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18 乖狗狗吃骨头

618 乖狗狗吃骨头

保安队长也愣住了,就算自己的小弟打了丁全普一拳,也不至于这么惨吧?肯定是来闹事的!

“那是他自己弄得,我没打他……”保安着急了,连忙说道。

“我亲眼看见你跟他挥拳头。”

“我那是吓唬他,根本没打他……”

“那鼻血是咋回事儿?”

“谁知道是咋回事,反正和我无关!”

“操!他又不是傻子,你这么说,是欺负我们哥几个是傻子吧?”

“哎呦,各位大哥,我哪敢啊,我真是解释不明白了!”保安一着急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。

这群人在大门口的吵闹声越来越大,保安队长怕吃亏,连忙悄悄踢了旁边一个保安一脚,示意他去找人,这人立刻偷着溜走了,很快,就把正在四处巡查的保安们都叫到了大门口。一边乌压压黑衣**,一边灰蒙蒙制服保安,两军阵营势均力敌,似乎昭示着一部好戏即将上演。

化肥厂的大门口热闹了起来,双方各聚集了十几号人,一边是坚持不让进,一边则吵嚷着非要进。这个点,老百姓也没到睡觉的时候,听到动静,纷纷披上外套走出屋门,瞧热闹来了。

大家指着人群中心,躺在地上满脸鼻血的丁全普议论纷纷,丁全普心里一阵激动,前几天装鬼成名,可没机会露脸。今天终于如愿以偿,真正成为了焦点,心里一兴奋,又哭又嚎的表演的更带劲了。

远远观察进展的王宝玉和钢蛋见此情形,知道时机到了,连忙偷偷向着化肥厂后面的小门而去。还没到小门口上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狗叫声,好在巡逻保安都不在,加上大门口又嘈杂,大家都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。

“乖狗狗,吃骨头。”王宝玉说着,将一块缠着线麻的骨头,从围墙上扔了过去。只听噗通一声,狗叫声立刻停止了,没过一会儿,就传来的是狗在喉咙里发出的呜呜之声。

从声音上判断,线麻已经缠住了狗牙,别说咬人了,就是叫唤也费劲。钢蛋拿着一条一头带着铁钩的绳子,很像是蜘蛛侠的蛛丝器。

钢蛋用力一挥,铁钩就钩住了围墙,他往手心呵了一口气,攀着绳子纵身一蹬,使劲爬上了围墙。

为了防止外面的人偷爬围墙,墙头上散着许多碎玻璃,跟水泥混在一起,夜色中发出隐隐的光泽。王宝玉连忙提醒道:“钢蛋,小心玻璃!”

钢蛋嘿嘿笑着,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块厚厚的橡胶轮胎盖在了上面,小声说道:“小时候没少干过这事儿,早有准备呢!”

王宝玉笑着冲钢蛋竖了竖大拇指,说道:“好样的,快,拉我上去!”

钢蛋坐在墙头之上,用力将王宝玉也拉了上来,这才调转铁钩子的方向,两个人顺着绳子进入化肥厂的院子里,神不知鬼不觉的轻轻落在地面上。

那条被线麻缠住牙的看门狗,呜呜的冲了过来,却无法将王宝玉跟钢蛋怎么样,却被钢蛋狠狠一脚踢出去好远,躺在地上呜呜的直抽搐。

两人四下找寻着,几间落了锁的仓库,就坐落在不远处,这就是邓乐发的赌场所在,王宝玉对此不敢兴趣,他主要是想知道,那间秘密的赌场究竟在什么地方。

事不宜迟,万一门口的那些保安们巡查回来,那可就麻烦了。王宝玉跟钢蛋沿着围墙,按着孟耀辉说的,小心拨开那些已经开始枯萎发黄的草丛,仔细寻找了起来。

钢蛋一边仔细的找,一边说道:“宝玉,要是万一有人来,你什么都别想,踩着我的肩膀翻墙先跑。”

王宝玉一愣,感动的说道:“要走一起走。”

“宝玉,这回你就听我的,我答应过美凤要好好保护你的。宝玉,快看,这里确实有一个铁井盖。”钢蛋冲着王宝玉招了招手。

王宝玉还来不及想到美凤,便急匆匆几步赶了过去,果然发现了一个呈现方形的井盖。不过,透过边缘的缝隙,里面却是黑洞洞的一片,根本没有一点儿光亮。

会不会是孟耀辉搞错了?王宝玉开始迟疑起来,他对钢蛋做了了手势,钢蛋连忙轻轻拉着井盖上的把手,想要把它拉起来。

根本就没拉动,显然已经从里头锁上了,外面的把手那就是摆设。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王宝玉突然灵机一动,趴下身子把耳朵贴在井盖上仔细的听,果然隐约听到里面有吵闹的声音,是有人在说话。如果不是夜深人静,白天是很难察觉出这里的异常的,看样子孟耀辉所言不假,邓乐发的赌点不止一处,这里如此隐蔽,一定是最大的!

王宝玉又听了一会,根本听不清说得是什么,但是却能够判断出,里面绝对不是一个人,更主要的一点是,王宝玉还闻到了从井盖边缘透出来的香烟味道。

张虎赵龙等保安连夜逃出清源镇的可能性极小,一定就被邓乐发藏在了这里,王宝玉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他用手电照了照四周,发现并没有因为踩踏而形成的路,那就说明一点,很少有人来这里,这个地下赌场的入口位置,肯定不是这个狭窄的井盖。

虽然不是入口,但很有可能是出口,王宝玉放眼望去,还是将目标锁定了那几间仓库,他坚信,在那里一定有秘密入口通向这里。

现在要想打开那些铁门,进去探查一番,肯定是不行的,说不准就有哪个保安从大门口的战事中抽身离开,回来查看情况。

既然基本确定了这件事儿,王宝玉也没有犹豫,立刻跟钢蛋重新爬上墙头,离开了化肥厂的大院。

等二人的脚重新落到了外面的地面上,王宝玉听见钢蛋轻轻吁了口气,大概是因为两人安然无恙的出来,终于放心了。

王宝玉一边往回赶一边不经意的问道:“美凤和多多还好吧?”

钢蛋嘿嘿笑着,说道:“美凤还那样,可能看孩子累,倒是瘦下来了。多多更是不用说,活脱脱一个小人精。”

王宝玉只是笑了笑,夜晚的风格外凄凉,自己是该抽时间回避这世间的纷争,回家看看去了,只有他们才真正惦记自己的安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