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98 气死他们

598 气死他们

照片上牵扯到的另一个人吴丽婉,不用经过商量,被杨一方调动到镇税务所,做了一名小职员,离开了政府大院,孟耀辉在派出所里,在李勇的吓唬之下,终于承认这件事儿就是他干了,杨一方左思右想,碍于他是县委书记的侄子,也给了他停职半年的处分,

王宝玉拿着停职文件,心中颇为感叹,不是因为自己暂时丢了官,而是感慨命运的安排从來都不会客气,自己在吴丽婉身上,千防万防,最终还是载在了这个女人身上,可以说躺着也中了枪,

既然被暂时停了职,那就不能再使用办公室和公车,这是政府里的规矩,王宝玉拿了自己本來就不多的东西,心情非常不爽的走出办公室,准备去恒通宾馆住上一段时间,

正所谓冤家路窄,王宝玉刚跨出办公室的门,恰好对门的孟耀辉也收拾着一大包东西从办公室走了出來,不过,看起來孟耀辉似乎沒了以往的傲气,脸色灰暗,带着些颓废,

“哈哈,孟专员,老子终于被你给算计了,恭喜你如愿以偿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,眼神中却带着杀意,

“王宝玉,我也是情非得已,沒想过真的害你。”孟耀辉慌张的避开王宝玉的眼神,辩解说道,

“你他娘沒想陷害我,老子都被停职了,你要是稍微用点心,老子的命还不得搭你手里了,哇,真是后怕,多谢手下留情。”王宝玉尖刻的讥讽道,

“我承认以前对你有意见,但这一次还真沒想害你,我也是被别人逼得。”孟耀辉说道,

“算了,老子不管那么多,你这是准备去哪里投亲靠友啊。”王宝玉嘿嘿冷笑着问道,

“还沒想好呢。”孟耀辉神情闪躲,不愿意说,

“嘿嘿,跑到哪里也沒用,早晚老子会收拾你。”王宝玉嘿嘿冷笑,低声对孟耀辉说道,

“王宝玉,你别恐吓我,我不怕你。”孟耀辉嘴硬的说道,表情中还是露出了惊恐,其实他是真的后悔了,心里也很清楚,一旦离开了这个政府大院,难保瑕疵必报的王宝玉,不对他背后下黑手,

王宝玉突然皱着眉头,上前了几步,孟耀辉以为他要报复,惊恐的问道:“王宝玉,你想干什么,这里可是政府大院,你不能胡來。”

王宝玉捏着下巴,认真的说道:“孟耀辉,你面无光彩,眼白发暗,怕是要遇到灾星了。”

孟耀辉挺直腰板,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我才不信你那一套,你自己都是灾星不断,哪里还顾得上别人。”

“那就等着瞧。”王宝玉撂下一句话,大踏步的走了,显得很潇洒,孟耀辉则拎着东西在原地弓着腰站了半天,等王宝玉走了很远之后,才左顾右盼的疾步离开,

刚到镇政府的大门口,门卫杨红军就迎了过來,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,

“杨大爷,你老有什么吩咐。”王宝玉客气的问道,虽然是杨一方整了自己,但老杨头对自己却还是不错的,不能因为杨一方而冷落了杨红军老人,

“小王,我听说了你的事情,等找个时间,我会跟一方说说。”杨红军很真诚的说道,打心眼里,他还是很喜欢王宝玉这个年轻人的,

“您老的心意我领了,不用麻烦,半年后我就又回來了。”王宝玉表示感谢,同时也觉得,沒必要跟杨一方求情,

“那沒事儿的时候过來找我玩。”老杨头呵呵问道,

“那是自然,我还答应陪你去看战友呢,什么时候需要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,掏出笔,给杨红军写了个电话,是恒通宾馆的,

“嗯,过一段时间,咱们就再去一趟市里。”杨红军很满意的说道,

一辆价值百万的白色运动版路虎车,招摇的横停在镇政府的大门口,引來了不少人的远远围观,连大院里出來的普通轿子都赶紧绕道开走,省的对比之下丢人现眼,

不用说,是侯四亲自來接王宝玉了,王宝玉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,反正就差开除了,沒必要像以前遮遮掩掩的,远远的大声招呼侯四,“四哥來了啊。”

侯四上前迎了几步,笑着说道:“那是自然,只要兄弟一声招呼,咱随叫随到。”

王宝玉啧啧的围着车转了几圈,连声夸道:“好车,好车。”

侯四嘿嘿笑道:“当初看谢流云开了辆,心里老是惦记着,真他娘的气派,只是买了就后悔了,烧钱啊。”

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四哥掌管过亿的企业,还怕什么。”

侯四说道:“当时一冲动就买了这辆,现在想想该买辆行政版的,这车看着不错,但要沒个大专学历还真玩不了,都是好功能,不会用啊。”

王宝玉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,说道:“四哥,车是个啥,就是个玩意,不满意咱再换新的,今天我给你当司机。”说完,不客气的接过侯四递过來的车钥匙,昂首挺胸的上了车,轻踩油门,汽车已经急速行驶了出去,

王宝玉兴奋的在马路上横冲直撞,碰到不让道的,伸出脑袋就骂,“你他娘的沒长眼啊。”

“兄弟,沒什么,就是半年时间,过去之后就官复原职了。”人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,表现出过度的兴奋也是一种脆弱,侯四看出了王宝玉的焦躁,安慰他道,

“但愿如此吧,说不准杨一方就想趁着我停职的期间,暗地里再抓我的把柄。”王宝玉不无担忧的分析道,

“那也沒什么,咱们县组织部有人,兄弟尽管放宽心,再说当那个小官有啥屁用,不如跟四哥干,吃香的喝辣的,住大房子开好车。”侯四满不在意的说道,

“那就过一段无官一身轻的日子。”王宝玉只好如此说道,

“以后兄弟你就开这辆车,让这帮当官的瞧瞧,咱们不在政府大院,生活的会更好。”侯四大方的说道,

“不必了,这车的性能好,四哥要忙的事儿还挺多,随便有辆车代步就行。”王宝玉当然不能夺侯四所爱,客套的推让着,

“不,就开这辆车,咱们兄弟不分你我,只能咱气死他们那帮狗日的,不能让他们影响到咱,听哥的,就这么办了。”侯四坚持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