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52 投鼠忌器

652 投鼠忌器

不能再耽搁了,必须要进去看看!王宝玉上前一把拉开郑凤娇,使劲喊着李秀枝的名字,用尽全力砸着屋门,郑凤娇自然紧紧跟着,好事儿的人群也跟了过来。

只是屋门也从里面插着,王宝玉将耳朵贴近,但是什么动静也没有。王宝玉没有迟疑,抬脚就是一下踢开,定睛一看,眼前出现的场面,吓得他头皮一阵发麻,险些跌倒。

李秀枝上吊了!不知道她从哪儿找来的绳子,系在了房梁上,此刻的她披头散发,已经双脚离地,脸色铁青,好在舌头并没有吐出来。

“快把她弄下来!”王宝玉焦急的对身后的几个汉子喊道。

大家立刻搬来了凳子,七手八脚的将李秀枝从绳子上解了下来,郑凤娇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连忙上前去探李秀枝的鼻息,没有感受到气流,吓得她一下子就蹦开了。

郑凤娇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:“哎呀妈呀,吓死我了!”

王宝玉不由瞪了她一眼,郑凤娇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把一旁也跟着进来的孩子张仕达抱起来,走了出去,还是不要让孩子看到这种不干净的场合好。

王宝玉蹲下身,摸了一下李秀枝的手,感受手还是温温的,还能感觉到脉搏的跳动,应该只是晕了过去,不会有大碍,才有些放下心来。于是上前使劲掐住李秀枝的人中,没多大会儿,李秀枝轻声哼了一声,大家才舒了一口气,人是死不了了。

“秀枝,你这是怎么了?咋就想不开呢!”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喊声,张大柱冲了进来,上前就抱住李秀枝晃了起来,张大柱的动作,让李秀枝终于幽幽的吐出一口气,立刻又哭了起来。

“秀枝婶子,一切都过去了,孩子还小,不就是让人骗了点钱嘛!大柱叔还能赚回来。”王宝玉开口安慰道。

李秀枝很感激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不但是因为王宝玉救了她的命,同时也感激王宝玉为她保守了秘密。

“宝玉说的对,钱还可以赚回来,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你啊!”张大柱流着眼泪握着李秀枝的手说道。

李秀枝泪汪汪的抬起头,看着自己的男人,伤心的说道:“大柱,我,我对不起你。这个天杀的无相,咋不让雷把他给劈死啊!”

张大柱揽过李秀枝的肩头,说道:“秀枝,都是我不对,见天的也不知道回家看看你娘俩。你可不能想不开,没有你,我可咋活啊!”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张大柱真情的泪水,让李秀枝再一次扑到丈夫怀里痛哭了起来,张大柱则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媳妇,生怕一松手,人就没了似的。

肯定是没啥节目看了,人群纷纷散去,王宝玉也告辞离开,此后,由于李秀枝对张大柱心怀歉疚,对他的感情倒是好了很多。

王宝玉回到家里,觉得心情大好,这次跟无相大师的斗争中,他终于占据了上风,让无相的所谓信仰,在东风村再也没有了滋生的土壤。

“爹,你觉得儿子今个说得在不在理儿?”王宝玉对低头看书不语的干爹呵呵笑问道。

“什么理不理的,我现在就是不想理你。”贾正道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他爹,孩子说得对,以后咱们不信无相,谁也不信了。”林召娣进屋后说道。

“你们不信拉倒,我信。”贾正道很正色的说道。

“爹,您这不是跟儿子抬杠,唱反调吗?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不快的说道。

“我信的也不是无相这个人,我信的是法。无相虽说是个反面人物,但也是他带领我闻得佛法的,就冲这一点,我也得感谢他。”贾正道强调道。

王宝玉只能叹了口气,郁闷的摸出一支烟,刚要点上,就听贾正道又说话了。“宝玉,给爹一支。”

哈哈,干爹又抽烟了!王宝玉简直喜出望外,忙不迭的将手里的烟递了过去,干爹的这个举动,说明他已经开始动摇了。

晚饭自然是十分丰盛,大家也吃得很开心,贾正道依然不喝酒,大家也不在意,老人家嘛,饮食清淡些没有坏处,只要别乱信就行了。又在家里住了一晚,第二天上午,王宝玉便跟钢蛋一道,回清源镇了。

一回到恒通宾馆的办公室,王宝玉就拿起电话打给迟立财,一方面想告诉他李翠苹出走的消息,另一方面,王宝玉也想探听一下迟立财的态度。

“宝玉,你婶子出走,也不是头一回了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迟立财听到王宝玉告诉他媳妇出去弘法的消息,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迟叔,咱们不是外人,我就不明白了,你为什么放任翠苹婶子信那个无相?你可别说全是为了翠花!”王宝玉还是不解的问道。

“这个嘛!”迟立财稍稍迟疑了一下,考虑到跟王宝玉的关系很近,便开诚布公地说道:“宝玉,这事儿跟翠花关系不大。你我心里都明白,信这个肯定是犯法的,这一点迟叔明白,也不是没说过你婶子,有时候她也听话,只是我回去次数少,被人一忽悠,她又动摇了。现在你婶子她已经迷进去了,无相要是被抓,你婶子也算是个小头目,也跑不掉,就算是公安局调查我一下,咱也丢不起那个人。宝玉你想想,万一这事儿搞大发了,我这个副镇长能不受牵连吗?”

王宝玉这才明白迟立财放任不管的原因,是投鼠忌器,唯恐法办了无相,牵连了自己。或许无相正是抓住了迟立财等人的心理,才首先选择发展了李翠苹,而且不管李翠苹丑俊,还跟她进行了“双修”,无非就是等于握住了别人一个大把柄。

“迟叔,这不是长法,无相东游西串,四处骗财,出事儿是早晚的。”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。

“到时候再说,我就装作不知道,将你婶子保住就是了。”迟立财还是不在乎的说道。

王宝玉停顿了下,心想,不来点猛料刺激他一下,恐怕迟立财是不会有所行动的。