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99 破镜重圆

混世小术士 599 破镜重圆

说句实话,王宝玉还真喜欢这辆车,高高大大,开着上路很是威武,有派头.看侯四一脸真诚,便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
到了恒通宾馆,王宝玉先去洗了个澡,抖擞了精神。侯四想的很周到,特意给王宝玉倒出了一间办公室,摆放好了办公设施,还安装了电话。

在落难之时,再次得到了侯四的照顾,王宝玉感觉很满意。优哉游哉的刚抽了一支烟,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,是浆果厂的焦炳打来的,他听说王宝玉被停了职,一猜王宝玉就在恒通宾馆,想要过来看看他,并致以最真诚的慰问。

王宝玉满口答应,没问题,他也正想找焦炳好好聊聊,说起来,自从上次给焦炳算卦之后,王宝玉已经有几个月没看见焦炳了。

不知道焦炳的浆果厂最近发展的怎么样?是否找到了老婆关婷?还有就是,焦炳跟邓乐发的仇恨,是已经化解了,还是继续发展了。

没过多长时间,焦炳就急匆匆的赶来了。多日不见,焦炳的气色看起来不错,明显胖了不少,露出了些富态的样子,跟王宝玉第一次见他时相比较,堪称判若两人,身形和气度方面,更是跟以前无法同日而语。

这也不奇怪,焦炳管理的浆果厂,虽然说今年收的浆果不多,但蓝莓基地已经建好,并且,在镇农业办主任赖兴安的动员之下,老百姓种植浆果的积极性很高,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玉米陇间栽植了草莓等小浆果。

相信明年后年,浆果厂一年会比一年好,而焦炳也很能干,将一个百十号人的浆果厂,打点的井井有条。就连侯四都暗地里佩服,说焦炳不再是以前的阿炳了,现在眼睛好使的很,现在的浆果厂,谁吐口唾沫到地上,管保会被焦炳发现了。

“老弟,我听说你在单位出了点事儿,就赶紧过来找你,没问题吧?”一进屋,焦炳就急切的问道。

“呵呵,感谢大哥惦记着老弟,我没事儿,还能为这点破事儿自杀去啊!这不一切都好好的,只不过是停职半年而已,唉!命中的劫数,没啥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表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一劫,自己虽然早已算到,却是无法躲避。

“大哥过来就是想当面问你,有没有需要帮忙的事儿?你对大哥有再造之恩,无论什么事情都大哥都义不容辞。”焦炳满脸认真,拍着胸脯说道。

“多谢,多谢,暂时我在这里还挺好的,可能少不了麻烦焦大哥,以后想到啥我一定会开口的。”王宝玉表示感谢,说得很客气,心里却是累的很,从前都是自己帮助别人,现在却成了救济对象,感觉跟个叫花子似的。

“既然是劫数,兄弟就耐心的等上一段时间,你算卦的本事儿,大哥可是从心眼里佩服,真是准!”焦炳满口称赞道。

“是不是已经找到嫂子了?”听焦炳这么说,王宝玉不由问道。

“按着你给我写的那个地名,还真找到了你嫂子,丁香花说得就是平川市的丁香园小区,真神啦!不仅如此,我还见到了女儿果果,都长这么高了,越来越乖巧可爱了。”焦炳一脸喜悦的说道,用手比量着高度,眼神中充满了父亲的慈爱。

“嫂子表现的如何?没有跟你吵架吧?”王宝玉谨慎的问道,关婷外面有人是肯定的,不知道她见到焦炳是什么态度。

“我到了那里就打听,有人说看见一对母女住在这个小区内,女的好像是姓关。我就在门口等着,晚上五点多,你嫂子接孩子回来了,一看见我,你猜咋了?”焦炳娓娓道来,像是讲一个故事一般。

“咋了?上来就抱你,亲你?”王宝玉呵呵笑道。

“年轻的时候可能会这样。”焦炳呵呵一阵笑,又得意的接着说道:“你嫂子当时就傻了,愣了好半天,还直搓眼睛,大概不相信我会像模像样的站在她跟前,直到果果问她这个人是谁的时候,她才支支吾吾的说是爸爸。”

“这么说,大哥已经跟嫂子重归于好了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你嫂子关婷说了,她跟邓乐发那是一时糊涂,情非得已,自从我找到了她后,她就发誓不跟邓乐发联系了。还有我的女儿果果,都说是父女连心,真是不假。这几年,果果心里一直惦记着我呢,认出我后高兴的又蹦又跳的,临来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舍不得放,我这心啊,都揪起来了,还是你嫂子教育的好,呵呵。”焦炳似乎很满意关婷的做法,眼眶中闪着激动的泪花。

王宝玉微微皱了皱眉头,他不认为关婷会有如此迅速的改变,虽然他跟关婷只是简单的接触,但作为一个术士的敏感,他却觉得关婷跟邓乐发感情似乎很深。

事实上,关婷看到了焦炳之后,心情也是很矛盾。虽然他当初背叛了焦炳,也只是不想让女儿整天对着一个近乎于半疯癫状态的男人。毕竟是结发夫妻,关婷对焦炳还是有感情的,但另一方面,关婷对邓乐发的感情更是难以说清楚,虽然邓乐发给了她富足的生活,但却一直给不了她一个正式妻子的名分。

“那嫂子在市里靠什么生活?”王宝玉委婉的问道,没有明说邓乐发已经给了关婷莫大的照顾,买了大房子,买了轿车,过着富裕奢侈的生活。

“狗日的邓乐发,给你嫂子买了套大房子和一辆轿车,我当时很生气,就让你嫂退了,可你嫂子说这就是该得的,谁叫当初他邓乐发骗了浆果厂的钱。”焦炳说道。

“邓乐发是欠你的钱,可这跟嫂子的房子和车是两码事儿。”王宝玉皱着眉提醒道。

“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,毕竟是房子写得是你嫂子的名字,他邓乐发不敢咋样。”焦炳说道。

“在嫂子这块,大哥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果果要在市里上学,毕竟那里的师资环境比咱清源镇可是强多了。我跟你嫂子,也是偶尔聚一下。”焦炳说道,似乎很满意目前的状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