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1 三埋三挖

621 三埋三挖

邓乐发能在紧要关头跑了,还绑架了丁全普,那就说明,公安局内有人透漏了口风给邓乐发,邓乐发已经完全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如此看来,丁全普就是被邓乐发劫持了,与此同时,王宝玉觉得自己也非常危险,邓乐发失去了一切,如同丧家之犬,肯定对自己恨得咬牙启齿,说不准正在暗处恶狠狠的盯着,伺机下手干掉自己。

找不到丁全普,王宝玉只好先回到恒通宾馆,正要回去休息,钢蛋拉住他说道:“宝玉,从今天开始,你晚上不要出门了。白天我也会寸步不移的跟着你。”

王宝玉勉强笑了下,说道:“没有那么夸张,再说人的命天注定,该怎样就怎样吧。”

钢蛋却不同意,坚持说道:“宝玉,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放松,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。今天太晚了,你先住我的房间,咱俩换一下。等明天你再换个新的。”

钢蛋之所以这么说,就是不能再给狗急跳墙的邓乐发留下伤害自己的机会。王宝玉使劲拍了拍钢蛋的肩膀,说道:“钢蛋,你这人真是粗中有细,我没有看错你!哎,能有你在身旁,也是我的福气啊。”

钢蛋嘿嘿笑了,说道:“我就是个粗人,就像美凤经常说我的一样,没脑子,嘿嘿。我做的事儿都是心里想的而已,没啥。赶紧回去歇着吧,有我钢蛋在,没人会伤着你一根毫毛的!”

王宝玉点点头,迈着疲惫的步法回到钢蛋屋里,爱干净的他顾不上洗漱,和衣倒头便睡,直到第二天整个清源镇人心惶惶了,还没有醒来。

化肥厂树林杀人案,案情重大,情节恶劣,一名主要嫌疑人在逃。派出所所长李勇不敢耽误,连夜将案情报给了富宁县公安局。

如此大案,立刻引起了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,副局长路小虎得知消息后,立刻下达指令,通知各乡镇及各辖区派出所,无论如何,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犯罪嫌疑人邓乐发缉拿归案。

第二天上午,富宁县公安局的法医就来到了清源镇,尸体又被挖了出来,经过了一系列的解剖鉴定,确定受害者系被重物撞击头部而死。于此同时,根据死者身高体重容貌的等相关信息,终于确定了此人就是前些天报案失踪的富宁县商场老板耿怀远。

检验完毕,家属们哭天抢地的将耿怀远接了回去,这个赌徒在三埋三挖之后,终于匆匆火化,一抔骨灰,入土为安了。而耿家剩下的事情,就是等着抓到邓乐发,连同四名保安一道,对这些人进行刑事审判附带民事赔偿。

杀人案这种事儿,一向传播的非常迅速,只是一个清晨的时间,几乎就传遍了整个清源镇的大街小巷。老百姓们饶有兴致的纷纷议论,没想到只有小说电影里的凶案竟然就发生在在自己身边。但却又人人自危,毕竟邓乐发还没有抓到,因此夜晚都赶紧关严了门,没有一个出门闲逛的。

有一些老百姓想起了前些天小树林闹鬼的事儿,当时可能还有些怀疑,现在则确认那“鬼”就是真的,说冤魂为了报仇才出来活动的,而且越传越玄乎,甚至有人说真是冤魂阴魂不散,后来游荡到了派出所,托梦给警察,是自己报的案。

这些说法传的有鼻子有眼,令老百姓感叹不已,但民间的这些传闻只是一时轰动效应,很快就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淡化,最终烟消云散,直到想不起来,但邓乐发的事情,对清源镇政府的影响,将是非常深远,也是极其深刻的。

不知道从何时起,清源镇政府的官员们,渐渐将化肥厂视为了镇里的经济支柱,也是他们逢年过节的一个盼头。邓乐发这个人,在镇干部的眼里,那是财神爷,谁见了他,都不免客气一番。

如今,邓乐发犯了事儿,镇政府大院里的官员们,感觉无比震惊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夜之间,这个清源镇纳税大户的当家人,竟然跟一桩杀人案有了关联。

曾经自认为跟邓乐发很近的干部,现在唯恐事情会牵连到自己的头上,甚至还有人偷偷将邓乐发给自己的东西,放到了邓乐发的家门口,以示跟邓乐发断绝了关系。

清源镇党委书记杨一方,面如冰霜的坐在办公桌前,手里的电话听筒已经被他给摔碎了。就在刚才,派出所所长李勇给他打来了电话,很客气的询问杨书记,有没有邓乐发的消息,并且一再强调,是办案需要,否则绝不敢打扰杨书记。

杨一方一听就明白了原因,因为大家都知道,他跟邓乐发走的很近,邓乐发出了事儿,自己也列入了怀疑对象之中,而且,邓乐发的事儿,难保不牵扯到他。

说起来,杨一方跟邓乐发走的很近,并不完全因为邓乐发暗地里给了杨一方一些好处,凭心而论,这些好处也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多,加起来不过几万元而已。不过是些推脱不掉的打着各种借口的补贴。

杨一方有自己的想法,他认为,清源镇的经济发展,离不开化肥厂这个纳税大户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化肥厂缴纳的税款几乎是整个清源镇财政收入的70%。邓乐发这人也算不上小气,大包大揽,有他在那撑着,清源镇一些小商小贩就免去了税务。因此记得邓乐发好处的人还是有的。

为了镇里经济的发展,杨一方确实是给了邓乐发许多面子,甚至在外界看来,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。事实上,杨一方并不是个贪婪之人,杨一方作为一名国家干部,虽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算是收入稳定,生活还是有保障的,并不差这些钱。

至于搞倒了浆果厂的事情,杨一方也是无奈,当时事出有因,总不至于一个厂子倒了,再让另外一个厂子也倒了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杨一方心里也是疼,其中并无个人私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