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85 春哥不是伟哥

585 春哥不是伟哥

“谢总,有句话叫做无事不占卜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王宝玉当然不会轻易出手,端起了架子,

“这世间本來就纷纷扰扰,怎么会沒事儿呢。”谢流云咯咯笑道,坚持着并沒有把手收回去,

“那本次看相就算作娱乐,真假对错,谢总都不要放在心上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放心吧,我也是看着玩,喝酒这么沒意思的事情,我可不喜欢,还不如和帅哥聊天呢,呵呵。”谢流云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,

王宝玉笑了笑,转念一想,何不利用女人这份好奇,再争取一份融资呢,于是微微低下头,在谢流云的粉手上观摩了半天,直到她有些急不可耐的时候,才小声说道:“谢总,从你的手上看,虽然多有贵人运,但主要还是靠自己打拼,以前吃过不少苦头吧。”

谢流云一愣,显然被王宝玉说中了心事,伤感的答道:“那是自然,想当初创业的时候,我就是摆地摊,风吹雨淋,连个蹬三轮车的都敢笑话我,哎,现在总算是熬过來了。”

“这条线叫做魅力线,如此清晰完整,迷恋谢总的人可是不在少数,至少能有一个加强连。”王宝玉指着一条弯曲的细纹说道,

“那可不敢当,我就是一个普通人,再说年纪越來越大了,谁还惦记我啊。”谢流云嘴上客套,脸上却有几分得意,

“只是可惜,你的婚姻运并不好。”王宝玉话題一转,皱着眉头说道,

“这沒什么,我男人就是一个小干部,工资少的可怜,也沒什么上进心,说实话,我也不指望他,他赚够自己吃的就是了。”谢流云毫不隐瞒的说道,言语中还是带着些不甘心,

“这个,我说的婚姻运不好,并不是指两个人之间能力位置的高低,而是指……”王宝玉的话语犹犹豫豫,似有隐情,

“王副镇长,你有话就直说,沒关系的。”一看王宝玉不愿意说,谢流云胃口一下子被吊了起來,急切的追问道,

“说了你别生气,你老公的身体不好,当然并不是指大的健康问題,而是那方面,不能让你得到满意的**。”王宝玉小声的说道,言语却非常的自信和肯定,

谢流云愣在当下,脸色微变,沒想到初次见面,这个年轻人就如此直言不讳的戳到了她的隐私和痛处,

“年纪大了,这方面不行也正常。”谢流云当着众人,自然不好撂脸,敷衍着说道,

王宝玉并不接她的话茬,反问道:“年纪多大,总不是七老八十了吧。”

谢流云含糊的说道:“别看赚的不多,工作也挺忙的,恨不得天天开会,可能那个心思也不多。”

“呵呵,说句让谢总生气的话,那些都不是理由,这里有你的原因。”既然说到这里,王宝玉就更加一针见血的说道,

“有我什么事儿啊,家里的一切,哪样不是我赚來的,多少男人围着我转,我也沒说和他离婚啊。”谢流云不由发起了牢骚,露出了女人的本色,

“你看你手上的这条玉柱纹,从手腕直冲而上,说明你的气势太旺,他当然就被压了下去,男人一旦失去了自信,各方面就都差了。”王宝玉说话的角度,似乎站在了男人的这一方,

“不就是**那点儿事嘛,我也是很主动的,他不行还能怪我吗。”谢流云一着急,口无遮拦的说出了实情,说完了之后,脸一下子红了,

“谢总,这是你的家事儿,怪我多嘴了,如果要是惹谢总不开心,那可是得不偿失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冲着谢流云抱了抱拳,表示歉意,

谢流云生怕王宝玉不看手相了,连忙换上副笑脸,小声说道:“王副镇长,谁家摊上这个事儿也闹心,我刚才失态了,可别往心里去,你看的都很准呢。”

王宝玉说道:“沒啥,都是些表面问題,我只是如实告知而已。”

“我听人家说,这能看的就能破,王副镇长,有沒有啥法子,改善一下这个状况。”谢流云微微一笑,又凑过來小声问道,

“我是政府干部,不能搞封建迷信。”王宝玉嘿嘿直乐,找了一个不恰当的理由,

“得了吧,我早看出來了,你并不适合当官。”谢流云有些不屑的说道,

“哦,此话怎讲。”王宝玉面现惊诧的问道,

“现在的官员,做事儿圆滑着呢,哪像你,先把什么百姓利益搬出來,现在谁还讲这个啊。”谢流云久经场面,表现出看透官场的味道,

“有道理,改天我下海经商,希望能跟谢总合作啊。”王宝玉表示赞同,

“嘻嘻,既然将來要合作,你先帮帮我吧,行不行无所谓,死马当做活马医。”谢流云用无奈的口吻说道,

“谢总,你这么说话就是对我沒信心,本人一定能让你的男人生龙活虎,百战百胜。”王宝玉抱着膀,颇为自信的说道,

“是吗,你要是能做到这一点儿,别说合作,什么要求都行。”谢流云立刻媚眼放光,充满了期待,

“这个给你,回去试一下,本人以信誉担保,无毒无害。”王宝玉从兜里摸出一粒已经包好的春哥丸,从下方递给了谢流云,

谢流云会意的揣进兜里,失望的说道:“说实话,伟哥也用过,有点作用,但都不持久。”

“我这个是春哥,比伟哥可是强多了,你一试便知。”王宝玉很是自信的说道,

“呵呵,那就先谢谢你了,口服还是化水。”谢流云咯咯笑道,

王宝玉有些发懵,这个问題还真是沒有想过,也许将來发明些化水的,可能更容易吸收,说道:“睡前半小时口服。”

谢流云犹豫了下,还是直接的问道:“有沒有国家药品批准文号。”

王宝玉心里很是不爽,心想,有钱人就是事多,但还是尽量和气的说道:“祖传秘方,还沒有申请专利。”

谢流云哦了一声,看样子心里还是不够托底,这个年代,假的东西越來越多,尤其是这种药,谁都说自己的最管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