王宝玉这个安排是否正确,

谢流云见到侯四的样子,毫不留情的咯咯笑了,说道:“候总,虽说你是东道主,自家的酒也不用喝的这么着急吧。”言外之意倒有些嘲讽侯四有失礼仪,

项飞龙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我看不是,你们都沒注意,老侯喝酒的时候分心了,眼睛往谢总身上瞟了几眼,这不就喝呛了。”

哄得一声,大家又乐了,侯四也咧着大嘴笑了,说道:“所以人都说啊,一心不可二用,哪怕是喝酒也不能分心。”

玩笑之后,侯四又举起杯來,倡议共饮一杯,企业家们倒也随和,纷纷起身跟侯四碰杯,一阵响声过后,大家的反应却不一样,

谢流云毕竟是女人,被浓郁的酒气呛得有些脸红,但男人们却露出满意的表情,董向天砸吧下嘴巴说道:“这酒味真是不错,带着浓浓的粮食香气。”

“是啊,不但香气十足,入口之后,感觉浑身发热,真是好酒,早就听说过咱们北方的特色小烧,这回还真是头一次喝到呢。”项飞龙跟着夸赞道,

“呵呵,这小烧虽说算不得名贵,但是纯正的粮食酒,本地特产,诸位放心,只上脸,不上头,以前在战乱年代,喝上一口就能壮胆,逃荒的时候,喝上一口还能解乏呢,地地道道一股家乡的味道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解释道,

谢流云笑着问道:“小王副镇长,要是现在喝上一口,会有什么好处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了,端起酒杯在鼻子底下闻了闻,说道:“啥好处,就是图个乐呵呗。”大家又是哈哈大笑,

“现在的酒多半都是勾兑的,能喝到纯粮食酒不容易。”刘东凯说道,

“就是,据说这种小烧都很难喝到农家自酿的了,我平时都改喝啤酒。”郎顺也附和着说道,

听大家都这么说,谢流云还是忍不住又小抿了一口,觉得酒里面确实有种不一样的粮食香气,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岁月,

“我代表清源镇政府,敬诸位一杯,欢迎诸位投资清源镇。”王宝玉以官方的态度,站起身來说道,

众人再次起身举杯,王宝玉郑重说道:“想必在座诸位都是通过辛苦打拼才有了今天的成就,从政府的角度,本人希望诸位能够发扬企业家的博爱精神,积极为老百姓做事儿,通过打造旅游区项目,探索地域经济发展模式,拉动农村经济发展,百姓生活得到改善,这样,企业家就会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。”

“我们也都是穷苦出身,饮水思源,当然会尽心尽力。”董向天呵呵笑道,

“当不当英雄沒关系,只要不留下骂名就行。”刘东凯看似随意的说道,

“我这个人比较实在,我觉得投资的前提,当然要先赚钱,然后再回报社会。”谢流云毫不隐瞒的说道,王宝玉心里明白,在座的这些人当中,谢流云是比较难缠的,一个女人能够执掌企业大权,不光是要有很高的智商,同样要有很高的情商,

“积雪峰有这样好的旅游资源,怕是诸位想不赚钱都难啊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王副镇长,候总,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不妨讲一讲。”郎顺微笑着问道,显然,他是一个实干家,想尽快摸清情况,做到心中有数,

“郎总,不要着急,咱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喝酒,谈风月,融资的事情,等到会议桌上再谈不迟。”王宝玉哈哈笑道,

“哈哈,本人就喜欢谈风月,尤其是跟谢总单独谈。”项飞龙咧开嘴一阵大笑,眼睛滴溜溜的在谢流云身上打转,

“谈什么本人都奉陪到底,來,一起干杯,既然这酒那么好,不多喝点岂不是可惜。”谢流云也不恼,反而有些得意的笑了,

在一阵欢笑声中,众人又共饮一杯,几杯酒下肚之后,在酒精的作用下,大家渐渐放下了架子,话匣子也就打开了,

企业家也是人,也有人的七情六欲,也同样吃喝拉撒,也需要与人沟通交流,很快,场面就热闹起來,众人不停的相互敬酒,勾肩搭背聊天,

“王副镇长,我去年算卦,显示在东北地区有财运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应在积雪峰上啊。”董向天颇有深意的问身边的王宝玉,

“以本人看來,乾元集团这个名字,在五行之中应该属金,而东北西南分别是艮和坤,五行当中属土,土生金,董总的财运就是应该在东北有一支。”王宝玉认真的分析道,

“嗯,有道理,我们集团的主要业务确实在西南方向,王副镇长真是易学大家,一眼就看透了其中的缘由。”董向天赞赏着说道,

“我个人认为,西南坤地,虽然属土,但却是老阴之地,生发能力不强,而东北艮为山,则属于少阳,潜力更大。”王宝玉循循诱导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让董向天坚定信心,无论如何,也要投资这个项目,

“王副镇长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,诚实说,集团在西南的业务,目前还真是有些停滞,所以,我对积雪峰的投资,信心很大啊。”董向天呵呵笑道,赞同王宝玉的说法,

王宝玉听到这话当然很高兴,刚才谈到投资的事情,大家几乎都沒有明确的态度,说自己一定会投资,董向天这句话要是实现了,也不算沒有收获,

“两位,聊什么呢,这么热乎。”谢流云在一旁听到了点动静,不由好奇的凑了过來,

“谢总,王副镇长不但是个官员,还精通易学占卜,刚才几句话就点破了玄机。”董向天感慨的对谢流云说道,

“呵呵,我也喜欢找人看相,董总,咱们换个地方。”谢流云來了兴趣,笑嘻嘻的说着就拉董向天,董向天连忙笑着起身主动让开了,

“王副镇长,给我也看看。”谢流云说着,把白嫩嫩的一只手伸了过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