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9 龌龊求生

629 龌龊求生

王宝玉真是有些喜出望外,连忙说道:“李所长,赶紧把他送医院抢救吧!”

李勇招了招手,两个抬着担架的警察弓着身子过来了,并将丁全普的眼睛掩住,丁全普不知道在这昏暗的地方呆了多久,猛地出来,不防范的话,很容易造成眼睛受伤。

警察小心的抬上了担架,经过这一折腾,丁全普果然醒了,只是看起来极度的虚弱,他不由伸手扯开盖在眼睛上的毛巾,日光果然刺得眼睛生疼,丁全普一激动,忍不住咳嗽了几声,嘴里残留的屎尿随着口水乱喷,两名警察连忙侧侧身子,大气不敢喘一下。

王宝玉跟进一步,重新给他盖好毛巾,说道:“丁全普,不要乱动。”

迷迷糊糊之中,丁全普分辨出这是王宝玉的声音,十分不解的问道:“老大,你怎么也来了,难道你也死了?”

“操,你才死了呢!”王宝玉没好气的说道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丁全普,你算是死里逃生了。”

丁全普费力的用拇指和食指,在大腿上轻轻掐了自己一下,果然感到很疼,知道自己并没有死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,“老大,我竟然真的还活着啊!”

“活着,活着呢。别说话了,嘴太臭!”王宝玉捂着鼻子说道。

两名警察将丁全普抬出了地下室,又抬上警车,直奔镇医院而去。将丁全普放在走廊里,两名警察终于忍不住都吐了,立刻回去换衣服洗车了。

医生和护士们连忙赶了过来,同样难以忍受丁全普的臭气熏天,一名医师带着手套翘着手指头,费力的解丁全普的衣服。

王宝玉看着着急,好容易救出来了,如果不赶紧救治,再死到医院里可就太冤了。王宝玉干脆拿起一旁推车上的手术刀,唰唰几下,麻利的将丁全普全身的衣服划开几个口子,然后将刀递给了那名医师。

医师接过手术刀,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宝玉,庖丁解牛一般,几下就把他摘了个精光,就这样将一丝不挂的丁全普抬到了病房里,挂上了吊瓶。

生理盐水和葡萄糖输入到丁全普的体内之后,他的精神了好了很多,脸色也不像原先那般的灰暗,守在旁边的王宝玉,见他终于没事儿了,一颗心终于落了地。

“呵呵,你小子还真是命大,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王宝玉见丁全普睁开了眼睛,笑问道。

“我被邓乐发给骗了,他说我爸住院了,我傻呵呵的就信了,一出门,就被他架着刀给押到了那个地方。”丁全普依旧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“他有没有打骂你啊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骂了,但是没打。”丁全普说道。

“为什么不打你?”王宝玉板着脸问道。

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一扬巴掌我就求饶,反正问什么说什么呗,只要不惹他生气就行。”丁全普嘿嘿直笑,努力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“他是没生气,我这几天火大得很!你小子把我给出卖了吧?”王宝玉黑着脸说道。

“老大,我不对,我有罪,我该死!”丁全普看王宝玉脸色不好看,连忙掀起被子求饶就要跪下求饶。

刚才医生只是忙乎着给他输液,却没有给他洗澡,丁全普一掀开被子,立刻臭气又传来了,王宝玉一捂鼻子,让他赶紧将被子盖上。

丁全普尴尬的嘿嘿笑了,说道:“邓乐发把我押到那个鬼地方,就把我绑上了,这里常年没人住,没啥吃的。”

“最后你就吃屎了?”王宝玉不屑的问道。

“老大,只要能活命,谁还顾得上那些?后来,邓乐发从窗户口听人议论有一个姓关的女人出了车祸,他就松开了我,将我撵到地下室里。”丁全普无奈的说道。

“你还真是能屈能伸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两个人正说着话,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护士走了进来,齐耳短发,苹果脸蛋,看上去倒有几分俏皮。只见她端着一盆温水和毛巾,看起来,是医生安排她来给丁全普擦擦身子,然后再进行一系列的检查。

“例行护理。”小护士提醒了一句,洗了毛巾,先是给丁全普擦了脸,然后又端过来一杯清水,让丁全普漱口。

但是,丁全普嘴里的臭气依然很重,满嘴的黄牙让人难免有些恶心的联想。小护士出去找来了牙膏和牙刷,丁全普倒也搞笑,见有人伺候,便装出了四肢无力,浑身瘫软的样子,手一个劲抖个不停,似乎连牙刷都拿不动,牙膏也被他挤得满哪都是。

小护士见状,只好夺过来,替他仔细刷了起来。丁全普色迷迷的望着小护士,张着嘴含糊的说道:“谢谢啊!”

小护士白了他一眼,冷冷的说了声不客气,看着丁全普那副死德性也是来气,手中的力道也重了些,一下子就把牙刷捣到丁全普的嗓子眼里了。

丁全普嗷的一声,接着干呕了起来,呕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。王宝玉看着丁全普的样子很好笑,怕丁全普掀开被子的刹那,臭气再熏着自己,便起身走出了病房。

王宝玉站在病房门口,点起一支烟,还没抽完,就看见小护士满脸通红的哭着跑了出来。

“喂!怎么了?”王宝玉一把拉住了她,不解的问道。

小护士一边哭,一边小声嘟囔着“流氓!混蛋!龌龊!卑鄙!”

“是屋里那小子欺负你了?”王宝玉问小护士。

“嗯!”小护士低着头答应道。

“你跟我进来,跟我说说他是怎么欺负你的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拉着小护士就回到屋里。进了病房,一看躺在那里的丁全普,王宝玉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丁全普一丝不挂的平躺着,刚才为他擦脸的毛巾,就盖在小腹下面的三叉地带,能够看得出来,丁全普显然是控制不住自己小兄弟的怒火,已经将毛巾高高顶了起来。

“丁全普,有点出息行不?快跟人家道歉。”王宝玉不满的说道,毕竟这是医院,丁全普是自己带来的,就算为了自己,他也得长点脸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