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00 无所事事

600 无所事事

王宝玉很佩服焦炳的心胸,就这样跟关婷再续了前缘,又想一想也可以理解,毕竟两个人还有一个孩子,曾经也是花前月下,海誓山盟的,

“焦大哥,那邓乐发的事情就这样算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他娘的,邓乐发这个狗日的,老子这辈子绝不会放过他,要不是兄弟你,我可能现在还过着野人般的日子呢。”焦炳开口骂道,能够看得出來,心中依然是充满了仇恨,

“最近有沒有发现邓乐发的问題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邓乐发这个人,问題很多,化肥厂在建设初期的时候,强征百姓耕地,弄得民怨载道,都告到了省里,化肥厂建成后,他整天上门拜访镇里的领导,有时候还去县里拜访有关领导,显然就是去行贿。”焦炳分析着说道,

“焦大哥,你说的这些问題,都找不到实在的证据,很难将邓乐发一举拿下的,如果打蛇不死,肯定要被他反咬一口的。”王宝玉听到后心里有些失望,觉得焦炳说得这些事儿,都等于白说,

焦炳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兄弟,你放心,对于邓乐发我是一刻也沒有放松,他早晚得死在我的手里。”

“焦大哥,问句不该问的,嫂子跟邓乐发有过接触,她有沒有透漏过什么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她个娘们家整天做饭带孩子知道个啥,傻乎乎的,问了也白问。”焦炳大咧咧的说道,其实他并不想问及太多关婷和邓乐发之间的事情,那等于给自己添堵,

两个人又东扯西拉的说一会儿,焦炳就告辞了,说工厂那边还有事儿,改日再聊,

之后,王宝玉无聊的回楼上的房间躺了半天,不知道焦炳來这一趟,是來安慰自己的,还是倾诉找到媳妇孩子的喜悦的,一下子不当官,还真有些不习惯,尤其看到焦炳急匆匆的背影,心里更不是个滋味,大男人就该在外面打拼,几个像自己这样白天睡大觉的,

这“失业”的感觉不好受,让人觉得格外的空虚,王宝玉越想越烦躁,干脆起身去找冯春玲这个可人,也许这个时候在她那里可以得到点仰视,

说走就走,王宝玉抖擞下精神,开着侯四给的路虎,扬起一路灰尘,去了木耳厂,推开经理办公室的屋门,只见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摞文件后,冯春玲正在忙碌的工作着,

冯春玲听到动静,抬头一看是王宝玉,心里一阵欢喜,连忙起身走过來,环住王宝玉的腰,柔声说道:“宝二爷,你怎么來了,看看,眼圈都黑了,是不是沒睡好。”

怀里抱着一如既往温柔的冯春玲,王宝玉心情果然好了许多,紧紧将她拥在怀里,喃喃道:“好春玲,只有你不会抛弃我。”

冯春玲笑道:“傻瓜,这个问題还用问吗,你就是我的一切。”

王宝玉感动的抬起冯春玲的下巴,心头一热,用力吻上她的樱唇,似乎要挥洒心中全部的爱意,冯春玲感受到了王宝玉的热情,陶醉的闭上眼睛,

王宝玉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冯春玲衣服内游走,刚要解开内衣带子的时候,办公桌电话突然急促的响了起來,冯春玲娇笑道:“不用管它,沒有什么比你更重要。”

王宝玉笑了,又将嘴唇贴了过去,可是电话响起來沒完,看样子有急事,王宝玉叹了口气,对冯春玲说道:“工作要紧,我反正沒事儿,可以等你。”

冯春玲点点头,起身过去接了电话,皱着眉头嗯啊了两声,说了句我马上就來,挂上电话,冯春玲对王宝玉说道:“有要退货的,我过去看看,马上就來。”

王宝玉不悦的问道:“木耳质量不是经过层层把关吗,怎么还有退货的。”

冯春玲说道:“质量肯定沒问題,不一定啥原因呢,多半都是闹事的。”

王宝玉一听就恼了,说道:“哪里來的狗日的,敢在这里撒野,看老子出去不削了他。”

冯春玲连忙拉住王宝玉,轻轻把他摁在沙发上,端上茶水,摆上报纸,笑道:“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呢,做生意哪有这么急躁的,好坏都是咱的上帝,这种小事儿不劳烦你,我去去就來。”说完急匆匆的走了,

王宝玉的茶水不知道添了几杯水,报纸也看了厚厚的一摞,冯春玲才磨磨唧唧的回來,很释然的道:“沒事儿了,其实这个也算是个老客户了,后來不知道哪里來的小商小贩给他些便宜的木耳,这不嚷嚷着买贵了嘛。”

王宝玉不解的问道:“咱们的木耳有充足的货源,而且都是以批发为主,价格优势很大啊。”

冯春玲呵呵笑道:“事实就是如此,我还对他说,食品不比其他的东西,质量是首等重要的,你如果进了來历不明,以次充好的木耳,将來如果吃出问題來,任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,我们的货不愁卖,你要退,绝对一分钱不少给你,咱们还是朋友,将來如果还是觉得咱们的木耳好,照样以最优惠的价格提货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那他怎么说。”

冯春玲得意的说道:“还能怎么说,眼睛眨巴了半天,不仅这批货又拉了回去,还又订了一批,不过,我还是给他增加了些优惠,算是补贴油钱吧,既然他爱沾小便宜,给他就是了。”

王宝玉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们的冯经理果然是巾帼豪杰,做起事儿來就是利落,來,快让宝二爷奖励奖励。”说着将娇笑着闪躲的冯春玲拥在了怀里,

两人正在亲热,咚咚咚,又是一阵敲门声传來,王宝玉恼火的放开冯春玲,冯春玲整理下衣服,说声进來,接着一个工人走了过來,说是卫生部门來检查了,

冯春玲点点头说知道了,等那工人走后,王宝玉不高兴的也站起身來要走,冯春玲连忙拉住他,说道:“要不宝二爷也一块去看看吧。”

王宝玉立刻就火了,大声说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谁啊,说让老子不去就得喝茶看报纸,说去就跟着你去,老子还就不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