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0 证人失踪

620 证人失踪

邓乐发离开了密室,连忙开车就走,临走时告诉保安队长,如果有人问到自己去了哪里,就说是去南方谈业务了,归期未定,

就在邓乐发开车走后不到半个小时,李勇领着全体手下,开着三辆警车,浩浩荡荡的來到了化肥厂,一直监视化肥厂门口的警察连忙赶了过來,说是邓乐发來了,又走了,看起來还很慌张,

跟着李勇一起过來的王宝玉心里凛然一惊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下车一问门口的保安,保安们说邓厂子确实來过,又走了,还说去了南方,

去了南方,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要去外地了,狗屁,邓乐发分明是跑了,王宝玉和李勇都感到有些郁闷,本來打算今天收网的,争取打个漂亮仗,结果还是出差错了,

不过这个邓乐发早不跑晚不跑,偏偏这个节骨眼跑了,也太巧了吧,这老小子倒真有狗屎运,但不管怎么说,必须先把那四个保安控制起來,

一群警察砸开了仓库的门,经过细致的搜查,发现了大量的赌具,李勇则颇感遗憾,因为并沒有发现赌资,否则就可以赚上一笔了,

最后,在屋角的柜子后,发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,警察们拿着枪,小心的沿着水泥台阶走了下去,张虎赵龙等保安们正在郁闷的喝酒,见到警察都蔫了,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,在这种地方,能往哪里跑,只好乖乖的被戴上了手铐,连辩解都省了,

四个保安被压上警车带回了派出所,暂时关押起來,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三点,王宝玉独自开车回到恒通宾馆,感觉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,毕竟这段时间,为了调查邓乐发,天天熬夜,又是盯梢、又是爬墙头的,每天神经高度紧张,这么一松下來,就觉得很疲惫,全身骨头都跟散架了似的,

王宝玉回到宾馆,正想上楼,一名女服务员走了过來,笑着说道:“宝二爷,您带來的那个客人,刚才走了。”

“哪个客人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就是黄牙的小丁子。”服务员捂着嘴笑道,

“住得好好的,他怎么突然想走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有人打來电话找他,好像是说丁全普他爸爸被车撞伤了,正在医院里抢救,还是我去通知的。”女服务员解释道,

王宝玉脑袋嗡的一声,心中大呼不好,丁全普一定是出事儿了,王宝玉心里烦躁,猛地推开女服务员上楼去了,女服务员立刻吓得脸色惨白,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得罪了宝二爷,让他如此生气,

而另外一个服务员幸灾乐祸的走了过來,凑到她耳边尖酸的说道:“宝二爷是谁啊,你以为有点狐媚功夫就能和他套近乎了,弄巧成拙了吧,哼,丢人。”

女服务员被说的脸唰的下就红了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心中也很后悔不该沒事儿找事儿多说话,眼中含着泪捂着脸跑开了,

再说王宝玉为了安全起见,快步上楼叫醒了钢蛋,两个人立刻开车赶往清源镇医院去查个究竟,

果不其然,后半夜的镇医院里冷冷清清,走廊里灯光昏暗,值班医生正在屋里打瞌睡,被王宝玉一顿拳头砸玻璃给砸醒了,还以为是來闹事的,王宝玉仔细一问,根本就沒有车祸住院抢救这回事儿,

完了,王宝玉心急如焚,对钢蛋说道:“丁全普是个关键的目击证人,沒有了他,一旦那四个保安耍起赖,死活不承认杀人的事情,那可就不好办了。”

钢蛋问道:“有那四个保安的证词还不够办邓乐发的吗,操,大半夜的这个小丁子跑哪里去了。”

王宝玉一脸担忧,说道:“恐怕是有人把他带走了,钢蛋,咱们再去丁全普家里看看,说不定回家了也有可能。”

王宝玉不甘心,跟钢蛋又开车去了丁全普的家,结果还是一无所获,丁全普彻底失踪了,除了一个莫名电话,再沒有一点痕迹和线索,

不用多想,这件事儿跑不了是邓乐发做的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除去这唯一的目击证人,只要几个保安咬死了口供,在法律程序上就不会把邓乐发怎样,

要是按这个道理分析,丁全普恐怕是凶多吉少,王宝玉倒吸了口气,在心里暗自祷告,小丁子,千万要保住小命啊,

这边丁全普找不到,那边邓乐发也沒了踪影,派出所的警员们连夜寻找,最终找到了邓乐发的轿车,就停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,警方发现,邓乐发的车内东西完备,甚至在他平日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还发现了身份证,可见他离开时是多么的匆忙,

既然车停在这里,邓乐发应该是已经坐上了夜间的火车,离开了清源镇,城镇比不得大城市,每天的客流量都数的过來,警察经过询问售票员,得知邓乐发确实來过,还买了去往省城的火车票,

李勇立刻派人通知省城火车站派出所,希望他们密切关注此辆车次上犯罪嫌疑人邓乐发的动向,但凭着职业敏感,李勇叹了口气说道:“邓乐发去省城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”

王宝玉也有同感,邓乐发这个人很狡猾,既然是逃窜,就不会如此轻易的暴露自己的行踪,至于停车买票等都有可能是假象,于是小声说道:“邓乐发也许根本就沒走,说不定就躲在清源镇的某个地方。”

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,王宝玉这么想,不全是猜测,至少还沒有发现丁全普的影子,那就说明,邓乐发很有可能跟丁全普在一起,

李勇立刻说道:“那就挨家挨户的搜,我就不信把这清源镇翻个底朝天,还找不到邓乐发。”

王宝玉连忙制止住李勇,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说道:“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李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太过于巧合,谨慎的问道:“王副镇长认为派出所里有内奸。”

“你是所长,这话还用问我吗。”王宝玉恼怒的瞪了李勇一眼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