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7 坦白的条件

627 坦白的条件

与此同时,清源镇派出所那边,化肥厂的四个保安,终于顶不住深刻的审讯,将杀人案的前因后果老实交代了,为了减轻罪责,还主动交代一些关于赌场的事情,

邓乐发私设赌场,包庇罪犯的罪行已经确凿无疑,邓乐发被抓之后,对上述罪行供认不讳,也甘心伏法,但却不肯说出自己这几天究竟躲在什么地方,还有目击证人丁全普到底去了哪里,

关于派出所里内奸的问題,李勇并不着急,他相信邓乐发早晚会交代的,即使邓乐发不说,自己也一定会揪出这个叛徒的,

但丁全普可是一个重要的证人,而且当初他是被邓乐发劫持走的,不知道现在是否有性命之忧,

李勇跟邓乐发也算是熟识,他亲自审讯邓乐发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一再说明,无论是开赌场,还是包庇行凶者,甚至绑架证人,都罪不至死,但如果丁全普真的死了,那他邓乐发的罪可就大了,恐怕今生再也无法从监狱里出來,搞不好,还可能会偿命,

邓乐发似乎不为所动,只是一个劲冷笑,要么就闭着眼睛把李勇的话当做是耳旁风,急的李勇真想上去把邓乐发的脸给打成猪头,整整两天时间过去了,还是一无所获

“邓乐发,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,于公于私我都不会害你的,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话。”李勇耐着性子咬着牙说道,

邓乐发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,说道:“咱们什么关系,不过是酒肉朋友,我犯了事儿,你说了这两天的废话,还不是希望尽快结案,好弄点资本往上爬,老子早把你看得透透的。”

李勇一下子就急了,站起身虎着脸说道:“邓乐发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派出所可不是你胡來的地方。”

邓乐发冷笑道:“咋的,威胁老子,得了,我也休整够了,你把王宝玉叫來吧,我有话对他说。”

李勇一听邓乐发终于提出了条件,连忙打电话给王宝玉,说明了情况,征求他的意见,王宝玉一听,沒有犹豫,马上起身來到镇派出所,

侯四在王宝玉身后也紧紧追了过來,说道:“兄弟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四哥,邓乐发都这个地步了,不会对我怎样的。”

侯四说道:“四哥不会看错的,邓乐发把你叫过去肯定沒有好心眼,我是怕你吃亏。”

说话间两人一起來到了审讯室,邓乐发抽着李勇给的烟,头发梳理的很整齐,结束了逃亡的日子,现在是一脸惬意,仿佛正在恭候着王宝玉的到來,

“邓乐发,找我有什么事儿。”王宝玉坐在邓乐发的对面,缓缓开口说道,

邓乐发吐了个眼圈,悠悠的问道:“你说呢。”

王宝玉认真的说道:“邓乐发,既然你叫我來,肯定不是让我來猜哑谜的吧,有什么话尽管说,我听着就是了。”

“哼,你倒是真不傻,王宝玉,我邓乐发白手起家,全靠自己打拼才办起了这化肥厂,养着几千号人的吃喝拉撒,走到哪里谁都会恭恭敬敬的叫我一声邓厂长,但我从不服谁,只是让我自己也沒想到的是,我却从心底佩服你,你小子,年轻轻轻,心肠毒,手腕狠,将來了不得。”邓乐发一边吐着烟圈,一边赞赏的开口说道,

“邓乐发,本人心肠再狠毒,也不敢像你那样草菅人命,至于手腕嘛,无奈身板单薄,比不上你的粗,咱们可不可以不说这些废话,开门见山,有什么话就明说吧。”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,

“好,你不是很想知道丁全普在哪儿吗。”邓乐发嘿嘿冷笑着问道,

“如果是你绑架了他,我希望你能赶紧说出他的位置,不要再伤害无辜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哈哈,绑架,这话说的太刺耳,是邀请才对,咦,王宝玉,我听说你能掐会算,为什么不算出來他躲在什么地方呢。”邓乐发哈哈大笑,面带不屑,

“邓乐发,算卦只是为了解疑释惑,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应用,我承认我水平不行,算不出丁全普在哪里,还是希望你高抬贵手,放过丁全普吧。”王宝玉带着请求的口吻说道,

“哼,你就是一个小骗子。”邓乐发不屑的说道,“但你要知道,报应不爽,终究有一天也会骗了自己。”

“行,你说啥是啥。”王宝玉不想跟邓乐发发生冲突,无所谓的说道,

“丁全普这小子,傻呵呵的,已经将你们策划的所有事情都跟我说了,我很喜欢他,跟他一起倒是不闷,你心里肯定不舒坦吧,被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啊,怪就怪自己眼拙吧,白长了两只眼睛,却不识人。”邓乐发得意洋洋的说道,

丁全普出卖自己,这是王宝玉早都料到的,不过他并不生气,因为丁全普本來就是一个软骨头,在危急到性命的时候,肯定首先选择保全自己,说起來,这样也好,如果丁全普嘴硬,可能这个时候,早就沒了命,

“那是他和我之间的恩怨,邓乐发,你有什么条件,赶紧说,就别磨叽了。”王宝玉催道,

“好,要想让我说出丁全普在哪里,条件只有一个。”邓乐发坐直了身子,嘲笑般盯着王宝玉说道,

“你说吧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不会含糊的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,

“你听好,条件就是,你这个小兔崽子,给我跪下磕头。”邓乐发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,

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这是什么条件,分明是在贬低人格,王宝玉的脸色很是难看,半晌沒有说话,邓乐发,这是欺人太甚,

“小子,不答应,那你就等着给丁全普收尸吧,这几天沒吃沒喝的,恐怕也快沒气了。”邓乐发笑着威胁道,

“邓乐发,你他娘的别太过分,给脸不要脸,你看看你那熊样,人不人鬼不鬼的,一副丧家犬德行。”坐在一旁的侯四,终于怒不可遏的开口骂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