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15 打草惊蛇

混世小术士 615 打草惊蛇 无忧中文网

这一次,耿怀远独自来到邓乐发的赌场,从晚上玩到早上,又从早上玩到了下午,可是手气却背的出奇,一路狂输,最后将黑皮包里的十几万元,输的是一干二净。

虽然输的干干净净,耿怀远却赖着不肯走,他坚定的认为是邓乐发的赌场作弊,是大家合伙骗了自己的血汗钱,一直闹到散场之后,仍然吵吵嚷嚷的不肯走,非得让邓乐发赔钱。

愿赌服输,天经地义,邓乐发怎么肯把钱吐出去,再说自己只是抽红而已,因此说啥也不肯答应。耿怀远也是不依不饶,口中还骂骂咧咧的,扬言说如果不还钱,就一定要搞倒了邓乐发。

邓乐发也不是好惹的主,一听这话就恼了,让看守赌场的这四个保安,将耿怀远拉到后面的树林里教训一番。平时化肥厂后面的小门都是紧闭着的,钥匙只有邓乐发有,这是专供赌徒们通过的通道,邓乐发一边开了门,一边给保安们递过去眼色,就在耿怀远刚刚踏出后门的时候,几个保安就冲了出去。

邓乐发没在意,转身回屋了,开赌场也有几年了,什么样的人物自己没见过?闹场的,搅局的,还有以死相逼的等等,花样太多了,但他并不怕这种威胁,毕竟参赌的人自身也是犯法的,谁也不愿意告发别人的时候,自己也面临法律的惩罚。

再说几个保安追出去之后,起先只是威胁耿怀远,时不常的打上一巴掌,踢上几脚而已,意思就是老实点,这里不是他撒野的地方。可耿怀远却是个犟种,说啥也不肯服软,几番争斗之后,最终还是酿成了悲剧。

保安们慌慌张张的就把耿怀远给埋了,回去告诉了邓乐发。邓乐发当时气得真想把这几个家伙给挨个放血,本来想去报案,毕竟找个理由还是比较容易的。可又一想,耿怀远是一个人来的,赌徒之间,相互又不认识,也许这件事儿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。

再者说,报案后势必牵扯到自己的赌场,自己也难逃牢狱之灾,想到这些,邓乐发还是把这件事儿给瞒了下来。

邓乐发边走边回想着这些细节,以为是耿怀远的亲朋好友偶然发现了这件事儿,想找自己寻仇,他却没有想到,这一切都是王宝玉所为,目的不是寻仇,而是要彻底搞倒他。

王宝玉等人小心翼翼的回到村路上,连车灯也没开,就这样摸着黑开了回去。时辰已经是过了半夜,这一晚,可谓是险象重生,惊心动魄。

“下车吧!”来到丁全普家门口,王宝玉铁着脸对他说道。

丁全普早就习惯了旅馆舒适生活,不禁谄媚的笑道:“老大,以后要是装鬼啥的,我还是住旅馆比较方面,我也好随叫随到。”

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:“今天的事儿全搞砸了,以后要是用到你的时候再说吧!”说完从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扔给丁全普。丁全普有了这么一笔意外之财也是喜出望外,连声道谢:“多谢老大,以后尽管吩咐!咱别的本事没有,闹个事儿还成,嘿嘿。”

听丁全普这么一说,王宝玉心头一亮,觉得此人还有些用处,一踩油门,向着恒通宾馆驰去。

“老大,还去旅馆住啊?”丁全普兴奋的问道。

王宝玉说道:“我刚想起来还有事儿要你做,好好表现立功啊,少不了你的好处!”

邓乐发突然想挖尸的举动,打乱了王宝玉的计划,也暴露了装鬼的事情。但不管怎么说,收获还是巨大的,毕竟掌握了打死人的那几个保安究竟是谁。

到底该不该收网,王宝玉很是犹豫,如果今晚没有暴露目标,完全可以将犯案保安们一举拿下,但目标已经暴露了,说不定此时,邓乐发已经将保安们藏了起来。这时候冒然带人去了,很有可能没有收获。

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盯住那些案犯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想到这里,王宝玉立刻给派出所所长李勇打去了电话,将今晚的事情详细说了。电话那头的李勇很是兴奋,说马上就去把邓乐发一群人给抓起来,不过这个想法却被王宝玉给制止了。

王宝玉只是让李勇立刻安排人手监视化肥厂,不让那几个保安溜走,至于收网,现在显然还不是时机。李勇没有坚持,按照王宝玉的说法去安排人手了。

第二天,王宝玉找了两个可以信任的保镖,让他们去化肥厂打听情况,下午的时候,保镖们回来了,说拐弯抹角的问了工厂里的出来的几个工人,工人们并没有看见张虎赵龙等四个保安的踪影。

化肥厂周围有公安民警在监视着,料想这四个人不会这么快就远走他乡,既然如此,那就一定藏在化肥厂的某个秘密地方。

抓不到这四个保安,一切都是徒劳的,根本不能把邓乐发咋样。王宝玉有些犯难了,看样子,必须要进化肥厂一趟,找到那几个究竟藏在哪儿?

现在想进化肥厂,比原来还要不容易。邓乐发是狡猾之徒,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增加保安的巡查力度,以确保自己的安全,确实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了。

和王宝玉猜测的差不多,自打发现有人装鬼,邓乐发就觉得赵虎等四个保安已经暴露了,同样不安全,便连夜将他们安置到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,可以整日喝酒、打牌、侃大山、吹牛皮,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,但绝对不可以外出一步。

虽然做了这些安排,邓乐发依然觉得心里不安,毕竟尸体不见了,而且装鬼的人又在暗处,自己就像是坐在一个炸弹上,随时都可能被炸得魂飞魄散。

邓乐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他一边安排亲信之人去县里打听耿怀远的亲属情况,一边则找人到警方探听消息,看看耿怀远的事情,有没有暴露出来。

王宝玉在屋里憋了好几天,苦苦想着如何进入化肥厂,找到这几个失踪的保安,毕竟这件事儿不能拖太久,拖得越久,就越有可能出现其他的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