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2 依旧忧心

混世小术士 622 依旧忧心

因此。一听李勇的电话,杨一方马上就恼了,开口就把李勇一顿臭骂,说什么忘恩负义,小兔崽子还怀疑到老子头上一类的过激言语,最终,盛怒之下的杨一方,拿着电话的听筒对着桌子就砸,几下就砸的裂开,啥声音也听不到了。

杨一方砸话筒,可是苦了李勇,巨大的声音立刻传进了李勇的耳朵,直震得李勇半天才恢复了听觉。他娘的!不就是个书记吗?李勇郁闷的骂道,心情非常不爽,立刻就把气撒在了抓来的四个保安身上。

这几个家伙,自从抓来之后,一问三不知,说啥也不肯承认,李勇吩咐下面,审讯要加大力度,不管是用扒眼皮,还是灌辣椒水,总之,一定要尽快撬开这几个人的嘴。

邓乐发的家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,当然不能放过,邓乐发的老婆就是一个农村妇女,整天只是洗衣做饭,收拾屋子,对于邓乐发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,邓乐发也什么都不跟她说。邓乐发的儿子上大学在外地,常年不回家,对自己的老爹的某些行为,也是颇有微词。

办案人员到了邓乐发的家里,一听说邓乐发出了事儿,还没等办案人员开口,邓乐发的老婆哭得嗓门比谁都大,似乎有满肚子的委屈。这也难怪,邓乐发自从发迹之后,多半时间都不在家,外面有情人的事情也总是传来,家中的黄脸婆又是嫉妒又是恨,却也没有任何办法,一听说自己的男人犯了案子,她不知道是喜还是悲。

从邓乐发的老婆那里问不出什么来,警察只好准备离开,刚刚离开,邓乐发老婆却追了过来,抹着眼泪说道:“老邓做了啥事,我跟我儿子什么都不知道。他赚的钱都养狐狸精去了,我只有这套房子,啥也没有。”

警察被她的大嗓门烦的够呛,不耐烦的说道:“和那还扯不到一块。”

邓乐发老婆在后面高声喊道:“我存折上的钱可都是我自己辛苦赚的,留着给我儿子娶媳妇用的。和邓乐发没关系!”

看情形,邓乐发的老婆确实什么也不知道,李勇只好派人在他家周围蹲坑守候,吩咐道,只要邓乐发一露头,立刻将他拿下,甚至邓乐发家中的电话,也暗地里联系了邮电部门,进行监听。

“老弟,你可真厉害,四哥真是佩服你,这一次邓乐发这狗日的万劫不复了!”办公室里,侯四咧着大嘴直乐,听说了邓乐发犯事儿的消息,侯四乐得简直合不拢嘴,只要他倒了,清源镇就是他侯四的天下。

“四哥,邓乐发还没有抓到,目击证人也失踪了,目前什么情况还很难说。”王宝玉表情凝重,心中高兴不起来,现在邓乐发没抓到,唯一的目击证人丁全普也失踪了,情况并不是很乐观。

虽然王宝玉瞧不上丁全普,可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觉得丁全普心眼并不坏,只是脑子有点儿问题而已。再者说,丁全普是因为自己,才搅进了邓乐发的案子里。如果丁全普有了一差二错,王宝玉觉得自己的良心会受到一定程度的谴责。

侯四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就凭这个赌场也够判的了,还要啥证人不证人的!”

王宝玉有些不悦,皱着眉头说道:“人命关天,四哥怎么能说是不重要呢?咱们利用丁全普扳倒了邓乐发,现在丁全普有难,咱们坐视不管就太不仁义了。”

“兄弟,刚才四哥说错话了,你可别往心里去。其实我早已经吩咐所有的兄弟,一起帮忙查找邓乐发和小丁子的下落,只要一有消息,立刻汇报,相信邓乐发藏不了多久。”侯四连忙带着歉意的说道。

“嗯,最好丁全普不要出事儿。”王宝玉叹着气说道。

“兄弟别担心,四哥我虽然不会看相,但我见过这小子一面,觉得他就是属于那种打不死的蟑螂,抗折腾呢!”侯四安慰着王宝玉。

“咱们也要多注意安全,邓乐发目前在暗处,不好办啊。”王宝玉不无担忧的说道。

“哈哈!兄弟不用怕,现在恒通宾馆已经严防死守,甚至陌生的外地人,都不让他们入驻,去住那些小旅店吧!现在警方不也加强了力度了嘛,想他邓乐发也不敢自投罗网!”侯四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王宝玉还是担心的说道:“虽然这么说,一天抓不到邓乐发我这心里就一天不踏实。这几天,邓乐发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从没露个面,更别说给家里打个电话了。”

侯四摆摆手,说道:“邓乐发家里不能指望,我要是派出所所长就不lang费这个人力。邓乐发当时也穷的叮当响,能有个人嫁给他就不错了。自打他发达后,就看不上这个糟糠之妻了,听说除了平时给点生活费,其他什么也不管,外面早就养着一个呢。要不说人家能干大事儿,心狠着呢。”

王宝玉苦笑了下,这是邓乐发的私事,自己并不感兴趣。但似乎想到了什么,急忙问侯四道:“四哥,邓乐发外面包二奶的事儿,看样子大家都知道?”

侯四不屑的说道:“反正是不少,好些年头的事儿了。邓乐发为了那个骚娘们想离婚,可是他媳妇死活就不同意。说是怎么也得为了孩子维持一个完整的家。要我说,这就是傻老娘们,心都不在你这里了,还维持个屁用。邓乐发的儿子也不是傻子,见了他爹跟见客人似的,不冷不热的,根本不像是爷俩。”

侯四还在絮叨,王宝玉若有所思的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四哥,我还有些事儿,咱们改天再说。”

“好,兄弟要是出门带着两个弟兄,一定要注意安全啊!”侯四这话还说着,王宝玉已经离去了。

邓乐发出事的消息,传到了一个人的耳朵里,他立刻流下了惊喜的泪水,这个人就是浆果厂的厂长焦炳,他仰望天空,连连感叹,都说是报应不爽,真是没想到,报应来得竟然如此的快。

焦炳立刻赶往恒通宾馆,找到了王宝玉,激动的要请王宝玉一起喝酒。王宝玉也正好想找他,两个人就在恒通宾馆的一个包房里,举杯对饮,边吃边聊,一个是大仇得报,异常兴奋;另一个则是忧心忡忡,眉头紧锁,不知不觉中,两个人都有些喝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