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33 天价照片

混世小术士 633 天价照片

“无。就是沒有。相。就是相面的相。”钱美凤解释了一下。转身又收拾礼物去了。

王宝玉看了半天。觉得这个男人贼眉鼠眼的。不像是好人。不悦的说道:“我知道怎么写。我是问这个人是干嘛的。”

钱美凤隔着帘子说道:“不是太清楚。听说是个厉害的角色。啥都会。”

王宝玉探出头去。嘿嘿说道:“能管不孕不育。尿频便秘不。”

钱美凤白了他一眼。伸手抱过多多。埋怨道:“别守着孩子说这些沒用的。人家无相大师可以管因果轮回。生老病死呢。你那些都是小儿科。”

王宝玉大概明白了。越看这个男人越可恶。不由随口骂道:“无相大师。他娘的。不如叫沒脸大师。”

钱美一听王宝玉这么骂。犹豫了会儿。说道:“宝玉。正好你回來了。爹妈这一段时间。有些不正常。”

“怎么回事儿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修好路之后。來了一个外地男人。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。自称大师。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。先是发展了李翠苹做弟子。李翠苹又发展了李秀枝。然后爹妈也被拉去了。他的话简直比圣旨都灵。我也试着提醒过爹几回。可是每次刚开口他就不让我再说了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“这个人搞不好是个骗子。美凤。你咋沒跟着爹娘去看看呢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。

钱美凤不屑的说道:“开始的时候我也尝试过看看他的资料。觉得有些话也挺有道理的。时间长了我就觉得不对。他总是变着法的卖东西。而且还都老贵了。”

王宝玉问道:“瞎忽悠。大不了一本书卖二百块钱到天了。这种人我见多了。”

钱美凤摇摇头说道:“宝玉。你可别小瞧这人。人家不卖书。书是白送的。但是其他东西。只要和他有关系。甚至是他摸过的东西都可以变成钱。就拿咱家这张照片。就一千八。还得说是随心意供养的呢。”

“什么。”王宝玉瞪大了眼睛。感觉不可思议。“就这张破相片就一千八。咱爹妈不舍得吃喝。攒点钱都被这人糊弄走了啊。”

“是啊。说是挂上相片就能修成啥正果。不挂就有灾。这话说出來了。谁不花两个。咱村里买的可是不少呢。还有人说半夜看到发光了。我看就是眼睛花了。不过你也得感激我。我结婚时。爹妈将大钱都给了我。平时凑个整数钱也是我管。否则都给了那个无相大师了。真不明白。给那个人掏钱的时候。沒有一个人心疼。还总觉得自己花的少。”钱美凤不满的说道。

“他娘的。纯粹就是骗子。老子这就去把他给办了。”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。声音大了些。吓得钱美凤怀里的多多一激灵。哭了起來。

钱美凤心疼的颠着孩子。有些埋怨的说道:“这么大声干什么。那个无相大师昨天已经走了。大概能消停一阵。”

“人都走了。爹妈还去干啥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说是一起打坐。增加修为。现在李翠苹家是无相大师徒弟们的一个聚集点儿。”钱美凤解释道。

“这个骗子。等我回去之后。就找派出所的人抓他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上哪儿抓啊。连个联系方式都沒有。也不知道又去哪儿传法了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王宝玉很是郁闷。沒想到干爹聪明一世。怎么就犯了糊涂。信了这种歪门邪道。这时。多多还是哭个不停。王宝玉问道:“孩子怎么老哭啊。是不是饿了。”

“是饿了。最近奶水可少呢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“嘿嘿。那就喂奶粉。咱家奶粉很多嘛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你懂个啥。孩子吃母乳就不爱吃奶粉的。除非掐了奶。才会吃奶粉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王宝玉说道:“那就掐奶嘛。反正也不小了。”

钱美凤急了。说道:“孩子还沒一岁呢。吃奶粉能有母乳营养吗。”

“跟我急啥。又不是我不下奶。谁让你产奶量太低了呢。”王宝玉坏笑道。

“呸。站着说话不腰疼。晚上吃饭你就知道为什么多多吃不饱了。”钱美凤嘟囔着。转身去西屋了。

王宝玉脱鞋上炕。看着无相大师的相片。越想越烦闷。暗自发誓一定要抓着这个妖孽。省得他惑乱众生。

对于干爹干妈。王宝玉也琢磨了。干爹干妈的年纪大了。虽说衣食无忧。但生活却是越发的空虚。在“修成正果”的巨大诱惑下。很难不动心的。

临近傍晚的时候。贾正道和林召娣回來了。一看门口停着的车。就知道是儿子回家了。

“宝玉。啥时候到家的。咋不提前來个电话啊。”林召娣高兴的赶忙跑进屋來。对躺在炕上的王宝玉问道。

“娘。你跟爹跑哪去了。”王宝玉起身问道。

“沒走远。去你翠苹婶子那儿了。”林召娣笑了下。含糊的答道。

“她家有啥好玩的。”王宝玉接着问道。

“别问这么多了。”贾正道进屋搭腔道。“宝玉。最近工作怎么样啊。”

“还是那样。一大摊子事儿。”王宝玉打着哈欠说道。并沒有说自己被停职的事情。不想让干爹干妈操心。

“爹听人家说你被罢官了。”贾正道盘腿上了炕。捋着胡子问道。

“瞎说。沒看见我看着好车回來的。”王宝玉说道。这个问題他早就想过了。在东风村这种小地方。什么消息放个屁的功夫。可能就传遍了全村。如果让老百姓们知道自己不当官了。肯定势利眼的毛病就犯了。

因此。王宝玉选择开着侯四的车回來。不只是为了显摆。而是说明一点儿。我王宝玉的势力还在。

“我就说那些人瞎说吧。就咱宝玉这么好的心肠。不知道有多少神佛护着呢。”林召娣说道。

“你懂什么。菩萨也脱离不开因果呢。何况凡人。”贾正道说道。

“行了。不跟你说了。满口大道理。还沒坐上十分钟呢。都嘟囔腿疼。”林召娣说着。去厨房准备饭菜了。

“爹。这是何方神圣。”王宝玉指着相片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