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19 内奸

619 内奸

既然已经探查清楚邓乐发藏人的地方,化肥厂大门口的好戏也该收场了。王宝玉找到守在大门外李勇手下的便衣警察,这小子正看热闹看得很起劲,冷不防王宝玉来到跟前,还吓了他一跳。

便衣警察当然认识大名鼎鼎的王副镇长,连忙说道:“王副镇长…”

嘘!王宝玉皱着眉头制止他,这个场合不宜引起注意,冷声问道:“嘴咧那么大也不怕歪了,看戏看得也差不多快腻了吧?”

便衣警察尴尬的说道:“差不多了,就等着您吩咐呢。”

王宝玉说道:“夜深了,弟兄们忙活了这半天该去吃点喝点了,赶紧清场吧!”

便衣警察知道王宝玉跟所长李勇的关系,也知道自己在这里不光是看戏的,听说有吃有喝,自然乐滋滋的听从王宝玉的安排,脱下便装,换上警服,前去清场了。

再说丁全普满地打滚闹得正欢,忽然一抬眼看见警察来了,心中明白这是老大安排来的,连忙呵呵笑着站起身来,白衣服上已经满是尘土,看不出原来的颜色。

“这里是工厂,不许闹事。”警察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“长官,我没闹事儿,找媳妇呢!”丁全普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“找不找媳妇我不管,先跟我回派出所一趟。”警察说着,一把拉过丁全普,冲出人群,扬长而去。

当然,到了没人的地方,就让他自行离去,王宝玉的车就等在不远处,招呼丁全普上了车,一同回到恒通宾馆。

闹事儿的主角一下子没了,原本对立的双方立刻泄了气,黑衣壮汉招呼着兄弟们上了面包车,满满一车人,一路大笑乱叫着,很快也不见了踪影。

老百姓们也都回去睡觉了,没有真的打起来,似乎觉得有些不过瘾。正当保安们也想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看守的时候,一辆黑色轿车向着化肥厂的大门快速开了过来。

来的人正是邓乐发,他听说了化肥厂门口有人在闹事儿,便立刻开车赶了过来,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,已经风平浪静了。

邓乐发仔细询问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不由脸上阵阵铁青,在这种敏感时期有人闹事儿,肯定是有预谋的。据保安队长汇报的情况,他越听越觉得可疑,化肥厂停工检修几乎人尽皆知,怎么会出现找媳妇这种荒谬的事情?而且,助阵的黑衣壮汉们到底是谁?警察为什么恰好在这个时机出现?

不对,一定有阴谋!一想到这些,邓乐发立刻提高了警惕,他亲自围着化肥厂走了一圈,没多久就发现了可疑点,就是那块缠着线麻的依旧在狗嘴里的骨头。

邓乐发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对于这种偷鸡摸狗的行当一看就明白。他太知道这块骨头是干什么用的了,不由狠狠骂了一句娘,心里也暗自叫惨,因为所有迹象都说明,一定是有人进来了。

好一招声东击西,要是老子查出来是谁干的,一定废了他!邓乐发暗自发狠。就在这时,一个保镖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说道:“邓厂长,好像你屋里的电话一直响。”

深夜来电,又是打给自己办公室的,一定是有紧急情况。邓乐发没有停留,连忙赶去,来不及打开屋里的灯,就接起了响个不停的电话。

电话是邓乐发派出去调查情况的人打来的,这个人在电话里说,耿怀远的儿子接管了商场,妻子前几天才将丈夫失踪的情况报了案,但并没有发现耿怀远来过清源镇,至今只是以为耿怀远去了南方。

邓乐发疑惑的问道:“人丢了那么多天,他们都是血亲,怎么可能不着急呢?”

电话那头说道:“我开始也有些怀疑,后来侧面打听了才知道,这个耿怀远性格暴躁,行为怪异,在家向来是说一不二,媳妇是个受气包,从不敢过问他的私生活。儿子倒是个大学生,毕业后一直跟着他干,爷俩在经营理念上经常发生冲突,都快成了仇人。所以耿怀远失踪后,他们并未在意,后来时间过长才慌了神报案的。”

放下了电话,邓乐发顿时觉得头大了,既然不是耿怀远的亲属寻仇,那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主谋究竟是谁?想到今晚的那些黑衣壮汉,邓乐发觉得还是侯四最为可疑,但他不明白,侯四装神弄鬼的,到底想干什么?他又是怎么发现了保安打死人的秘密?

说来也巧,就在邓乐发胡乱猜疑的时候,电话又响了,证实了邓乐发刚刚的猜想。电话是另外一个秘密安排去警局了解情况的人打来的。原来,邓乐发也不甘坐以待毙,四下打探消息,当然也包括在警局重金笼络的内线。

两人机密详谈后,真相才被揭开!邓乐发听着电话,如同五雷轰顶,呆坐在办公椅上半天没有起来,大祸就要临头了。自己在清源镇也待了有半辈子了,虽然没有什么口碑,但也是合法经营,为几千号员工和国家谋求利益,没想到竟然有人要置自己于死地!

邓乐发突然愤怒了,谁跟老子过不去,老子也绝对不会放过他!就算是死,也要拉几个垫背的!

邓乐发心存不甘的问道:“小贺,我不会一夜之间就成了阶下囚了吧?”

那个被叫做小贺的人焦急的说道:“邓厂长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先不说打死人这事,就是聚众赌博也够你受的了。今天就是他们设局摸你的底去了,赌场已经暴露了,既然是证据确凿,依照我的经验,警察会很快就有行动,今天晚上也很难说!”

邓乐发立刻清醒了,竟然忘了道谢,连忙下了楼,急匆匆的到了密室里,告诉正在醉醺醺的张虎赵龙等人,如果公安局的人发现了这里,一定要坚持住,什么都不许说,自己会救他们。

张虎赵龙等人自然很是慌乱,意识到问题不妙,但邓乐发说了,只好点头,再说犯了这么大的案子,不相信邓乐发,还能相信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