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32 无相大师

632 无相大师

王宝玉还真被问住了,自己真是钱多的沒处花了,一千五“买”了个小媳妇,但是魏冬妮问的也很有道理,自己和她非亲非故,为啥要主动给人家钱呢,

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:“冬妮,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,大哥哥给你钱,是希望你不要有太多生活压力,把所有心思用到学习上,如果将來你成为了栋梁之才,大哥哥也觉得开心,花再多钱都是值得的,你说是吗。”

魏冬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说道:“大哥哥,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你,冬妮就觉得不孤单,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是安全的,要是以后不嫁给你,我会很失望的。”

“冬妮,你永远是大哥哥的好妹妹,算了,以后不要想这些了,还是好好学习吧。”王宝玉只好这样劝慰着,这毕竟还是一个孩子,总不能骂她一顿,还是那句话,相信时间能够改变一切,

王宝玉的车一开进东风村,立刻就引起了轰动,人们纷纷出來围观,从未见过这样的好车到东风村这样偏僻的地方來,就算是现在通了路,來的也都是拖拉机、小面包、客货等普通车,

最后大家看清了开车的王宝玉,纷纷微笑致意,背后自然又是一阵议论,说贾正道这个干儿子真是沒白养,人家发达了,

但不管怎么说,东风村的村民还是打心眼里感激并尊敬王宝玉的,毕竟王宝玉让他们的生活质量好了很多,并且还修了路,进出东风村,不用赶着四处拉屎的牲口车,可以骑上轻便快捷的自行车,

魏冬妮笑眯眯的坐在王宝玉身旁,小脸扬的高高的,神气的不得了,见人就打招呼,生怕人家看不到她似的,

王宝玉一直将车开到魏冬妮家的门口,小丫头坐在车上,还沒下车,就爹妈妹妹的喊开了,目的无非是想让家里注意到,自己是坐着高档轿车回來的,

魏有财听到女儿的喊声,连忙跑了出來,魏冬妮的两个妹妹也跑了出來,后面还跟着一个几岁的小丫头,魏冬妮高扬着头,下了车,回头跟王宝玉摆手说再见,

“王副镇长,下來坐坐。”魏有财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说道,虽然生活现在已经好了,吃喝能供得上,但跟王宝玉相比,还是非常寒酸的,

“不了,还沒回家去呢。”王宝玉说着,沒多停留,一踩油门,拐了个弯,直接回家去了,身后传來魏春妮吵嚷着坐车的哭叫,和魏冬妮的哄劝之声,

家里还是老样子,只不过草房上的草换成了铁盖,即使如此简陋,王宝玉还是很高兴,这一瞬间,他感觉仿佛已经远离了那些扰人的是是非非,重新回归了净土,

王宝玉将车停在家门口,兴奋的按响了车喇叭,很快,一个女人跑着孩子,头发凌乱的趿拉着棉拖就跑了出來,不满的嘟囔道:“按什么喇叭啊,臭得瑟,把孩子都吵醒了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下了车,说道:“美凤姐,这是骂谁呢,是我回來了。”

钱美凤抱着孩子,看清这个扰人清梦、嬉皮笑脸的家伙是王宝玉,连忙慌乱的拢了拢头发,嗔怪道:“宝玉,你还知道回來啊。”

“当然知道,这是我的家啊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,凑过去看多多,如今的钱多多已经到了呀呀学语的时候,看到王宝玉,竟然微微笑了,伸着小手要让王宝玉抱,

“多多这孩子认生,沒想到看到你倒是挺亲的。”美凤白了王宝玉一眼,将钱多多递了过去,

王宝玉抱着多多,伸嘴就在多多的小粉脸上亲了一下,说道:“多多,叫舅舅。”

“豆豆。”钱多多含糊不清的学道,亲昵的贴在王宝玉的脖颈间,

钱美凤露出了满意的微笑,王宝玉抱着多多,打开了后备箱,里面满满的一下子东西,其中还有好几件多多的小衣服,

“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,直接拿钱回來就是了。”美凤呵呵笑道,

“钱是钱,物是物,人是人,不能等同而论。”王宝玉晃悠着胳膊,一边逗着多多,一边说道,

“你先进屋吧,我慢点往屋里搬。”钱美凤说着,开始从后备箱里搬东西,

王宝玉进屋后,发现家里多了台彩电,笑着问道:“咱爹娘啥时候也赶时髦了。”

美凤放下一堆礼物,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也叫时髦,你看看村里现在有钱沒钱的谁家沒电视,也就咱爹娘整天抱着收音机听,这知道的说是咱家低调节俭,不知道的都得骂你这个沒长良心的不孝子,这不我哥实在看不下去了,开春就从城里捎了台最大的彩电,指望你是沒时候了。”

钱美凤唠唠叨叨的说着,王宝玉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,心里对钢蛋是十分感激,这人虽然长得粗点,但心思确实很细腻,比自己强得多,王宝玉这才发现干爹干妈不在家,于是问道:“美凤姐,爹妈呢。”

“他们去参加一个活动,应该快回來了。”钱美凤说道,

“咦,他们会参加啥活动。”王宝玉很惊讶的问道,

钱美凤吭吭哧哧的把最后两箱子东西搬下车,说道:“你歇会,我先喝口水。”

王宝玉抱着多多,刚到东屋坐下,一张挂在墙上的大相片,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,

这是一个和尚装扮的中年男人,一身黄色的衣服,脑子后面不知道是怎么处理出一个大大的光圈,看起來鬼不鬼,妖不妖的,十分怪异,

“这个光头的男人是谁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问道,自己家里平白多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巨幅照片,让人心里十分厌恶,

“无相大师。”钱美凤整理着衣服出來,原來钱美凤刚刚喝水是假,梳妆打扮才是真的,虽说是一家人,自己也不能因为有孩子太邋遢了,尤其还有王宝玉在家,

“什么大师,哪个无相。”王宝玉沒听明白,皱着眉头问道,丝毫沒有注意到已经恢复身材的钱美凤,依旧水灵如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