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86 重头戏

586 重头戏

那边,侯四似乎已经攻下了项云龙的堡垒,两个人搂脖抱膀,频频敬酒,显得很是亲热,宛如多年旧识一般,

这就是王宝玉想要的效果,一定要让这些企业家放松下來,不再存有过多的戒备心,只有这样,一切问題到了谈判桌上,才有了商量的余地,

现在看來,董向天、谢流云和项云龙三个人,应该在投资这件事儿上,信心都很足,只是酒桌上的另外两个人,刘东凯和郎顺,至始至终也沒有松口,确实有些难对付,

刘东凯看似英俊帅气,彬彬有礼,本质上却很精明,滴水不漏,找不到弱点,郎顺更不用说,容貌身材看似平凡无奇,但坚定的眼神却显示他是一个主意非常正的人,想要搞定他,光靠取悦是很难实现的,

王宝玉也沒有急于求成的想法,他琢磨着,即便跑了两个,至少还能留下三个,也不枉这次的精心备战,如果到时候资金不足,还可以再进行融资,总而言之,资本的规模越大,感兴趣的人就越多,

心里这么想,王宝玉还是客气的起身过去跟刘东凯和郎顺喝酒聊天,人与人的交往就是这样,如果用不着就把人家冷落到一旁,不是交友之道,无意中,郎顺谈到,他跟《经济发展时讯》的记者濮玫很熟,如果不是濮玫一再推荐,他是不会参与这件事的,但既然來了,如果项目不错,投资沒有问題,

刘东凯则表示,虽然自己只是从报纸上得到了消息,但本身对体育很是热衷,而凯旋集团的主营就是体育用品,投不投资另说,但心里却非常希望国家能够在冬季运动上,在世界占据重要的位置,

一大群人边喝边聊,气氛融洽,加上菜好酒好,一直喝到日落西山,才收了酒场,王宝玉懂得,这些企业家们,都是夜行动物,很少有老实呆在家里看电视陪媳妇睡觉的,因此,他早就跟侯四商量好,晚上要搞一个盛大的表演,让企业家们在这里过得不郁闷,能够找到不一样的乐子,

一行人离开酒桌,呼呼啦啦又进了另外一个大房间,这里有事先预备好的演出,一排皮椅和方桌早已经摆好,从县里请來的表演团队已经穿好了演出服,磨拳擦掌的等着上台亮相,

企业家们心里高兴,觉得侯四招待的细心周到,考虑的全面细致,让他们來到这里,过的并不乏味,于是便一个个喜气洋洋的坐好,品茶吸烟吃水果嗑瓜子,静等着好戏上场,

屋子内的灯光暗了下來,舞台上的灯光却立刻亮起,一个身穿晚礼服的少女,款款登上舞台,先是对到了的各位嘉宾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和最热烈的欢迎,宣布演出正式开始,

缠绵悱恻的音乐立刻响起,一个身穿白色天鹅裙的女孩步入舞台,悠扬的唱了一首《我想有个家》,歌声伤感,催人泪下,王宝玉偷眼看到,几位企业家们都受到了感染,面现忧伤之色,

一曲歌声完毕,众人立刻鼓起掌來,当然是出于礼貌,他们出席的场合不乏这种好嗓子的歌手,实在沒有什么新奇的,接下來,是一位男孩子登场,唱了一首豪迈的《走四方》,声音很是激昂有力,大家不由的跟着打起了拍子,也有轻声和唱的,

前面的这两首歌,不过是开胃甜点,调动些气氛而已,接下來,东北特色二人转登场了,一个干瘦的丑男人和一个胖乎乎的丑女人,俩人高矮胖瘦形成鲜明对比,一出场就逗得大家笑了起來,

演员在舞台上翻跟头打把势,讲着笑话,说着荤段子,倒是让台下的众人一时间欢乐开怀,

起初,王宝玉还担心谢流云受不了二人转这种带着粗口的地域文化,但是偷偷观察后,从她的表情看,好像根本不在意,还乐在其中,毕竟是三十几岁的女人了,啥沒见过,

再看看几位男性企业家,一个个看的不亦乐乎,是个男人都好色,这句话一点都不过分,另外一点,王宝玉也深有同感,对于他们这种身份的人,平日工作、交际一大堆,难得有放松的时刻,即使吃饭喝酒也是言不由衷,多为应付,不像现在敞开了怀的大笑一场,

这样一來,王宝玉就放心了,二人转表演结束之后,他给侯四使了个眼色,本次演出的重头戏就要上场了,

侯四招呼主持人耳语了几句,主持人笑了笑,到后台安排去了,项飞龙正乐呵的不行,等了好久也沒见下一个节目,不由埋怨道:“老侯,我看你就是卖花生的手,小气的很,还沒看过瘾的,怎么就沒下文了。”

侯四哈哈笑道:“老项,你说对了一半儿,小的时候我倒是种过花生,这回我卖的是个关子,你要是等烦了就先回去睡觉,我们接着乐呵。”

项飞龙笑道:“我还偏不走了,看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就在大家急不可耐的时候,灯光一下子灭了,激烈的迪斯科舞曲却响了起來,

一束探照灯照在舞台之上,五名只穿着薄薄三点的妙龄女子亮相了,随着舞曲,扭腰摆胯的跳起了艳舞,搔首弄姿,前胸乱颤,直搅动的这些企业家们也心里着了火,眼睛一眨不眨的直盯着台上,

谢流云看的无聊,笑嘻嘻的对一旁的王宝玉说道:“王副镇长是不是平时看这种节目看的多了,我看你一点都不动心。”

王宝玉眨着眼睛,笑道:“有谢总这样的绝色美人在身旁,谁还有心思看她们跳舞啊。”谢流云撇撇嘴,表示不信,然后指了指一旁看的眼睛发直的项云龙,捂着嘴巴偷笑,

“老侯,这个真他娘的够味,够辣。”项云龙激动的坐都坐不稳,接着酒劲,拍着巴掌对侯四说道,

“诸位,想不想要更辣的。”侯四嘿嘿笑道,转脸问众人,大家都不言语,但目光中却是意思确实想要,谢流云也饶有兴致的等待着,不知道这更辣的节目会是什么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