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8 磕头救人

628 磕头救人

“侯四,省省力气吧,沒用的,本人到了今天的地步,还有怕的人吗,大不了就是一死,我一直在想,就快死了,还有啥心事呢,想來想去终于想到一点,那就是耍耍你们这群猴,否则闭不上眼啊,哈哈。”邓乐发满不在乎的阴笑道,

“邓乐发,如果我给你跪,你不会食言吧。”王宝玉突然开口说话,打断了邓乐发的笑声,

“不管到什么时候,我邓乐发也是一个爷们,说话不是放屁,只要你给我跪,我一定告诉你丁全普的下落,咋了小子,狐狸尾巴露出來了,不敢了吧,我本來还打算让你喊爹呢,知道你小子孬种,想想也算了,感激我吧。”邓乐发看似认真的说道,他并不相信一向好面子的王宝玉,会答应他的要求,

王宝玉表情凝重的站起身來,拢了拢衣袖,侯四看出來王宝玉想要干什么,连忙说道:“兄弟,男儿膝下有黄金,上跪天地,下跪父母,不能跪他这个垃圾,警方一定会找到丁全普的,说不定这几天已经饿死了都有可能,你可别…”

侯四的话音未落,王宝玉双膝一弯,噗通一下冲着邓乐发就跪了下去,还给邓乐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,王宝玉直起身,额头的灰尘格外的刺眼,他直视着邓乐发,牙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放人。”

所有人都惊呆了,谁也沒有想到,王宝玉会真的给邓乐发下跪,而且还如此的郑重和坦然,侯四鼻头一酸,心疼的连忙上前拉起王宝玉,口中说道:“兄弟,你这是为啥啊。”

邓乐发一时间也呆住了,半晌才缓过神來,同样不解的问道:“王宝玉,我不明白,丁全普只是一个出卖你的小混混,为了他给本人下跪,值吗,别告诉我你天生就是个贱种。”

王宝玉重新坐回椅子上,平静的对邓乐发说道:“邓乐发,丁全普再不是东西,但他毕竟是一条生命,如果能用一跪,换取一个人的命,我绝不后悔,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,我也劝你珍惜生命,不要一错再错。”

邓乐发沉默了片刻,终于说道:“王宝玉,你有种,我言而有信,丁全普就关在火车站旁边利民胡同三号地下室里。”说完之后,邓乐发无比颓唐的歪靠在椅子上,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,

事不宜迟,李勇开上警车,王宝玉跟侯四一道,也打算立刻离开派出所,正要离开之时,邓乐发在王宝玉身后说道:“王宝玉,你不适合当官。”

王宝玉愣了下,沒有回头,轻声说道:“多谢提醒,我会考虑的。”说完,直奔利民胡同而去,

利民胡同三号,是一处三间砖房,小院收拾的很干净,不像是沒人住的样子,也真是因为这样,警察才会忽略了这个地方,当然,也忽略了关婷这个女人,因为这栋房子的产权人,就是她,

警察们立刻冲进了屋内,四处寻找,终于在厨房的一角,找到了地下贮藏室的入口,被一块水泥板覆盖着,能看出來,储藏室只能从外面打开,里面的人是无法出來的,

两名警察上前用力拉开水泥板之后,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立刻迎面扑來,将他们熏得差点晕过去,一连打了几个喷嚏,才站稳了身子,

“这味道可是真够劲,足有七十度,闻着都上头。”一名警察调笑道,

“别抽烟,要遇到明火,搞不好会着了。”另一名警察也开玩笑说道,

碍于王宝玉在场,李勇皱着眉头,对其中一名警察吩咐道:“别他娘的嬉皮笑脸的,你,赶紧下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那名警察用手使劲扇着贮藏室传來的异味,小声说道:“头,我这几天皮肤过敏,一到潮湿的地方,全身起疙瘩。”

李勇骂了一句:“操,又不是娘们,活的倒是金贵,你,沒有过敏史吧,下去看看去。”李勇说着指着另外一名警察说道,

警察苦着脸说道:“头,我感冒刚好,就怕留个咳嗽的后遗症,这鬼地方我看见就胸口犯憋。”

李勇急眼了,推了二人一把,说道:“你俩他娘的还是干警察的料吗,这种身板骨干脆写辞职报告得了。”

王宝玉沒兴趣听这些,丁全普被关在如此封闭的地方,性命堪忧,不能犹豫,正所谓时间就是金钱,王宝玉捂着鼻子推开几人,沿着水泥台阶就走了下去,李勇一看,暗叫不好,惹领导生气了,瞪了两名警察一眼,也屏住呼吸跟了下去,那两名小警察自然吓得不轻,什么毛病都好了,利落的跟了进去,

地下室能有三十平米左右,高度也就两米,勉强碰不着头,一盏昏黄的电灯挂在正中,里面空空荡荡,沒有贮藏任何东西,

丁全普果然就在这里,此时正躺在地下室的一角,手脚伸的很直,一动不动,像是死了一样,王宝玉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,从丁全普僵硬的姿势看,活着的可能不是很大,

王宝玉慢慢凑了过去,越是靠近丁全普,就越觉得这种臭气无法忍耐,但这种味道并不是尸体的味道,而是屎尿发酵的味道,

丁全普闭着眼睛躺在那里,可以看到他的衣服上有屎渣和尿渍,脸上和嘴边也有,让人看着就想吐,可以想象,丁全普为了能够在这个地下室里活下去,肯定已经将自己的屎尿给吃了,

王宝玉轻轻将手放在了丁全普的鼻孔上,沒有感受到呼吸,不由一声叹息,紧赶慢赶,还是來晚了一步,丁全普看起來已经死了,

这时,李勇也捂着鼻子走了过來,仔细查看了丁全普,探手摸了摸脉搏,对神情黯然的王宝玉说道:“王副镇长,不用担心,他肯定还有救。”

“真的,他分明已经不喘气了。”王宝玉不敢相信的问道,

“我干警察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会看错的,他只是因为饥渴时间太长,生命体征变弱趋缓,还喘气,就是气息微弱,间隔很长。”李勇连忙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