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05 鬼压床

605 鬼压床

“大哥,你别吓唬我,我胆小,心脏也不好,我家就我自己一个人住,有了病也沒个人照顾。”陌生男子带着哭腔说道,

王宝玉有些好笑,压低声音说道:“老爷们家还用谁照顾啊,头掉了不过碗大一个疤。”

一说到这,对方吓得大叫起來,说道:“大哥,求求你了,我怕死,连打针我都疼的全身哆嗦,别说掉脑袋了。”

“好了,我不吓唬你了,你说说大白天为什么睡觉。”王宝玉來了劲头,可能闲的太久了,突然高尚了起來,想改造这个无所事事的二流子,这个世上沒有绝对的事,自己以前不也是个二流子吗,还不是靠着自己一股干劲走到今天,虽说算不得好,但也不愁吃喝,

“大哥,我最近老倒霉了,都不想活了。”陌生男子在电话里垂头丧气的说道,

“谁还不摊上个倒霉的事儿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”王宝玉随口安慰道,

“大哥,既然你打电话到我这里,也是咱们的缘分,你听我说,我最近搞了两个对象,都黄了,心情老差劲了。”陌生男子说道,

“因为什么黄了,是不是因为你不正干,大白天睡大觉,哪个姑娘能看上你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我啊,也就是心情不好才在家睡觉的,我家里条件还行,父母都在外地打工,也不缺吃喝,钱也够花,房子也有。”陌生男子说道,

“嗯,听起來不错,那是不是你的身体健康有问題啊。”王宝玉好奇的问道,

“身体健康沒问題,下面说起來立马就起來,第一个女朋友是人家给我介绍的,我俩在电话里联系,她到我家來,一进屋,我就把裤子脱了。”陌生男子说道,

“你这也太心急了,进门就脱裤子,还不把女孩子吓跑了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我不寻思搞对象不就等着结婚上床吗,早晚还不是一回事儿,结果她立刻哭着跑了。”陌生男子说道,

王宝玉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,忍住笑道:“跑就跑了呗,那第二个对象是怎么黄的。”

“第二个对象倒是挺大方的,來了之后就跟我上床了。”陌生男说道,

“來了就上床,这也太随便了吧。”王宝玉听得很带劲,

“啥随便不随便的,反正咱老爷们不吃亏,我以为这回可以好好解馋了,沒想到,一激动,把她的丁字裤给扯坏了,她当时就急眼了。”陌生男有些后悔的说道,

“不就是个裤衩子嘛,这有什么可急眼的。”王宝玉觉得不可思议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啊,

“真急了,她穿上衣服就走了,还告她爸了,他爸在俺家门口骂了好几天,吓得我都不敢出门,我就觉得心跳的很快,也不敢去医院检查,别是整出个病來。”陌生男心有余悸的说道,

王宝玉被逗得一阵哈哈大笑,心情敞亮了不少,又觉得这个男的挺搞笑,不由开玩笑的吓唬道:“我会算卦,像你这样婚姻不顺的状况,是因为冲撞了恶煞,遇到了血光之事,有冤魂附在了你的身上。”

“诶呀妈呀,大哥,你别吓唬我,我胆小,现在都改白天睡觉了。”陌生男惊恐的说道,

“不是吓唬你,你说,是不是睡觉时,偶尔会觉得有人压在你身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是啊,迷迷糊糊的时候,就觉得身上很沉,压的我喘不过气來。”陌生男说道,

“这就对了,是鬼压床,说明你遇到冤魂了。”王宝玉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,他这么说无非是想逗逗这个人,毕竟“鬼压床”这种事儿纯属无稽之谈,医学称作是梦魇,属于一种睡眠障碍,几乎一半的人都遇到过这种情况,

王宝玉觉得这个人神经兮兮的,多半也睡迷糊过,因此说出來吓唬他,沒想到却引出了一个重磅消息,

“大哥,你说的不假,我说怎么最近精神不好呢,我就跟你说了吧,我在咱镇北面的小树林里,看到有人被打死了,吓死我了,打那以后我这精神就有问題了。”陌生男压低音量,依旧非常惊恐的说道,

“那你为什么不报案啊。”王宝玉心中一紧,连忙问道,

“我不敢,怕人报复我。”陌生男很老实的说道,

“具体在什么地方。”王宝玉追问道,

“就在化肥厂北面的小树林里,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,打一个外地人,打着打着,那个人就不动了,然后他们就挖坑给直接埋了,不知道是早就打死了,还是给活埋了,惨哪。”陌生男终于说了出來,似乎也卸下了一个思想包袱,

化肥厂保安打死了人,王宝玉一听这茬,立马就精神了,如果这个男人说得是真的,那么这个案件一定跟邓乐发有关系,别人哪有这个胆量,

“哥们,你不会是逗我玩吧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问道,

“俺家三代贫农,说话不会撒谎的。”陌生男说道,

“具体埋在什么地方你还记得吧。”王宝玉又问道,

陌生男似乎有些警惕了,含糊的说道:“记不大清楚了,谁知道是咋回事儿啊。”

王宝玉知道他沒有说实话,正色道:“我刚才逗你呢,我不是本镇人,别说不认识邮电局的人,就是认识,国家规定也不让透露用户信息,刚才我是逗你呢,不过咱俩既然有缘,说明我有责任和义务治好你的心病,我掐指算了下,那个人是个屈死鬼,被活埋了,死得很冤枉,你看见后要是立马喊人,说不定他还有一线生机,或者你及时报了案,也能替他报仇雪恨,可是你胆小怕事,置他人生命于不顾,所以那个屈死鬼就缠上你了。”

陌生男惊恐的声音都颤抖了,问道:“大哥,你帮帮我吧,我也很后悔啊,可是谁不知道化肥厂里头黑啊,我真的不敢惹啊。”

王宝玉知道时机到了,说道:“那你还不赶紧把埋人地址告诉我,我好超度超度他,让他放过你,你还记得地方吗。”

“记得记得,我只要一闭眼就能看到那个地方,三棵小杨树的中间,好吓人。”陌生男连忙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