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3 金贵绿帽子

混世小术士 623 金贵绿帽子

焦炳找王宝玉喝酒。只是因为高兴,邓乐发落得如此下场,终于让他一吐长久压抑在心中的恶气。

而王宝玉也想找焦炳,却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儿,那就是他始终怀疑,焦炳的老婆关婷,很有可能知道邓乐发的下落,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刚开始的时候,王宝玉只是以为邓乐发和关婷之间只是普通的情人关系。但从目前看来,邓乐发跟关婷之间的关系,一定是非同寻常,要不然邓乐发也不会对自己的家室少有关心,而是将财产都给了这个情人。

这个情况,想必焦炳也是了解的,但他却总是回避这个问题,似乎在装傻,王宝玉也可以理解焦炳,毕竟他跟关婷之间有一个女儿,焦炳大概是不想家庭分离,给孩子造成影响,才对关婷采取了很宽容的姿态。

“老弟,今天大哥比娶媳妇那天都高兴,邓乐发这个狗日的,终于惨淡收场了。”焦炳独饮了一杯,带着些兴奋的泪花。

“焦大哥,先不要高兴,邓乐发一天没抓到,这场斗争就没有结束。”王宝玉醉眼朦胧的提醒道。

“不管怎么说,到了这个地步,他邓乐发想翻身是不可能了。”焦炳颇为自信的说道。

“焦大哥,嫂子最近还好吧!”王宝玉带着深意的问道。

“还是老娘们那一套,整天洗衣做饭照顾孩子。”焦炳没在意王宝玉的语气,随口说道。

“大哥,你跟嫂子这两地分居也不行,还是要想办法到一起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其实不瞒你,我也跟她提过几次,说让她带着果果回来,可是她不答应,说是怕影响了孩子的学习。”焦炳带着遗憾的说道。

一个上小学的孩子,在哪儿上学影响应该不大,更何况如今焦炳在清源镇,也算是颇有影响力的人物,孩子上学,一定会得到老师的照顾。关婷如此推辞,一定有更深的原因,这个原因王宝玉心里明白,肯定是因为邓乐发。

“焦大哥,兄弟想找你来,就是想让你给嫂子通个电话,提醒嫂子一下,如果邓乐发再找他,千万不能搭理。”王宝玉犹豫再三,在酒精的作用下,还是将想法说了。

“你嫂子早就不跟他联系了。”焦炳强调道,但语气还是显得不自信。

“最好不联系,否则,很容易被邓乐发给牵连了。”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。

焦炳不悦的放下酒杯,说道:“兄弟,这茬就不要提了!我心里有数!”

王宝玉也没有客气,说道:“大哥,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。如果想整倒邓乐发,不能不做小人啊,得多个心眼儿,女人都是善变的!”

焦炳嚯的一下站起来了,满脸涨红说道:“我不是傻子,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来教!”

王宝玉也恼了,使劲把酒杯摔在地上,说道:“你他娘的嚷嚷个屁!这么大的事儿,你老是回避个啥?是不是被钱迷住了眼睛,这绿帽子很金贵,戴的很舒服了?”

焦炳红着眼上前照着王宝玉的胸口使劲捶了一拳,骂道:“操!你再骂一句试试!”

王宝玉一个踉跄摔在地上,这拳头出手,焦炳就后悔了,酒也清醒了大半,他连忙扶起王宝玉,心怀歉意的说道:“兄弟,大哥喝多了,你使劲打我几下出出气。”

王宝玉叹了口气,站起来重新坐好,说道:“大哥,我也是口不择言,说话也难听些,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嗯!谢谢兄弟。大哥我心里明镜似的,为了这邓乐发的案子你是跑断了腿,只是好多事没法用嘴去说,也没法用脑子想。但有一样,兄弟尽管放心,我焦炳虽然爱财,但也是有骨气的。当野人的日子都过来了,如今我还能看上邓乐发那点臭钱?我,我这心里的苦没法说啊!来,兄弟,大哥敬你一杯!”焦炳说着,举起了杯,王宝玉明白,这是焦炳不想让他再说下去,总而言之,这些都是他的家事,外人不便插嘴的。

跟焦炳又干了一杯,王宝玉觉得实在头沉,看看表已经半夜了,便推辞不能再喝,两个人的酒局散了场。王宝玉让人将焦炳送回了家,自己回房倒在**就睡了过去。

王宝玉又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,天和地发生了逆转,天空的位置上,是厚重的大地,根本不见云朵和太阳,而脚下则是无尽的灰蒙蒙的苍穹,似乎一不留神便踩空了。更可怕的是,头顶的大地之上,黑漆漆如胶的泥水不断滴落下来,落到脚下无尽的空间之中。

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看不清面孔,奔走在虚空中,惊恐的躲闪着空中的泥水。可是,一滴泥水终于落在了她的身上,她仿佛被粘住了,立刻无法动弹,随之,更多的泥水倾泻而下,女人绝望的向王宝玉伸出了手。

王宝玉觉得自己是一个看客,很想过去救那个女人,却似乎被吸在了原地,无法移动一步,最后,女人发出了一声撕裂般的痛楚叫声,随着泥水坠落到无尽的苍穹中。

就在最后这一瞬间,王宝玉终于看清了女人的脸,是一个他认识的女人,正是关婷。

王宝玉从梦中惊醒的时候,满脸竟然都是冷汗,看看表已经是早上八点多,躺在**,他反复思考着这个梦的含义,地在上,流淌下泥水,合起来正是《地泽临》之卦,但梦中的女人为什么是关婷呢?

王宝玉忽然想起,焦炳曾经找他算的那一卦,正是《地泽临》,而卦辞中“至于八月有凶”,似乎是一条很重要的警示语。

掐指一算,已经是秋分季节,正好进入了阴历八月。王宝玉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,连忙穿衣下床,他要给焦炳打电话,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关婷离开平川市。

王宝玉忙不迭的下了楼,到了办公室里,拿起电话就打给焦炳,可是连打了好几次,都没人接!

王宝玉很是焦急,放下电话,就要出门亲自到浆果厂去找焦炳,就在这时,侯四走了进来,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