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04 打错电话

604 打错电话

“现在看起来邓乐发必须要除掉了,否则一定是咱们的心腹大患。”王宝玉分析着说道。

侯四发狠的说道:“我早就想找人干掉他了!他娘的,只要他还喘气,咱们就消停不了!”

王宝玉摇摇头说道:“上次咱们就考虑过这个问题。邓乐发在这个地盘上的势力不比四哥差,就算咱们得手了,将来顺藤摸瓜,你我也难逃干系。”

“兄弟,你有没有好办法,不露声色的干掉他?我现在只要想到他就一肚子火,什么主意也没了。”侯四使劲握着拳头,指关节咯咯直响。

“暂时还没有,关键没有他真正的把柄,这个人一直很狡猾,焦炳都盯了他半年了,也还是没有收获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侯四不屑的说道:“说不定就是焦炳光过好日子,对邓乐发没下足功夫。”

王宝玉连忙说道:“这点四哥不用怀疑,焦炳和邓乐发有夺妻之恨,通过这段观察,我发现焦炳对他女儿果果的感情也很深。所以他对邓乐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“有道理,那他开赌场的事情,咱们已经有孟耀辉这个人证了,能不能从这块做文章?”侯四一拍脑门,急急的问道。

“怕是不行,孟耀辉在他眼皮子底下丢了,他一定会把赌场关了,没有证据,还是不能把他怎么样。说不定还会被他反咬一口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这样不行,那也不行,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他总是从背后放冷箭吗?干脆咱们都先买好坟地,等死算了!”侯四有些无法忍耐的说道。

“四哥心里着急,我很明白。兄弟何尝不也是这样?这次,除了以前的力量还要借助以外,我还要亲自去调查他,一定要把他彻底搞垮。”王宝玉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兄弟要注意安全,邓乐发也不是好惹的,别让他闻见什么风声,下面的弟兄们随便你调遣。一切安全第一!”侯四郑重的提醒道。

“四哥放心,你就等着看邓乐发哭吧!”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反正也是闲来无事,王宝玉从第二天开始,也不开车,独自一人到镇北面的化肥厂周围溜达,当然不会靠太近,就这样远远的看着。

后来觉得太费事,王宝玉就让下面的人搞来一个苏联产的军事望远镜,在离化肥厂不远处的一个土丘后俯下身来,整日细心观察着化肥厂的动静。

整整守候了十天,眼睛看得望远镜都要近视了,可是,还是没有发现化肥厂有任何的异常。上班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下班同样吵吵闹闹的人流,除了上班下班的工人们,还有拉化肥的货车来来往往的穿梭,并没有外地的车辆进入化肥厂。

邓乐发也是整天开车上下班,那辆尾号666的红色本田车格外醒目。早上七点半上班,晚上六点下班,似乎每天都严格遵守着时间,就像是一成不变的陀螺一样。可是越这样,王宝玉就越觉得不对劲,在这种过度程序化的背后,一定是在刻意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
想进入化肥厂内部看看,显然并不容易,不光是因为有几十名保安,更主要的还养着几十条大狼狗。

昨天,王宝玉趁邓乐发下午有事开车出去,便试着往化肥厂大门走了几步,结果狗的嗅觉听觉都异常灵敏,看见生人便狂叫了起来,还有条半大不小的没有拴链子,冲着王宝玉呲牙咧嘴的便冲了过来,要不是王宝玉眼尖,撒腿跑了,再晚一会儿,裤子就有可能被那畜生给咬烂了。

整整半个月过去了,王宝玉还是一无所获,期间侯四也叫过王宝玉几次,无非是玩啊吃饭什么的。王宝玉心里明白,侯四是等着急了,想找个借口,问问自己关于邓乐发的情况。

可是王宝玉一点收获没有,心里更着急,见了侯四也不知道说啥,干脆拔掉电话线,关上办公室的门,谁也不联系。

这天,王宝玉沮丧的拿着望远镜看得实在无聊,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老是在墙外边转悠,怕是一年半载也很发现点什么,想来想去,他还是决定要到化肥厂里面去冒险。

自己一个人显然是不行,于是,王宝玉便回到办公室给钢蛋打去电话,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觉得钢蛋要比保镖们更加可信一些。

“喂,钢蛋吗?”王宝玉拨通了钢蛋车间的电话,问道。

“你谁啊?谁是钢蛋啊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听起来似乎年纪并不大。

王宝玉第一反应,那就是刚才一急之下,拨错了电话,连忙说道:“不好意思,拨错电话了。”

“操!你眼瘸啊,连号码都摁不对!”陌生男人不高兴的说道。

王宝玉本来想放下电话,可是一听这个陌生男人的话就火了。不由开口骂道:“你他娘的说话嘴巴干净点儿,我就是喜欢打错电话,你能咋地?”

“咋地?打错电话还有理了?简直就是个变态!”陌生男人略微提高了声音说道。

“操!你再敢骂我一句,老子就找人干你屁股。”王宝玉气恼的开口骂道。

电话那头没了声音,不过并不是电话放下了,而是那个男人不说话了,没过一会儿,那个男人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吓唬谁啊,你又不知道我住哪里!”

王宝玉吹嘘道:“咱邮电局有朋友,根据电话号码一查就能查出你来!等着吧,老子今天晚上就找人办你!”

对方显然慌了,口气也不似刚才那么强硬了,嘟囔道:“我就是随便说两句,本来你也有错!”

王宝玉不屑的说道:“就算全是老子错,那又有啥?很不好意思,你既然碰到了老子,就等着倒霉吧!”

出乎王宝玉意料的是,电话那头竟然传来了男人低低的啜泣声,说道:“这位大哥,我刚才正在睡觉,让你吵醒了,心情不好。”

“老子心情更不好,大白天的睡什么觉,一听你就是个二流子。”王宝玉鄙视的说道,心里也感觉有些好笑,自己随便说两句话竟然把一个大男人给吓哭了,看样子多半是个傻二愣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