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14 死不见尸

614 死不见尸

邓乐发的话,保安们不敢不听,想想确实也有几分道理,只好不情愿的一起用力,将小灌木丛给搬走了,

“马三,王四,你们开始挖,累了换他们两个熊样的,大家倒替开,保持体力。”邓乐发吩咐道,

马三王四立刻挥动铁锹挖了起來,王宝玉并不担心,因为这里根本就什么也挖不出來,两个人挖了足有一米深,啥也沒挖着,

“厂长,这里好像沒有啊。”马三紧张的说道,

“怎么可能,你们不说做了标记吗。”邓乐发不敢相信的问道,

“是不是已经烂沒了,省得烧了。”胖保安张虎嘿嘿笑道,

邓乐发一脚就踢在张虎的屁股上,口中骂道:“你他娘的长脑子沒有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烂沒了,就算烂沒了也得留个骨头吧。”

张虎揉着生疼的屁股不敢再说话了,赵龙说道:“会不会挖的不够深啊,我记得明明就是这里。”其他三个人也是频频点头,大家一起做的记号,不会错的,

“那就再挖。”邓乐发连忙命令道,

张虎和赵龙跳下坑去,拿起铁锹吭吭哧哧的又挖了半米多深,可是除了树根和石头块,什么都沒有,

邓乐发有些慌了神,连忙让两个人上來,仔细询问是否埋在这个地方,几个人的记忆力跟丁全普差不多,说记得埋在了三棵小杨树的中间,还挪來一丛小灌木作为标记,

邓乐发放眼望去,黑暗中虽然全是三颗小杨树一堆的树林,但这灌木丛应该错不了,显然是后來才移过來的,看上去应该沒有移栽成活,根部已经开始干枯了,这说明几个人的话是对的,

死人怎么竟然也会沒了,难道是活过來自己走了,邓乐发连忙问道:“你们确信人被打死了吗。”

赵龙答道:“反正摸上去沒气了。”而他似乎也看出了邓乐发的心思,接着说道:“我们土埋得很实,即使活过來,也早就憋死到里面了,更何况这小灌木丛也沒有动过的痕迹。”

邓乐发更加闹心了,埋怨道:“一群废物,连人是不是死了都不知道。”

只是目前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的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,邓乐发大感不妙,同时也怀疑这群保安记错了地方,于是拿着手电,在树林里又四处查看起來,

王宝玉见此情形,感觉有些心焦,邓乐发老奸巨猾,加上小树林又不是很大,如果假以时辰寻找的话,说不准就能让他发现点什么,

如果让邓乐发找到了埋尸体的地方,挖出來烧了,毁掉了关键的证据,怕是此前的努力都要前功尽弃了,

事不宜迟,王宝玉小心的给钢蛋打了几个手势,钢蛋会意,慢慢起身,将丁全普手里拿着的鬼服,轻手轻脚的挂到远处的一颗树上,白的一面朝外,然后又让丁全普学几声鬼叫,

丁全普这几天学鬼的水平叫已经到了可以毕业的程度,只见他气沉丹田,喉结微动,左右摇摆着脑袋和脖子,双手拢住瘪瘪的嘴巴,屁股下意识的一蹲,带动腹部运气,接着一阵此起彼伏,尖锐瘆人的笑声便传了出來,继而便是呜呜的哭声,

笑过哭过之后,王宝玉立刻让钢蛋和丁全普,不出一声的撤走,于此同时,远处打着手电正在查看的邓乐发和保镖们,听到了茫茫夜色中传來的鬼叫,立刻停止了脚步,

“谁。”邓乐发大喊了一声,纵然自己不信鬼神,大半夜猛地听到鬼哭狼嚎,也是觉得头皮发麻,汗毛直立,那几个保安,打死人的时候胆子大,这个时候却吓破了胆,不由两两一伙挤在了一起,浑身颤抖个不停,

就在这时,胖保安张虎忽然发现远处的有一个白影,正晃晃荡荡的在空中飘着,吓得哇哇大叫道:“鬼。”

张虎惊恐之下发出的声音,不亚于丁全普学的鬼叫,吓得邓乐发也是差点摔倒,他不由使劲掐了自己一把,稳住了神,开口骂道:“张虎你个狗日的,瞎喊个屁。”

“真的有鬼,你们看那儿。”张虎哆哆嗦嗦的用手指着远处,大家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有一个白影,在空中飘着,

不知道保安李三是因为恐惧产生了幻觉,或者本身就是想跑,只听他喊道:“那个白影朝这边來了。”

这一嗓子不要紧,其他的保安们立刻被吓破了胆,扔下手里的东西尖叫着抱头就跑,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,任凭邓乐发在后面如何叫喊,他们只当是听不着,

“老大,他们好像在百米冲刺啊。”丁全普小声呵呵笑道,

“别说话,快走,今天咱们已经暴露了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,冲着丁全普的后脑勺就打了一巴掌,丁全普立刻不说话了,跟着王宝玉和钢蛋,猫着腰,从玉米地里向路上赶去,

保安们被吓跑了,邓乐发虽然也害怕,可是他毕竟是久经世面,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成熟男人,他并沒有跑,而是打着手电,壮起胆子,朝着白影一步步走了过去,

邓乐发來到了树下,发现了所谓的白影竟然是树上挂着的衣服,他翘了翘脚,一把扯了下來,放在手里翻看了一阵子,又穿在身上试了一下,不由冷笑道:“高,实在是高,鬼就是这样装出來的。”

保安们都已经跑了,今晚肯定是挖不成尸体了,邓乐发拿着衣服就立刻急匆匆的往回走,他心里已经明白,自己猜测的并沒有错,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,而且还发现了保安打死人的事情,

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鬼,而是人心,让邓乐发觉得更为可怕的是,现在尸体居然不见了,看起來,这个人也许并不想报案,而是想寻私仇,

邓乐发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,白手起家的他太过于骄傲自负,习惯性的把对手想象的都比较弱势,他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,便想到被打死的这个人,这个人姓耿,名叫耿怀远,是富宁县里的一家商场老板,平时也好赌,他通过朋友知道了邓乐发的地下赌场,來过几次,各有输赢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